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是pc还是手游:正文 第二十二章 我們,結婚吧!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看樣子,談逸澤便能第一時間察覺到,這個來電話的人,恐怕是顧念兮所不喜歡的。

    “念兮,是我霍思雨!”

    電話那端的女音,柔柔弱弱的。像是,沒有任何敵意。

    只是顧念兮知道,霍思雨的電話可不是打來示弱的。

    “你,還有什么事!”

    顧念兮問。

    清冷的話語,不留任何情面。

    “呵呵,打電話給你當然有事了!”說到這的時候,霍思雨停頓了一下:“我是想告訴你,你推我的那一把,沒有造成任何的嚴重后果!我的孩子,還是堅強的活在我的肚子里!”

    她用著高傲的不可一世的語調,和顧念兮說著。

    宛如,勝利的女神。

    只是此刻正準備用言語刺激顧念兮的霍思雨并不知道,若不是她的這一番話,顧念兮可能還不會那么快的就加入談家。也不可能那么快的,和她同住一屋檐下!

    “你真的以為,你做的那些沒有人知道么?”

    顧念兮沒有回應霍思雨的那番話,反而是這么開口。

    她的言下之意是,她霍思雨剛剛作出的那一番舉動,談逸澤已經注意到了。

    而她的這一番話,也得到了對坐男子的肯定。

    那張線條冷硬的俊顏,也因為看著面前這個女子的側顏,而染起了笑意。為了不讓顧念兮察覺到自己的視線過分的專注,他歪著頭看向落地窗之外的世界。

    而顧念兮抬頭的時候,正好看到這么一幕。

    側著臉,喝著咖啡的談逸澤。

    陽光,正好落在他的臉上,柔柔的,暖暖的。

    那一雙落滿了陽光的黑眸,更是令人怦然心動。

    好像是心靈感應那般,談逸澤也在這個時候轉身看向了顧念兮。

    看到她落在自己臉上的視線,他淡淡的勾唇。被陽光照到的鬢角,傾盡了邪肆。

    而顧念兮也像是被人看透了心事那般,急忙的轉過身,逃避他的視線。

    只是顧念兮并不知道,自己剛剛的那番話,竟然電話那端的女人,誤認為是另一層意思。

    “你認為,你和南說這些,他會相信么?我可告訴你,他現在很在意這個孩子,任何傷害這個孩子的事情,他是不會準許的!”

    在霍思雨看來,剛剛顧念兮的那番話,就是擺明了說她要告訴談逸南是她霍思雨自己摔倒的。

    聯想起剛剛在醫院里,談逸南那哀傷而后悔的神情,霍思雨的立馬不安的反駁著。

    但說的這番話,她好像又覺得身子板不夠硬。畢竟她能輕而易舉的察覺到,談逸南并不是那么在意這個“孩子”的,那么聰明的顧念兮,又豈會不知道?

    想著,女人又離開補充著:“念兮,看在朋友一場,我奉勸你最好還是回到你原來的地方。不然,我會讓你在這個城市生不如死!”

    “你憑什么?”

    “就憑我現在已經坐穩了這個談家少夫人的位置!呵呵,不過處理你我還不用動用到我這個身份。你也許不知道,你所呆著的博亞集團,他們的總經理正好是我實習的時候好友。她姓林,等哪天有空了,我就給她打一通電話,問問好!”

    電話那端的霍思雨,帶著詭異的笑。

    “你……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顧念兮狠狠的掐著自己的小手,任憑自己有些過長的指甲,深深的陷進自己的掌心里。

    只有這樣,她才能讓自己保持冷靜。

    她根本就沒有打算招惹他們兩人,為什么霍思雨還要這么針對自己?

    “很簡單,我只是要讓你離開這個城市!如果你離開的話,那我們還是朋友。但你要是不離開的話,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彼低暾饣?,電話便被掛斷了。

    從電話里傳來的“嘟嘟嘟”單調的聲響,讓顧念兮突然有種想笑的沖動。

    談逸南,霍思雨……

    她從來沒有想到過,這兩個自己曾經最為親近的人,會將她在這個A城里,逼上絕路。

    多天以后,當顧念兮回憶起當時自己為什么會沒頭沒腦的就向談逸澤說出那么一句話的時候,她覺得自己當時只是被怒焰沖昏了頭腦。而且當時她也不知道,自己惹上的是這么一只狡猾的狐貍!若是她知道談逸澤原來是這么個“狠角色”的話,就算撬掉她的牙齒,她也絕對不敢說出那一句話。

    “怎么了?”

    就在顧念兮對著被掛斷的手機握起了拳頭的時候,抬眸才發現原本坐在對面的男子,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她的面前。正低著頭,看著她。

    而這,也是顧念兮第一次和這雙黑眸直視。那樣的黑色,竟然也可以折射出如此瑰麗的色彩。

    他的眉梢間,似乎有種渾然天成的霸氣。單單是這么和她對視,她也能感受到一股子威懾力。

    “嗯?”見顧念兮沒有反映,男人伸出大掌輕揉著她的發絲。眼眸之間里的寵溺,似乎有那么一絲明顯。

    “沒什么?!彼拐嫻牟荒敲聰骯?,將自己的心思暴露在一個陌生男人的面前。

    但看著男人勾起的唇角,她又問了一句:“你是談逸南的親哥哥?”

    “嗯?!蹦腥說閫?。

    不過更準確來說,應該是同父異母。

    但關于這一點,男人覺得現在還不是時候說明。

    他倒是要看看,這個小東西到底在想些什么。

    為什么從剛剛開始,她的眼眸就一直盯著他,像是在計劃著什么。

    “你和他,會住在一個屋檐下么?”

    她問。

    從始至終,她的目光并沒有回避過他的。

    而談逸澤是何等聰明的一個人,她能想得到的他亦能猜得到。

    “目前不住一起。不過結婚后,就難說了!”他的語調,云淡風輕。轉身,他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要是能住在一起,那該多好!”聽到她的話,他的眼眸里是一閃而過的凄厲。但很快的,便又消失無蹤。

    將一切詭異的神色都收拾好之后,男人這才再度抬眸看著女人:“如果你希望的話,這也好辦!”

    他的話,有另一層含義。

    腦袋不是一片漿糊的人,一定聽得出。

    但顧念兮的腦子,混亂一片。

    當她那雙明麗的眸子對上男人黑色的瞳仁之時,她開口道:“我們結婚吧!”

    !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