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lynn图片:正文 第1311章 就是這么的矯情(1)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不是和你說好十分鐘后在樓下集合的嗎?你看看這都已經過了兩分鐘了!”

    顧念兮下樓的時候,她家談參謀長又習慣性的拿出在部隊的那些掐點風格,又是指著墻壁上的掛鐘,又是紅眉毛綠眼睛的,就像她剛剛遲到了兩分鐘跟去搶劫害人差不多。再讀讀小說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談參謀長,消消氣消消氣,人家剛剛就是在樓上有些事情耽擱了一下么!”見慣了這個男人掐時間點的毛病,顧念兮也不在意。

    再說,她對這個男人的脾氣已經了如指掌。

    在她面前,談參謀長他丫的就是一只紙老虎,雷聲大雨點??!

    這樣的男人,她還需要怕他做什么?

    蹭到男人的身邊,拉了拉他的袖子,要牽手!

    不過談某人貌似還沒有從他掐著時間點的老毛病中轉出來,臉色依舊有點臭。

    手也不讓牽,整個就是一個別扭又悶騷的老男人。

    當然,在這個節骨眼上顧念兮可不想去觸碰了談參謀長的逆鱗。

    一方面是她不想要氣壞了這個男人,一方面她也不想讓別人鉆了他們夫妻兩的縫子。

    不要忘記,現在還有一個一直都在他們旁邊虎視眈眈的聿寶寶,正等著看他們兩人的笑話,好挑撥離間,將本來和她一國的談參謀長拉到他那邊去。

    掃了一眼正纏在他們兩人褲腿下的聿寶寶,顧念兮趕緊抱住了談參謀長的一個手臂,賣了賣萌:“談參謀長,你不會真的生氣了吧?”

    “我的樣子像是生氣了嗎?”男人沒好氣的掃了身旁的女人一眼。

    不知道是站在他們兩個人長腿下的聿寶寶太矮了,沒有存在力還是怎么著,總之這兩個人現在好像壓根就忽略了他們腿邊還糾纏著一個咿咿呀呀說著不知道哪國語言的小屁孩。

    談參謀長矢口否認自己沒有生氣。

    可明眼人都看到了他剛剛對著她紅眉毛綠眼睛了好不?

    談參謀長,你難道真的以為就憑著你剛剛這糊弄似的三言兩語,就能將你所有的罪證都給一并抹去?

    小氣吧啦又鬧別扭的老男人什么的,最討厭了有木有?

    要不是她打不過他的話,現在哪還輪到他談逸澤在這里念念叨叨的?

    好吧,大人不計小人過,女人肚子里能撐船!

    顧念兮決定不和這個悶騷的老男人計較這些有的沒有的。

    再說了,要真的計較的話,她也鬧不贏這個老男人。

    與其鬧得大家不開心,還附加要被談某人給狠狠的收拾一頓,還不如現在講和的好。

    于是,就算明知道談某人是信口開河的說自己沒有生氣,顧念兮還是照舊對著這個老男人甜笑:“談參謀長當然不會真的對人家生氣咯,因為談參謀長最疼我對不對?”

    她大言不慚的說著這些話。

    而這些,也正好掐住了這個男人最在意的那個點。

    于是,本來有些盛怒凌人的男子,臉色變了又變。

    不一會兒,剛剛還拉長的老臉,現在已經有了笑意。

    這一回,等顧念兮再看他的時候,男人便伸出大掌揉著他最愛的那頭長發,無奈勾唇道:“壞丫頭,就知道吃定我!”

    不是對著她的話,他相信自己這脾氣一旦起來就是天雷勾地火。

    可在這丫頭的面前,他是什么脾氣都發不起來。

    感覺著這雙大掌再度放在自己頭頂上不自覺流露出來的那股子溫柔,顧念兮就像是吃了個定心丸似的,知道他家談參謀長這會兒已經消氣了。

    不過,她的心里頭還是多多少少有些怨言。

    什么叫做吃定他?

    說的他談參謀長好像多委屈似的。

    難道這老男人沒有看到,這受罪的是他顧念兮好不?

    明明就沒有屁點大的事情,非要弄的跟滿城風雨似的!

    不過這番話,顧念兮也只敢在自己的心里發發牢騷。

    要是當面對著這個男人發牢騷,待會兒好不容易緩和下來的氣氛又要折騰起來了。

    在談參謀長那邊吃了個定心丸,暫時穩定了軍心之后,顧念兮這才注意到一直都在他們身邊繞來繞去的聿寶寶,半蹲下去將這個一直不知道在做什么忙的團團轉的小家伙給抱起來。

    不過這小家伙生來就是傾向談參謀長那邊的。

    你看,顧念兮這才將他給抱起來,他那兩個胖乎乎的小爪子,立馬朝著他家談參謀長那邊伸手過去。

    這意思非常的明確:要談參謀長抱著!

    “臭小子,原來你剛剛是在要談參謀長抱你???早知道你的革命意志這么薄弱的話,我就不抱著你了!”

    看著自己的兒子胳膊肘向外拐,顧念兮的心里多少不是滋味。

    在她看來,兒子好歹也是從自己的肚子里蹦達出來的。

    這層革命關系,好歹應該比他和談參謀長的還要牢靠吧?

    可這小家伙明顯不是這么認為的。

    被老媽說了幾句之后,他還是照樣伸著小爪子朝著談參謀長。

    而那胖嘟嘟的小爪子還抓著談參謀長的袖子,估計是打算談參謀長要是不抱著他,他就要自己攀登上去。

    “談參謀長,你兒子要你抱著!”

    看聿寶寶那葡萄大眼放光芒,顧念兮再怎么意志堅決也抵不過。

    雖然心里頭各種不是滋味,但還是妥協了下來。

    第一次,顧念兮明白了當父母的無可奈何。

    想必,當初她傻乎乎的為了談逸南和爸爸那么鬧的時候,他應該也是這樣的心情吧?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