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为什么凉了:正文 第1269章 殺敵vs我愛你,談逸澤(1)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談逸澤也知道,打斷別人的話的行為是很不禮貌的。www.zaidudu.net更多精彩小說盡在々再讀讀┐小說網&

    可別人都想要他的命了,他還能考慮那么多么?

    在李騰沒有說完這一句話的時候,談逸澤開口說了:“你不會以為,我也真的計劃今天帶著我老婆離開之后還要會狼窩做你的女婿吧?那我談逸澤,是不是太窩囊了?”

    他的嘴角帶笑,可眸子里卻已經猩紅。

    “你是說……”

    談逸澤的這話,或許別人聽不懂。

    但李騰卻不可能聽不懂。

    在聽到這個男人這番話的時候,他的眸色里出現了驚悚:“你是說你……”

    改變了計劃?

    換句話說,是他李騰中計了?

    他們這群人,并不是想要離開?

    而是,將他李騰和他這個毒窩里的精兵良將,全都引到某個特定的地方,清除?

    想到這一點,李騰的渾身上下止不住的顫抖。

    而這個男人卻以另一個瑰麗的弧度,告訴了他答案。

    “這些,還真的要感謝我家兮兮!要不是她,我還真的被你弄出來的醋計給算進去了!”直接揪著他的脖子,談逸澤跳了下馬。

    而在場的那些人得不到他們老大的命令,一時間還不敢輕舉妄動在,只是驚悚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你和梁海的勾結,差一點害了我的命。今天,你和我的賬,就在這里算清楚?!迸乃掀乓暈懶?,不知道傷心了多少天這一點,就足夠讓這老家伙死上幾千幾萬次。

    “至于梁海的,我已經收集到你和他勾結足夠的證據了。如果你在天有靈的話,記得去告訴他,讓他等著軍事法庭上見吧!”

    談逸澤說這話的時候,眼眸里的光芒讓人不寒而栗。

    而聽清楚了談逸澤的這番話的李騰,眼眸瞬間轉化為驚悚。

    “你……不可能!那些東西,你怎么可能得到?”來往的郵件,都被他給刪除了。

    至于那些所有的資料,看過之后他都直接銷毀。

    他都已經做到這樣了,這個男人還怎么可能找到他和梁海有勾結的證據?

    “你好像忘記我當年是做什么的了吧?你覺得隨便刪除個郵件,就能輕易的逃脫得了法律的制裁么,梁騰!”談逸澤最后的一個稱呼,讓在場的其他三人都有些搞不懂這個男人到底在玩什么東西。

    而李騰也順勢玩起了全盤否認:“你說什么,我不知道!”

    “這些可都是你的郵件里說的。當然你要是想要全盤否認的話,我也不會說什么。不過關于你的dna樣本,我已經送到了國內和梁海的進行詳細的對比了。你們到底是怎樣的關系,很快就有結果,不用急著去否認!”

    用槍口戳著他的脖子的男人,笑的一臉云淡風輕。就像和他李騰在談論著今天的天氣變化。

    可他說出來的那些信息,卻讓李騰的眼眸從驚悚變成了慌亂。

    怎么可能?

    隱藏了那么多年的身份,沒有人能找到他和梁海是有關聯的。

    為什么這談逸澤,卻一次性的將他們的關系都給扒光了?

    可不管談逸澤是怎么弄到這些消息的,李騰此刻唯一能為自己的哥哥做的,就是矢口否認:“你不要胡言亂語!”

    雖然他已經多年沒有回到國內,但他還是知道,要是哥哥和他的關系一旦被牽扯出來,會有多少的事情。

    當然,要是這次他們聯合起來在談逸澤背后搞出來的那些事情一旦曝光的話,以這個男人現在如此高的支持率,他們兄弟倆一定是死無葬身之地!

    “你現在愛怎么說就怎么說吧,錯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他說的,是今天一旦過后,他李騰從今天開始就沒有開口的余地。

    一個活人怎么可能從今往后沒有說話的余地?

    剩下唯一的可能,就是死……

    “談逸澤,我不會放過你的。今天就算是死,我也不能讓你們這些人活著走出這個地方!”

    李騰知道,一旦此刻放任談逸澤離去,就意味著哥哥可能落馬,更可能付出生命為代價。

    他這些年靠著哥哥的能力走到了今天,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哥哥因為自己喪命。

    想著,李騰拼了命的嘶吼著:“全體準備,行動!”

    吼出這一句的時候,他們那些人真的開始射擊了。

    槍林彈雨,這是第一次顧念兮如此真是的感覺到死亡如此臨近。

    多少次,子彈從她的面前飛過,又有多少次,她眼睜睜的看著子彈滑到了自己的身邊,索性身邊的那個男人,一直拉著她,還將剛剛抓在手上的李騰拿起來當成他們的擋箭牌。

    他們這次三個人準備了這么多的行動,自然也不可能沒有帶家伙過來。

    熊逸和凌二爺是神槍手的級別,得當躲避著這些人一次次射來的子彈,還要對著這些人掃射。

    不過子彈在他們的手上,應用的效率極高。

    一槍倒一個,幾槍過后少一排。

    紅,這是顧念兮這一天看到最多的顏色。

    腥甜味,也是她聞過最惡心的氣息。

    這一天之后,顧念兮看到紅色都會有種眩暈感。

    “談老大,好像有很多人朝著這邊靠近!估計,是我們這邊的槍聲引起了那邊的注意!”

    又解決了幾個敵人之后,凌二爺抽空和談逸澤分析現在的情形。

    而此時,被談逸澤拿來當成擋箭牌的李騰,已經奄奄一息。

    肚子上,已經有好幾個窟窿,猩紅不斷的從那些窟窿里蔓延出來,染紅了他白色的襯衣。

    他的嘴巴里也有紅色滲出,顧念兮也不懂他是不是哪里撞傷了。

    可這個男人不愧是大毒梟,明明已經頻率死亡了,他還說:“談逸澤,別想活著離開?!?br />
    聽他的口吻,談逸澤知道這個男人一定還留一手。

    黑眸一轉,他說:“讓文數盡快過來!”

    “好!”

    凌二爺回答回答之后,就按下了自己身上那個手表的某個按鍵。

    直升機的聲音,由遠及近。

    而最新趕來的一批持槍歹徒,再度制造槍林彈雨。

    那一刻,顧念兮很亂。

    沒有時間給她害怕,她只能逼著自己鎮定下來,不去給身邊的男人們添亂。

    “不行,還有一份資料在那個窩里,我現在要去盡快把它給取出來。那是毒品提純的核心文件,這份東西要是在李騰死了之后落入別人手上的話,估計也是麻煩一堆!”

    其實,這些談逸澤不是沒想起來。

    關鍵是這些文件不到最后一刻,這李騰也不會露出馬腳拿出來交給兒子。

    剛剛他已經將中了幾個子彈的李騰給放了,目的當然是為了讓他回去將文件弄出來交給他兒子。

    而現在,看著李騰漸漸走遠,他心里有數。

    “老公,我……”

    看到男人準備離開,顧念兮的聲音嘶啞。

    她想要說讓他不要去,可她知道她不能這么自私。

    不管是從談逸澤的夢想出發考慮,還是從整個國家和人民考慮,她都不能這么做。

    似乎已經從她的眼眸里讀懂了什么,談逸澤反手給了一個準備對準他們兩人開槍的人射了一槍之后對她說:“兮兮,答應我,不管我有沒有安全的回來,都要堅強的活下去,知道嗎?”

    看著他急切的眼神,真切的神情,顧念兮想說一個“不”字,卻說不出。

    最終她只能點著頭,含著淚目送那個男人單槍匹馬的闖了回去。

    “小嫂子,談老大不在這邊,你一定要跟進我一點?;褂?,這個東西給你,以防萬一!”

    說著,凌二爺竟然從自己的一個口袋里掏出一把槍丟給了顧念兮。

    那槍的重量,讓顧念兮回過神來。

    “顧念兮,你少給我在哪里磨磨唧唧的。拿出你剛剛和人家李騰對抗的精神來,成不?”雖然一邊也在拼死?;ぷ毆四鈀?,但熊逸小爺說出來的話還真的讓人有些難以接受。

    不過他的話到底讓顧念兮從剛剛談逸澤離開的悲傷中回過神來。

    她的男人現在正和死神搏斗,她怎么可以在這個時候拖了他們的后腿?

    想到這,顧念兮拿起了槍……

    不知道槍戰進行了多久,總之現在顧念兮抬頭的時候,能看到的便是遍地的尸體。漫山遍野的,都是猩紅。

    當然,這么多傷亡,他們這一群人也不可能完好無損。

    凌二爺的左手中了一槍,可單手拿槍的他仍舊是那么的干凈利落。

    熊逸的肩頭也有一槍,不過是看到顧念兮差一點被射中,他替她擋了這一槍的。

    顧念兮雖然手上拿著槍,可她都沒有學過用槍,更不知道槍的各個部分是什么名字。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