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第三赛季什么时候开始:正文 第191章 你不是忙么,還來做什么(1)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而現在,他竟然一下子找上自己,該不會是心情不舒坦,準備虐自己吧?

    “小劉,給你五分鐘的時間,你去將d市楚書記的手機號碼給弄來!”說完這一句話,談逸澤便掛斷了電話?!徑×躋捕宰糯觥班潔潔健鄙斕氖只?,有些摸不著頭腦。

    和談參謀長比較要好的幾個,他小劉是最清楚不過的。那他為什么去找八竿子打不著的楚東籬楚書記呢?

    不管是為什么,小劉還是趕緊一個個號碼的給撥了過去,尋找楚東籬的號碼。

    要不然,看談參謀長這兩天陰沉的臉色,估計要是五分鐘內等不到他的回答的話,估計會將他抽一頓。

    很快,小劉在五分鐘內真的找到了楚東籬的手機號碼,給談逸澤發了個信息過去。

    而談參謀長則在得到手機號碼的第一時間,就撥了過去。

    此刻,他的心里沒有其他其他的想法。他只是想著,盡快找到他的小東西。

    “嘟嘟嘟……”這手機里面傳來的等待鈴聲,也莫名的讓談逸澤的心焦急了幾分。

    小東西,等我!

    “喂,你好。我是楚東籬,請問您是哪一位?”這個號碼,是他楚東籬的私人號碼,一般只聯系家里人和幾個比較熟悉的朋友。

    所以當看到手機上顯示這是來自那座城市的號碼的時候,楚東籬的眼眸明顯的微瞇了一下。一縷寒光,悄然出現。

    只不過,這一切都被楚東籬很好的掩藏在他那副銀框眼鏡下。

    “喂,楚書記你好,我是談逸澤!”聽到電話里那個不熟悉的男音,談逸澤的眼眸也本能一閃。但他的眸子里隱藏的更多的,則是對顧念兮的擔憂。

    “喲,這不是出任務去了,不管老婆死活的談參謀長么?怎么這會兒,倒有功夫給我打電話了?”楚東籬不咸不淡的一句話,卻明顯的帶刺。

    雖然顧念兮已經一再強調過,不要其他人介入這件事情中。

    但一想到那天晚上公車站前,哭的像是個被人遺棄的孩子那么傷心的顧念兮,楚東籬便是咽不下這口氣。

    “楚書記,我不明白您這話什么意思?什么出任務不管老婆死活?是不是,兮兮出了什么事情?”

    當問出最后一句話的時候,談逸澤感覺自己的胸口猛地一抽。

    按照楚東籬這么個語氣,該不會他的小東西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吧?

    “喲,現在倒是知道關心了,早先的時候,你倒是在哪?”聽到電話那端的談逸澤那帶著焦急的嗓音,楚東籬薄唇一勾。

    只是如此的笑容在夕陽的照射下,卻無端的多出了一抹諷刺。

    “你……我現在不想多說什么,你就先告訴我,兮兮在什么地方!”只有見到他的小東西,他才能安心。

    “你的老婆在什么地方,談參謀長跑來問我這個不相干的人,是什么意思?”電話里的楚東籬,帶著明顯的刻薄。

    是的,現在他就是不想告訴談逸澤,顧念兮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他倒是要看看,這個男人到底能不能為顧念兮做點什么事情!

    “……”被楚東籬的一句話堵得,談逸澤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才好。

    或者應該說,其實談逸澤現在關心的只有他的小東西,其他什么的他都不在意。不然,有著一副毒舌的他,又怎么會輕易的讓楚東籬一遍遍的奚落自己呢?

    “若是談參謀長沒要其他的事情的話,那楚某還有些事情,先掛斷電話了?!泵壞忍敢菰蠓從粗?,楚東籬還真的將電話給掛斷了。

    而之后,任由談逸澤怎么撥打他的電話,他都不接聽!

    憤恨的將手機摔在了大床上,談逸澤也跟著有些頹廢的攤在那里。

    小東西……

    小東西,你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因為過分的思念,談逸澤突然而然的就抱起了他們的被褥,將那些東西擱在自己的鼻翼間,輕輕的嗅了一下,企圖從那些被褥的上面尋找到點顧念兮的氣息。

    可卷起被褥的時候,談逸澤卻發現了被褥底下竟然有片黑乎乎的東西。撿起來一看,他才發現那是干枯的玫瑰花瓣。

    這一刻,他的腦子里閃現的是上一次他離開的時候,那被顧念兮用玫瑰花瓣擺成心形的床褥……

    想必,這片玫瑰花瓣就是在那天留下的。

    其實,他的小東西還是有點輕微的潔癖的。每一次親熱完,要是不洗洗的話,她會不舒服,睡覺也老是皺著眉心。

    若是她發現被褥上還有玫瑰花瓣的話,那早就都被她收拾干凈了。又怎么會輪到他回來的時候才發現?

    而被褥里,玫瑰香味依舊這么濃郁。而他卻從里面找不到,半點關于他的小東西的氣息。

    難道,從他離開的那一天,他的小東西就再也沒有到這里睡過了?

    這一刻,談逸澤的腦子里又閃現了一些畫面。那是他出差的第一天傍晚的時候,顧念兮給他打電話的場景。

    難道,那個時候小東西已經受傷了?

    想打電話給自己,想要訴苦,卻被他用一句“我忙”給打發了?

    該死的,自己到底都做了什么?

    明明最舍不得讓小東西遭受別人的欺負,可將她欺負的最慘的,到頭來卻是他談逸澤自己!

    只是,現在到底去哪里找尋他的小東西?

    這一回想,談逸澤才發現,其實他的小東西在這邊可能去的地方,實在是少。

    畢竟她才到這個城市,人生地不熟的!

    而他,竟然殘忍的將他的小東西,一個人放在這陌生的城市……

    想到這,談逸澤立馬又撥通了他的助理小劉的電話。

    “喂,談參謀長又有什么吩咐?”距離談逸澤上一次找自己的時間,也不過才十分鐘的時間。

    該不會,剛剛給談逸澤的那個電話號碼錯了,所以他才又找上自己?

    可剛剛他明明已經將電話號碼都校對了一遍,就是生怕惹怒了這位爺。那現在,又是個什么情況?

    “現在幫我查一下楚東籬楚書記是不是還在本市!順便看看他最近的行程。再者,你順便幫我去查一個叫做蘇悠悠的,在xx醫院婦產科當醫生的,看看她最近都和什么人呆在一起!”

    除了這兩個人,談逸澤貌似還真的找不到在這個城市顧念兮還有可能去找的人。

    其實,也還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顧念兮找談逸南去了。

    可以談逸澤對他的小東西的理解,她既然已經和談逸南分手了,還和霍思雨反目成仇。現在她是怎么也不可能任由自己再陷進那團泥沼之中。

    所以,談逸南是他第一個排除的!

    “給你十分鐘的時間,趕緊的!”說完,談逸澤又立馬放下了手機。

    而被掛斷了電話的小劉,則是一臉無奈。

    天吶,談參謀長!

    你還真的將我小劉當成萬能的了!

    我不就比其他的小兵多了一點勘探的本事咩?

    可即便心里有千百個不愿意,小劉還是認認真真的拿起了電話,一個個的撥通了,努力在談參謀長下達的時間內完成任務。

    不然最后苦的還是他自己!

    索性,楚東籬現在在什么地方,只要打電話到機場那邊調出最近出入這城市的人的名單,然后校對一下便能找出來。而說來也巧,這個叫做蘇悠悠的女人,正好和小劉的老婆是同一個辦公室的。所以她的行程,沒有什么人比他老婆還要了解了!

    “報告談參謀長,那個蘇悠悠的最近除了和凌宸凌二爺有所來往之外,別無其他。而楚書記已經在四天前達成飛機回d市了。最后的這點,是我無意間了解道的。與楚書記同行的,還有我們的嫂子!”

    “啪!”聽到小劉最后一句話,談逸澤已經果斷的丟下了自己的手機。從窗前的柜子上找到他的護照,便急匆匆的離開了。

    而望著電話里傳來那一聲聲單調的鈴聲的小劉,這會兒算是清楚了,這兩天為什么他們的談參謀長一臉尖酸刻薄相了!

    原來,他們的嫂子跟人跑了!

    雖然想到談參謀長這兩天給人的臭臉,小劉巴不得他們的嫂子替天行道,狠狠的整頓一下談參謀長??梢幌氳?,若是他們的嫂子真的跟別人跑了的話,那他們的談參謀長豈不是要瘋了?

    雖然談參謀長和他們嫂子結婚的時間都不長,但小劉還是發現了,自從談參謀長和他們的嫂子在一起之后,臉上的笑容真的變多了。甚至,連他的脾氣都好了不少。

    想想,為了他們今后的好日子,小劉還是真心祈禱,愿他們的嫂子快一點回到談參謀長的身邊!

    與此同時,d市的某扇窗前,一女人打開了窗戶,正盯著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