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潜水艇怎么开:正文 第1312章 就是這么的矯情(2)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可那個時候的自己,卻那么不懂事。www.zaidudu.net更多精彩小說盡在々再讀讀┐小說網&

    想想,她現在都為老爸感到難過。

    怪不得那短短的半年時間,她再次見到老爸的時候突然看到老爸以前的那頭黑發里多了好幾根白頭發……

    想著想著,顧念兮突然間好像爸爸媽媽。

    也好想,回到自己的那個家。

    “都這么大了,還這么嬌氣?剛才不是才抱過了嗎?”當父母的都一樣,雖然嘴上總說自己的孩子,但最后還是妥協在孩子的手下。

    用那只沒有骨折的手接過顧念兮懷中的寶寶,談逸澤將他抱在懷中。

    不過這聿寶寶從來都不是個安分的人物。

    這不是才到了談參謀長的懷中么?

    這小家伙已經順著談參謀長的身子,準備踩著他的肩膀爬到他的頭頂上。

    坐在他家談參謀長的頭頂上看風景,是聿寶寶最愛的事情。

    以前,每次談逸澤沒事在家的時候,也時常讓他騎在頭頂上然后帶著聿寶寶到處逛。

    說到底,現如今這聿寶寶的性子,也是被他給寵出來的。

    一見到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騎在他的頭頂上看風景。

    誰讓他家談參謀長的個頭高,在那上面能看到他現在這個小身子所不能看到的好多事物?

    不過上次騎在談逸澤的頭頂上看風景,那都已經是一個月之前的事情了。

    前半個月的時間是因為談逸澤正人不在本地,后半個月的時間是因為談逸澤的手臂上有傷,不敢讓這小祖宗在自己的頭頂上亂轉悠,不然要是摔下來他的手又因為受傷沒辦法保住他,那不是要摔壞了?

    不過這聿寶寶現在還不懂得自家談參謀長的苦心,只知道看到這個男人,他就想著要坐在那個最高的位置上。

    眼見這小家伙已經順勢要爬上去,談逸澤趕緊抱住了他的兩個腿,讓他動彈不得。

    這邊,還在口頭教育著她:“不是說好了這段時間不能在上面玩的么?要是再不聽話的話,小心我收拾你!”

    不過同樣和顧念兮已經已經知道在家里的談參謀長是雷聲大雨點小,所以就算他說著要收拾他的話,聿寶寶還是照樣在他的懷里撲騰著。

    不管不管,他就想要坐在上面看高高。

    而受傷的談參謀長被兒子鬧得真的有點狼狽。

    身上的外套被扯開了,衣領也被揪的亂七八糟。

    要是另一個手能動彈的話,這小家伙就別想在他的懷中如此野了。

    可無奈,手上打著石膏,就想動也不能隨便的動。

    如此之下,談逸澤只能看向身邊站著的女人:喂,孩子他媽,你看看你兒子鬧騰的,快收拾他!

    不過后者對于談參謀長的求救信號好像有些不感冒,掃了一眼被折騰的無奈的男人,顧念兮賊賊的笑了笑。

    誰讓談參謀長對著他寶貝兒子都是膩乎著?每次都說他要是皮了他談逸澤就要收拾他,可你哪一次真的看到談逸澤舍得真的打他兒子?

    這一點,她顧念兮都看得出來。

    他們家這古靈精怪的小祖宗,又怎么會看不出來呢?

    正因為仗著她家談參謀長是不敢真的收拾他,所以這聿寶寶現在也習慣了在這個家里橫著走。

    “顧念兮!”雖然顧念兮嘴上沒說什么,但這等著看談參謀長被兒子折騰出來鬧笑話的表情已經非常明顯了。

    當下,男人沒有好奇的瞪了這個女人一眼。

    后者,這下才從談逸澤的手上拽住了這準備繼續胡鬧的聿寶寶,將他給抱到一邊。

    “誰讓你每次都縱容他,他當然一見到你就要胡鬧了!”將聿寶寶送到談老爺子的手上之后,顧念兮再回到這個男人的身邊,幫著他收拾著剛剛被聿寶寶給弄亂了的衣物。

    “……”

    好吧,這一回談逸澤承認這確實是自己把這孩子給寵的有點過頭了。

    “對了,今天我已經跟老胡那邊預約好了兩個檢查。一個我的,一個你的!”

    這個是先前談逸澤就已經決定好了的。

    而顧念兮也答應了的。

    不過,那是在她家親戚還沒有來之前。

    可現在親戚都來了,那還需要查么?

    想了想,顧念兮牽了牽男人的手,道:“老公,今天就做你的那個檢查吧!”她的那個,還是取消的好。

    “為什么?”剛剛后面的那截話,顧念兮雖然沒有明著說出來,可談逸澤已經聽出了她的意思。她,不去做檢查了!

    “那個……”當著老人孩子的面,她還真的不好意思說這方面的問題。

    “不想說,就過去做檢查!”

    “老公!”無奈之下,顧念兮只能悄悄的湊到了談逸澤的耳邊,小聲的歪膩:“我家親戚早上來了。剛剛耽誤的那兩分鐘,就是去找了個衛生棉墊著!”

    聽著她的這番話,談某人的臉色沒有多大的變化。

    “這和不去檢查有什么關系?”

    好吧,這談參謀長一本正經的態度,還真的讓人難以察覺到他們剛剛正在談的是她顧念兮家的親戚。

    “都已經來了,也算正常了。再去做檢查,要被人笑話死了!”

    “笑話?誰敢***笑話你,我把他們都剁了喂狗!”

    霸氣沖天的男人,什么時候都挺有魅力的。

    但顧念兮清楚,普通男人這樣的話也就隨口說說耍耍嘴皮子威風。

    可要是她家談參謀長說出來,那可真的是會辦的出來。

    所以聽到這樣的話,她的小心肝可真的是亂顫著。

    下一秒,別扭的女人立馬化身為大狗腿,趴在談參謀長的身邊的那個樂呵勁,可比人家的老鴇還要能糊弄人。

    “老公,人家真的沒什么事情,這檢查真的沒必要了。再說了,其實人家昨晚上也上網查了一些資料,都說偶爾緩幾天過來沒什么大問題,只要時間和次數不要多就沒什么大問題!”

    “真的?”男人沒有多大的反映,只是轉頭看著這個老鴇似的女人。

    “真的真的!老公,行不行?下次要是真的再耽擱了,我保證會乖乖的去檢查行不?”

    “那……好吧!”

    男人妥協了。

    不是因為不擔心她的身體,而是這丫頭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他心軟了。

    猶記得她第一次做檢查的時候,被嚇壞了的那個樣子。

    他知道,做那樣的檢查她不喜歡。

    所以,這次暫時擱置吧。

    要是下個月再不準的話,那就不是她說不去就不去能解決得了的問題了。

    到時候,她要是不去的話,他談逸澤保證直接將她扛在肩頭上送去!

    “我老公真好!”因為男人竟然妥協了,顧念兮有些意外也有些欣喜。于是呼,某女樂不思蜀的當著眾人的面往談逸澤的臉頰上親去。

    這一親,談逸澤倒是沒有什么意外,甚至可以說這個男人還一副非常享受的樣子。

    再說了,當著爺爺和兒子的面,他也沒有什么可害羞害臊的。

    反正他談逸澤的臉皮經過這么多年的風吹日曬,早已磨練出非人的厚度。

    “咳咳……不要當著我這個孤家寡人的面玩親昵,多讓人心酸哪!”談逸澤沒發表感言,倒是邊上的談老爺子出聲了。

    不過從他嘴角的弧度到底可以看得出,談老爺子也不過是愛過過長輩的嘴癮。

    可這話說出來,剛才還主動抱著談參謀長的手臂膩乎的女人倒是下一秒變成立正站好的番茄了。

    “爺爺……”因為談老爺子的搗亂,弄的談逸澤的外加福利突然沒有了,談某人自然有些不爽的嘟囔了。

    而到這,談老爺子立馬擺手,表示自己絕對不會在插手了:“好了,你們趕緊收拾一下上路吧,寶寶我看著,你們早去早回。有什么膩乎的話,在路上說就好。省得羨慕瞎了我這孤家寡人的眼睛?!?br />
    “爺爺……”

    這回,不知談逸澤嘟囔著,顧念兮也忍不住怪嗲了!

    但整個談家大宅的氣氛,卻比往日又多了幾分生機……

    “喂喂喂,我說你怎么又起來了呢?我不是讓你在一邊休息嗎?”

    當顧念兮那邊坐車前往醫院的時候,郊區某處廢棄房屋里,女人靠著窗外的那點光瞅見了男人又坐了起來,便念叨著。

    “我起來給你打打下手。蘇小妞,你去一邊歇息一下,這邊我來!”說這話的時候,男人打算從女人的手術上奪過那手術刀。

    可被女人一轉,他撲了個空。

    “嘰歪個什么呢?本宮做事也需要你這賤蹄子念念叨叨個什么勁兒?給本宮滾一邊去,省得礙著眼!”

    蘇小妞就是這樣的德行。

    就算兩人都處于泥潭中,她在嘴巴上仍想著要占領有利于心里發展的地位。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