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steam版,简单粗暴设置中文:正文 第1260章 老男人的冷暴力(4)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只是,這李騰的性子,別人不清楚,和他打了多年交道的熊逸還能不清楚?

    這個男人是怎么做大做強的,還不是靠著打擊被人發家致富的?

    這樣的人,會隨隨便便讓出他的利益給你?

    那只能說明,他有什么東西要跟你交換罷了!

    所以,當聽到這個男人竟然主動和自己說要讓出利益來,熊逸小爺本來切著龍蝦的刀叉全部放下。www.zaidudu.net更多精彩小說盡在々再讀讀┐小說網&

    拿起放在一邊的熱毛巾,他優雅的擦了擦自己的雙手。

    其實,這樣的熊逸看上去一點都不像是黑道上的人物,更像是玩世不恭的公子哥。

    只是那雙犀利的眸子,卻讓他比公子哥憑空多了一絲狠戾。

    其實,在李騰邀約他一起吃午飯的時候,熊逸也猜到了這個男人應該是有什么事情找自己。

    只是他沒想到的是,這李騰邀約自己,在沒有說出自己的目的之前竟然會主動退讓三分。

    這不免讓熊逸懷疑,這個男人竟然是不是吃錯藥了!

    “騰老大,咱們也就別拐彎抹角。什么東西,竟然能讓您如此主動放棄到手的肥肉?”

    熊逸可不會傻乎乎的以為,像是李騰這樣的人會將一塊大蛋糕送到你的嘴上。

    沒有在你的身上削去一層肥肉,就不錯了!

    “逸少真是青年才??!這樣吧,我也不拐彎抹角的說了,把你身邊的女人,讓給我。這次的軍火生意,我都可以讓給你!”

    李騰的嘴角上,帶著志在必得的弧度。

    這一整批的軍火生意讓出,可是一個不菲的數目。

    在他看來,應該很少有人會拒絕這么大的一塊蛋糕吧!

    而熊逸在聽到男人的這番話只是,只是眸色稍微加深。沒有過多喜怒哀樂的表現,像是早已猜出了某人的心思似的。

    眨巴了一下嘴角,像是在回味剛剛龍蝦的好味道,男人又說:“我身邊的女人可不少,我還真的不知道騰老大看上的是哪一位!”

    他漫不經心的語調,讓李騰越發猜不透他的心思。

    別看熊逸年紀輕輕,花花腸子可不少。

    他可不認為,這男人真的不知道他看中的是哪一個。

    在李騰看來,現在熊逸的做法無非是在和他抬價。

    于是,李騰也放下了手上的刀具,對熊逸說:“逸少身邊的女人有多少,我是不知道,不過我就看到你這次帶來的那位……”

    他說的再明顯不過,那人指的就是顧念兮!

    而熊逸一聽,眸色再度深了幾分。

    他也想過這老頭子打的是顧念兮的主意,還真的沒想到這老頭子竟然敢當面提出來。

    要是這女人真是他熊逸的,他倒是可以毫不在意的送出。畢竟,在他看來女人真的和衣服沒有什么區別。在誰的身上,不是穿?

    要是真的能將衣服送給李騰這樣的大毒梟,換個好交情的話,也算是個好買賣。

    可關鍵是,這人不是他的,而是人家談逸澤捧在手心里的祖宗。

    要是他真的將談逸澤的女人拿出去賣了的話,估計他這一輩子也別想好過了。

    得罪了一個大毒梟,并不可怕,最多以后見了他繞路走。

    可得罪了一個談逸澤,那就完了。那個男人可以無孔不入,就算你想要躲著他都不成!

    “這就難辦了……”

    琢磨著后果,熊逸一手敲擊著鋼化玻璃的桌面,一面望向窗外。

    “有什么難的?還有什么比你我的交情重要?”

    在李騰看來,熊逸還真的沒有拒絕自己的必要。

    可他卻不知道,熊逸情愿得罪千千萬萬個李騰,也不愿意得罪一個談逸澤!

    得罪了談逸澤,就像是捅了猴子窩,到時候麻煩連連。

    “騰老大,實話跟您說吧,您在我這隨便挑個女人回去養都不是問題,但這兮兮,不行!”

    想清楚了得罪了談逸澤的種種可怕后果,熊逸干脆掏出香煙來。

    “怎么不行?”

    自從穩坐這邊毒梟位置,這些年還真的沒有什么人敢這樣當面拒絕了他李騰。

    當下,李騰有些拉不下面子。

    “您可能不知道,這兮兮可是我家老頭安置給我結婚生子的女人。最近我們都在努力,沒準她的肚子里現在已經有了我的種,您說我怎么可能將她讓給你……”

    雖然說這些話,讓熊逸小爺感覺有些辱沒了自己,可他還是不得不說。

    可熊逸的話,讓李騰不悅了。

    此刻,他也干脆放下手心的一切,直接和熊逸直視:“逸少,今天咱們既然來了,我也就直接挑明了。這個女人,我非要不可。您要多少,直接開價也行!”

    悄悄,這已經擺明了,這熊逸要是不答應他,后果可是相當嚴重的。

    沒準,離不離得開餐桌,都成個問題了。

    熊逸也是道上混的,自然也知道這李騰撂下這話的意思,“我看這樣吧,騰老大不如給我i兩天的時間考慮考慮?!?br />
    拖延時間,是現在最佳的選擇。

    “……”

    可沉默的李騰,讓熊逸也知道,他的提議并不在考慮的范圍內。

    看他的表現,熊逸又補充說:“反正我和她這兩天都在這里,您也大可放心不是?再說了,要個什么價位,我該好好掂量掂量,不是么?”

    好吧,熊逸的最后一句話取悅了李騰。

    當下,他也就爽快的應承了下來:“那我等你的回復……”

    “好……”

    無疑,進過了這插曲,接下來的龍蝦大餐也變得索然無味。

    邊吃飯便和李騰聊天的熊逸,也不時的看向窗外的位置。

    此時,談逸澤正和李子從外面走過。

    在別人看來,這兩人真的像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而在李子的掩飾下,談逸澤現在所要調查的東西應該也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可談逸澤,你現在要知道,人家的主意都已經打到了你老婆的頭上來,你會怎么樣?

    想到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情,熊逸勾唇:有意思!

    “老公,你昨晚怎么不來找人家?你知不知道,人家有多想你!”

    夜幕降臨的時候,顧念兮終于在窗戶邊上等來了某個男人。

    當再度投入這個男人懷中的時候,顧念兮便主動伸手環住了男人的脖子。然后,就開始訴說著自己的委屈:“你知道嗎?那只熊昨晚上竟然讓我睡沙發,弄的人家今天早上脖子難受的很!”

    好吧,顧念兮也是普通的女人,也會偶爾對自家老公訴說著生活的苦悶。

    不過今晚上的談逸澤并沒有像以前一樣,一聽到她身體不舒服就給她這邊按按,那邊揉揉。做完了按摩還順便豆腐吃了一大堆。

    今晚的他,在聽著顧念兮訴說著這些的時候,只是安靜的聽著,黑瞳一直都注視著她。

    那過分詭異的安靜,讓顧念兮蹙起了眉心。

    “怎么了?老公,我是不是什么地方做錯了?”

    揉著剛剛洗過的發絲,她愣愣的看著談逸澤。

    一般,也只有她錯的離譜的時候,談逸澤才會用這樣的冷暴力對待她。

    可尋思了好一會兒,顧念兮都沒有發現這幾天自己到底做錯了什么事情。

    “老公,不管人家做錯什么都不要跟人家計較好不好?親一個,笑一笑!”

    說著,她主動的送上自己的紅唇,在談逸澤的臉上親了親。

    可后者,仍舊一點笑容都沒有。

    “老公,我是不是又給你惹禍了?”看到談逸澤這張撲克臉,顧念兮終于跟個泄了氣的皮球一樣,松開了談逸澤的脖子,憋屈的窩在一邊。

    這樣的她,就像是被遺棄的小狗。

    水汪汪的大眼珠里,還有水霧在一點點的化開。

    看這樣的她,談逸澤終是抵不過,將她攬進了自己的懷中:“壞丫頭……”

    知道李騰竟然不是打要謀害他談逸澤的主意,而是想要她顧念兮,談逸澤真的不知道該怎么來形容自己的心情!

    其實他不是沒有看懂李騰落在顧念兮身上的眼神的怪異。

    同樣身為一個男人,談逸澤最清楚的就是他的女人有多大的魔力。

    不然,當初他也不會抵擋不住這個妖孽的吸引,見面五個手指頭數不上就直接將她帶進了民政局。

    可他真的從來沒有想到,像是李騰那樣將錢比命看的還要重的男人竟然肯拿那么大的利益和熊逸交換顧念兮……

    自己的女人被窺探了,或許對于別的男人來說,這還是挺讓人欣慰的事情,最起碼說明自己的女人是有魅力的。

    但對于談逸澤而言,這讓他變得不安。

    總感覺有人在他的女人身邊窺探著,讓他感到莫名的威脅。

    而他,該死的討厭這樣的感覺。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