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压枪设置:正文 第197章 被穿小鞋的談逸澤(4)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只不過,念兮房間里頭的床,實在太小了!”當這溫馨的一幕,正在上演的時候,顧印泯從不遠處走來,便云淡風輕的說了這么一句話?!盡?

    而他的視線,則是落在他們家的沙發上!

    “爸,那我睡沙發就行!”談逸澤向來洞察能力過人,稍稍掃過去就知道,顧印泯的意思了。于是,他便開口,順了顧印泯的意。

    “老顧,這是……”

    “爸?”

    不僅是殷詩琪有些不解顧印泯的做法,連顧念兮也非常不滿意這樣的結果。

    她知道,談逸澤向來高人一等?;勾永疵揮惺裁慈?,敢給他穿小鞋來著。

    爸爸這么做,會不會太過分了?

    而談逸澤,會不會因為憤怒而一走了之?

    但當顧念兮看到談逸澤那張布滿了胡渣尖的俊顏依舊帶著好看的笑容之后,她懸著的那顆心,才總算是歸于原位。

    “那好,殷同志麻煩你今晚給逸澤送來一床棉被!”顧印泯似乎沒有注意到這母女兩人那哀怨的神色,在聽到談逸澤說的話之后,又是這么自顧自的開口道。

    “……”看著顧印泯如此的堅持,當著談逸澤的面,殷詩琪又不好說些什么。只能招呼著談逸澤開始吃飯。

    而談逸澤從始至終都是淡笑著,似乎一點也沒有因為那張還不夠他放兩腿的沙發而煩惱。

    “哈哈哈……”當談逸澤從浴室里頭出來之后,顧念兮看著他明明很不想當著他的面笑出來的,但最終還是控制不住。

    聽著顧念兮的笑聲,談逸澤非但一點也都不惱,反而煞有介事的坐到了顧念兮的身邊。

    “笑什么呢!”

    他寵溺的伸手揉了揉她的發絲,劃過她的臉頰之時,還不忘用粗糙的指尖輕輕磨著她的紅唇。

    真想,現在就不顧一切將小東西揉進自己的身體里。分隔了這么幾天的時間,對于談逸澤來說,就像是過了幾個世紀那么的漫長。

    天知道,他該花費多大的力氣,才能克制住自己不上前擁吻他的小東西……

    當然,這并不是談逸澤有意壓制自己的焦躁心里,而是現在所處的這個地方,不僅僅有他的小東西,還有一直伺機準備給自己小鞋穿的顧市長。

    “人家都說是小孩偷穿了大人的衣服,怎么你看起來像是大人偷穿了小孩子的衣服?”見到談逸澤難得的窘樣,顧念兮似乎非常的開心。一手捂著小嘴,免得自己的笑聲傳得太遠,不假思索就說出了這一番話。

    而聽到顧念兮的話之后,談逸澤似乎也意識到了什么,低頭看著自己這身裝扮,那是殷詩琪剛剛給他找來的顧印泯的豎條紋睡衣。

    其實,顧印泯也一米七多。在他的那個年齡層次,他的身高算是數一數二的了。

    但在談逸澤面前,顧印泯頂多也只到了談逸澤的下巴處。所以他的衣服讓談逸澤穿起來,袖口只到了他手肘剛剛過了一點的地方,而褲子也知道了膝蓋過去一點?;拐嫻南袷槍四鈀饉檔?,大人偷穿了小孩子衣服的感覺。

    不過,對于顧念兮的笑,談逸澤倒是不惱。惱火的,則是顧市長。

    聽到顧念兮的話之后,顧市長的臉色明顯的不佳。

    他還從來沒有因為身高被他們那一輩的人被人指指點點。而今天,倒是被自己寵愛的女兒,給取笑了!

    臉皮一時間掛不住,顧市長一扭頭,離開了沙發。

    而顧念兮一時間還有些迷茫的看著他離開的背影:“爸爸,我們的棋才下了一半,你怎么就走了?”

    只是,不管她怎么喊,顧市長的步伐一步也沒有停留。

    “爸爸這是怎么了?”顧念兮瞪著這才走了一半的棋子,有些懊惱。

    “小東西,你惹咱爸爸生氣了,知道么?”

    “我哪有惹他生氣?”

    對于顧念兮的迷惑,男人笑的如同狐貍一樣的狡詐:“你嘲笑咱爸的身高了!”

    “???”顧念兮還真的不知道,這身高什么時候成為顧市長的致命傷了。

    “好了小東西,你暫時先別惹咱爸生氣,好不?不然,我這段時間恐怕會更不好過的!”到這,談逸澤有些憋屈的看著顧念兮此刻所坐的那沙發。

    其實要拿來坐的話,這沙發不算小。

    可要讓身高一米九的談逸澤睡的話,真的不夠他擱腿的。

    瞅著談逸澤那受傷的神色,顧念兮雖然有些心疼,但最終還是別扭著說:“誰讓你賴在我們家了?好好的家里你不呆,偏要到我們家來睡沙發!”

    “我為什么來這邊睡沙發,小東西難道你不知道么?”看著顧念兮那一臉心虛的樣子,談逸澤便坐到了她的身側,趁著四下沒人的時候,他一把便將顧念兮摟進了自己的懷中。不過,他的動作還算是比較輕柔的。很好的避開了顧念兮受傷的那只手。

    “你做什么呢?老流氓,放開我!”雖然還是在談逸澤的懷中掙扎著,但顧念兮的聲音已經明顯的壓低了不少,生怕引來別人的關注。

    而得知女人的這個反映,讓某個男人的動作也更加的放肆了幾分。

    這一會兒,談逸澤一手握住了顧念兮的腰身后,便迫不及待的湊上去,吻住了他日思夜念的小紅唇……

    只不過,這一個吻談逸澤并沒有加深。

    只是,淺淺的帶過。

    很快,他便放開了顧念兮。

    看著女人羞紅著小臉,用著那只沒有受傷的小手擦著自己嘴巴的樣子,寵溺一笑。

    “小東西,你還沒有洗澡吧。要不,我幫你?”

    看著她羞紅著小臉的樣子,男人又湊到了她的身邊,一臉邪惡的看著她那只受傷的小手。

    不過,他并未真正的湊近顧念兮,因為他知道,若是玩的太過火,今晚憋屈的還是自己!

    “我才不要呢!老流氓,活該要睡沙發!”

    看著湊在嘴角的男人臉上的那抹壞笑,看著他眼眸里那抹熟悉的幟熱,顧念兮趕緊起身,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他們好歹已經結婚這么久,顧念兮當然清楚男人此刻正在想些什么。如果自己的小手沒有受傷的話,估計她還會趁著這么個天時地利人和的機會,好好的調戲談逸澤一番??上衷謐約旱氖質萇肆?,他要是現在調戲男人的話,估計會被他給得逞了的。

    想到那些火辣的場面,顧念兮趕緊扭著小屁股離開了。

    當然,臨走之前她還不忘甩下這么一句話。

    而看著女人離去的背影,談逸澤嘴角上的笑容更甚。只不過,在看到自己身體的反映之時,男人又無奈一笑。

    原本以為只要離小東西遠一點就安全了,可現在看來,他的小東西的魔力還真的不小。什么都不做,就讓他欲火焚身了!

    看來,今夜苦的,又是他談逸澤了!

    是夜,顧念兮一個人站在窗前。

    夜風微涼,從被打開的窗戶吹了進來。吹散了垂放在她肩膀上那一頭烏黑柔順的發絲,卻始終吹不散她心里的那份焦躁。

    她,還是發了瘋似的,想要見到那個男人。

    其實,現在的談逸澤就在客廳里。只要她走出去,就能看到他。

    可驕傲如顧念兮,卻也擱不下這個面子。

    她多么希望,談逸澤能好好的哄哄自己。

    可偏偏,礙于父母在場,特別是爸爸,盯著他有盯得那么緊。談逸澤想要作出多大的舉動,也難。

    也正是因為這樣,這個夜晚顧念兮注定無眠。

    時針已經過了十二點的位置,顧念兮卻是一點睡意都沒有。

    不知道,在客廳里的談逸澤會不會也像自己一樣,輾轉難眠?

    轉身,顧念兮看了一下自己緊閉的房門。

    視線的焦距,卻并不落在這扇門上面。更像是透過這扇門,望見了此刻正躺在客廳沙發上的男人……

    不知道,那樣又窄又小的沙發,談逸澤能睡著不?

    要不,出去喝口水吧,順便看看談逸澤有沒有將被子給踢了?

    想到這,顧念兮那張精致的小臉在黑暗中勾起了一個迷人的弧度。

    但她認為,自己真的是口渴了,絕對不會是為了那個對自己很壞的老東西才出去的!

    為了不打擾到爸爸媽媽睡覺,顧念兮打開門的時候,盡量放輕了動作。從臥室里走出來的她,踮起了腳尖,小心翼翼的前行,活脫脫就像是夜間行動的小老鼠。

    環顧四周,顧念兮還是在第一時間走向沙發的位置,心里亦是按耐不住的雀躍。

    當她的步伐終于停在客廳內之時,顧念兮看到了客廳矮柜子邊上點亮的那盞橘色小燈下,那個正蜷縮在沙發上的男子……

    光線下,談逸澤俊挺的五官,越發的深邃立體。素來有些過分冷硬的臉部線條,也因為這樣的橘色光線柔和了許多。而那雙如同鷹隼一樣犀利的眸子,此刻正被眼皮掩蓋住了,少了常日里的那份嚴厲,多出來了一份溫柔。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