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贴吧:正文 第1380章 求婚VS凌二爺(4)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靠,你不放開姐姐,在這里淫笑做什么?”

    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蘇小妞,說話永遠都是在自找死路。

    你看,明明可以好言相勸讓凌二爺放了她,這會兒她嘴兒又開始犯賤了。

    “蘇小妞,你見好就收吧!要不是你凌二爺我剛剛將你抱著,你豈不是要摔成個狗吃屎!”

    凌二爺眉頭向上微挑的樣子,帶著一股子輕浮。

    一手掐著蘇小妞的腰身,這凌二爺另一手又掐著蘇小妞的下巴,迫使這個女人面對著自己。

    力道稍稍向下壓著,讓蘇小妞感覺著自己身體的變化。

    于是,這男人順利的看到蘇小妞的臉色再度紅的不像樣了。

    “喂喂喂,我可警告你,這里是醫院大門前,別想給我在這兒整出什么下流事!”

    感覺到這個男人的眼神一直都在變化,蘇小妞也有些慌了。

    想要從這男人身上起來,可發現自己的著力點根本就不足以支撐起自己的身子。

    而腦袋,現在仍舊禁錮在這個男人的手上。

    要是他的手稍稍向右邊翻動的話,那她和他豈不是……

    想到那個畫面,蘇小妞這回連耳根子都紅了。

    “蘇小妞,這樣的齷齪下流事,我們也不是第一次在這車里做。今兒個被你提起來,爺還真的有些懷念的!要不我看這樣吧,我待會兒打電話到你主任那邊給你請個假?!彼醋潘招℃?,眼里嘴里都噴著莫名的火光。

    一看就知道,這男人到底是啥意思。

    但蘇小妞一旦犯二的時候,是沒有藥救的!

    這一刻,這男人都已經暗示的非常明顯了。

    結果這小妞還傻傻的反問:“請假?啥主意?”

    “和她說,我們現在有點下流事想要做!”

    說這話的時候,凌二爺的一手扣住了蘇小妞的下巴,一手環著蘇小妞的腰身,固定著她的身子讓她無法動彈,然后那張帶著妖冶笑容的臉蛋,就這樣一點一點的在蘇小妞的面前放大了。

    直到自己的唇兒貼上了那么一個軟乎乎的東西的時候,蘇小妞才第一次知道,這凌二爺的腰身功夫了得!

    你看,他竟然能將腰身彎成這個德行來吻她的唇兒,尋常人肯定做不到……

    但想著想著,蘇小妞感覺自己好像走神了。

    現在,她貌似不該注重這人家凌二爺的腰身功夫吧?

    再說,都離婚的夫妻,你覺得這男人的腰身功夫了得和她蘇小妞有幾毛錢關系?

    半毛錢關系都沒有!

    現在她該想的是,這男人憑什么吻她?

    該死的混蛋,又對她耍流氓了!

    蘇小妞的整雙美目里,都是熊熊的烈火。

    可對上凌二爺那近在咫尺帶笑的眼眸,這火光好像都在一點一點的被澆滅……

    “報告!”

    軍區談逸澤的辦公室里,有人在門口喊著。

    其實,喊報告的人很多。

    但談逸澤卻一下子就認出,這聲音是小劉的。

    其實,他和小劉合作真的有很多年了。

    一同出生入死的次數,也不少。

    有時候連對方的在想些什么,一眼就能看穿了。

    更不用說,是這聲音了……

    “進來!”

    談逸澤沒有抬頭,仍舊看著手上的那份演習方案。

    這一陣子,他恐怕又要老長時間不能回家了。

    因為這份對抗作戰,將于近期舉行。

    到時候,他談逸澤也會帶著一隊人馬,參與到這次作戰中。

    小劉看著談逸澤正在看手上的東西,貌似也知道那是什么。

    掃了談逸澤一眼,他說:“談參謀長,我請求這次的對抗演習,我也參與!”

    談逸澤并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將手上的這份資料放下,再度審視站在自己面前的這人兒。

    其實,要是以前,這些事情他們都是一起做的。

    有時候,一個演習方案,談逸澤也會問他有什么看法,然后一起制定他們的作戰內容。

    可這次的演習,談逸澤非但沒有問他的意見,甚至還將他排除在外。

    他們整個連隊都參加了,唯獨這份名單上,沒有他小劉的名字……

    這意味著什么,其實小劉比誰都清楚。

    這樣的感覺,真的很不好受。

    所以,當看到這份名單的時候,小劉匆匆忙忙就趕了過來。

    當然的,其實沒有人比小劉更清楚,這次談參謀長的決定為何。

    在他作出那些事情的時候,小劉已經料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了。

    可當真面對這一切的時候,小劉的心里真的是說不出的難過。

    特別是這次回到這邊之后,他被調職了。

    現在的他,沒有繼續呆在和談逸澤一起的辦公室里。

    而是,被掉到了其他的地方去。

    雖然這男人沒有和他明確的說過什么,但他也清楚談逸澤的決定。

    可當真看到那份名單的時候,小劉的心還是咯噔的漏掉一拍。

    掃了一眼曾經他坐著的那個位置,談逸澤說:“和我到訓練場上去一趟?!彼低暾饣暗氖焙?,男人已經先行邁開腳步。

    “是!”

    訓練場上,此時他們連的人正在練習射擊。

    一陣陣的槍聲,讓小劉覺得有些恍惚。

    “談參謀長,我……”他想要開口和談逸澤解釋什么。

    可在他說出口之前,談逸澤卻將他的話給打斷了:“小劉,還記得曾經在這地方,我教會了你什么嗎?”

    “記得,您當時也是在這個位置上,手把手矯正了我握槍的姿勢,教會了我射擊!”可以說,小劉是談逸澤親自培養出來的一個兵。

    因為當初,他覺得這個人是個好苗子,所以比對待其他的兵蛋子多費了一些功夫。

    能有今兒個的成就,小劉也知道這些都和談逸澤脫不了的關系。

    就像是上一次,他因為秦可歡的事情被調了職,半夜還打電話跟談逸澤哭訴。

    那個時候,雖然他表面上沒說什么,但還是他把他給調回來的!

    想著那些有過的曾經,小劉的眼眶有些紅。

    幸好,此刻連里的弟兄都忙于練習著,壓根沒有注意到他們這邊在做什么。

    “是啊,是我親自教會你射擊,你也是我親手教出來的兵。只是沒想到,今日你卻將槍桿子對準了我……”

    談逸澤說這話的時候,語氣仍是淡淡的。

    淡的,你聽不出他的情緒。

    可一抬頭,小劉卻看到了他臉上那抹譏諷的弧度。

    他,在嘲笑自己……

    傾盡了所有培養出來的兵,卻背叛了他。

    這,怎能叫他不傷心?

    “談參謀長,是我一時糊涂是我……”小劉其實也知道,談逸澤是那種不喜在別人面前表露自己情緒的人。

    可今兒個他卻當著他的面自嘲似的說著這一切,這可以想象那天的事情對他談逸澤而言是多大的打擊。

    可談逸澤好像今兒個并不是叫他來解釋的,在小劉再度準備試圖開口的時候,他又說了:“其實,你也不用解釋了。如果當日不是你在爆炸的最后關頭的關頭反悔了,我也不可能現在還能站在這里和你說話!”

    他又看向連里的戰士正在射擊的靶子。

    視線,卻好像飄得有些遠。

    其實,那日埋的地雷很奇特,可以說這對于談逸澤來說是死路一條。

    但最后,他卻成功的活下來,而且還被送到了一個遠離那些地雷的地方。

    雖然談逸澤并沒有看得清那送他到那個地方的人的臉,但他知道這和小劉其實有著脫不了的關系。

    而聽聞這話的小劉,雙瞳瞪得老大。

    其實,他今兒個想要和談參謀長解釋的也是這些。

    他想要告訴談逸澤,雖然他妥協在梁海的威脅之下,但從始至終都沒想要談逸澤的命。

    可沒想到,他沒說,談逸澤卻一說集中。

    “小劉,你是不是還很意外,我為什么都知道這些,還那么生氣?”此刻的談逸澤,背對著小劉站著。

    從這個角度,小劉只看到這男人的半寸平坦,還有他挺拔的站姿。

    “談參謀長……”

    “不是因為你背棄了我,而是你背棄了我們的兄弟。你知不知道,你的一念之差,導致了我們有多少弟兄葬送在那次的行動中?又有多少的家庭,在那次行動中妻離子散?”

    “談參謀長,我錯了。當時我也是一時糊涂,被梁海那個奸人所逼……”

    “梁??隙ㄓ炙的鬩遣惶幕?,就將你的妻兒給弄死吧!”

    “……”一猜即中,小劉只能無奈的勾唇,他們的談參謀長還真的料事如神。

    “他從來都沒有什么新招?!畢氳背?,他也用過這一招逼迫過他談逸澤,只不過一職都沒有成功罷了?!捌涫的鬩部梢災鞫嫠呶?,我也會請求組織將你的妻兒?;ず??!保?amp;www.gcmsa.icu%_《再讀讀小說網》)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