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笔记本配置:正文 第1171章 逃兵VS被寵的無法無天(4)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不過很不巧的是,今天顧念兮在蘇小妞的身邊。www.zaidudu.net更多精彩小說盡在々再讀讀┐小說網&

    從上次去了談家,被凌二爺當場拆穿了他駱子陽和施安安的關系之后,駱子陽便知道現在的顧念兮壓根就不可能讓自己湊近蘇小妞。

    但有些話,駱子陽怕今天不說,以后就沒有說出來的機會了。

    見到蘇悠悠和顧念兮從談家大宅里走了出來,有說有笑的,駱子陽還是慢步上前。

    “悠悠,待會我們順便買個奶油蛋糕好不好?”

    聿寶寶好像蠻喜歡吃蛋糕的。

    每一次都能吃的整個小臉都涂著奶油。

    按照談老爺子的說法是,他的寶貝金孫實際上更喜歡拿著奶油做面膜。

    再者,蘇悠悠也喜歡吃蛋糕。

    “好啊。對了念兮,咱們待會兒順便去買內衣吧!”

    “內衣?難不成我們的蘇小姐有艷遇?”

    “去去去,已婚婦女就只會想到這個。我是說我的內衣全都被我洗壞了,打算買兩個。對了,你穿的是什么牌子的,怎么能如此的波濤洶涌呢?”蘇小妞一邊為自己做解釋,一邊也不忘打趣一下顧念兮。

    “姐姐這是天生麗質!”顧念兮說著,還配上特臭美的甩了一下自己的頭發。

    “喲,原來是天生麗質,怪不得我們的談參謀長被你迷得神魂顛倒的,連晚飯都不用吃!”拿著前幾天發生的事情打趣著顧念兮,蘇悠悠笑道就像是只小老鼠。

    而聽到這話的顧念兮,一張臉瞬間紅了。

    看來,前幾天她和談參謀長關起門來在房間里做的那些事情都曝光了……

    嗚嗚!

    都是那個老流氓的錯,說什么把門鎖上,誰都不會聽到他們做什么。

    看樣子,她是被老流氓騙了。

    你看,現在蘇小妞不就一臉意會發生什么事情的樣子么?

    這個老流氓,害她在小姐妹的面前老臉都丟盡了。

    以后,她再也不相信他的話了!

    在心里抱怨談參謀長一陣子之后,顧念兮才發現蘇悠悠的身子有些僵。

    “悠悠,你怎么了?”

    不過蘇小妞不知道在看什么東西看的那么出神,連回應她一句都沒有。

    順著蘇悠悠的視線,顧念兮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駱子陽。

    有那么一瞬間,顧念兮的臉黯淡了下來。

    連同嘴角上剛剛泛起的那抹笑,也變得有些僵硬。

    “你來這里做什么!”

    怒色上涌,顧念兮變得囂張跋扈。

    換做以前,她是不會這樣的。

    可現在的她,已經被談參謀長給寵壞了。

    什么委屈,都受不得。

    更不喜歡看到自己的姐妹,受到自己曾經那些痛!

    再說了,現在顧念兮也沒有什么好顧及的。

    反正和別人鬧不過的話,她可以帶上他們家談參謀長。

    那個男人,估計誰也贏不了。

    “念兮,我沒別的意思,我就是有些話想要和蘇悠悠說!”

    知道顧念兮現在還在生自己的氣,駱子陽試圖和她解釋著。

    “你到現在還有什么話要和蘇悠悠說!”

    都已經做了對不起蘇悠悠的事情了,在顧念兮看來,她真不明白他還有什么話好說的!

    “我……”駱子陽開了口,正打算說些什么,沒想到這個時候的顧念兮竟然拉著蘇小妞往回走。

    她的嘴里還一邊嘟囔著:“流年不利,流年不利。一出門就觸了霉頭!”

    儼然,現在的駱子陽在顧念兮的眼里就是瘟神的代表。

    蘇悠悠也沒有說什么,任由顧念兮拉著自己往回走。

    而眼見蘇小妞就要被顧念兮給拉著離開的時候,駱子陽也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勇氣,朝著他們兩人的背影大聲的喊著:“對不起,蘇悠悠我知道是我對不起你,可我真的知道錯了……”

    這話,還真的讓他們兩人的步伐停住了。

    不過,還是顧念兮先開的口。

    “別和我們說對不起,搞的好像不原諒你還是我們的錯!”在顧念兮看來,一開始就明知道是對不起蘇悠悠的事情,駱子陽為什么還要去做?

    這,便是她最無法理解的事情!

    “我……”

    這還是駱子陽第一次知道,他們的兮丫頭也是如此的伶牙俐齒。

    “悠悠,我們走。別繼續和這樣的人浪費時間!”顧念兮見駱子陽又準備說什么,便拉著蘇悠悠繼續走。

    而眼見蘇悠悠真的要走遠了,駱子陽連忙追了上去:“悠悠,別這樣!我是真的有話想要和你好好說說!”

    他已經知道了蘇小妞最近在相親的事情了。

    駱子陽真怕,蘇悠悠要是真的一不小心和相親的對象看上眼了,是不是真的再也不理會自己了!

    蘇悠悠是他從小到大的夢想。

    如今就差一步就能娶她回家,要是真的因為自己的錯誤而導致分手,駱子陽覺得這輩子自己都無法原諒自己。

    “我說……”顧念兮很討厭胡攪蠻纏的男人。

    可當她準備破口大罵的時候,蘇悠悠卻將她攔住了。

    “兮丫頭,讓我和他說吧?!?br />
    “可是悠悠……”顧念兮的擔憂,都寫在臉上。

    蘇小妞,又怎么會看不懂?

    “沒事的,有些話是該說清楚的!你先去超市吧,等會兒我就去找你!”

    蘇悠悠說。

    “那……好吧!”看了蘇悠悠一眼,臨走的時候顧念兮還不忘惡狠狠的威脅某男人說:“我可告訴你,你要是敢欺負悠悠的話,我讓談參謀長把你給斃了!”

    顧念兮可能不知道,她插著小蠻腰在路邊仗勢欺人的模樣,早已落進了不遠處那輛白牌車子里面的男人眼里。

    特別是聽著她的話,男人眼角的笑紋越是明顯。

    這個小東西,還真的是被寵的沒法沒天了。

    自己唬不過別人,就拿他的名號出來嚇人!

    不過她說的也是實話。

    若是她顧念兮真的準備殺人的話,他談逸澤一定會替她扛槍的!

    顧念兮和蘇悠悠分別之后,就一個人走在去超市的路上。

    寒風吹過,卷起她的三千青絲。

    有那么一瞬間,她想她家談參謀長了!

    只有那個老男人,會任由她胡作非為。

    正巧在這個時候,她身后傳來了汽車的鳴笛聲,而后便是一輛車子緩緩的停在她的身邊。

    車上下來的男子,眼角帶著笑意。

    一如三年前結婚的時候那樣,能溫暖她的心窩。

    那一刻,她忘掉了在大街上該有的矜持,不顧一切的跳入了這個男人的懷中,熟練的將自己的雙手放入男人的脖頸處,然后在他的耳邊呢喃著:“老公,謝謝你……”

    謝謝你,總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出現……

    “傻丫頭,鼻子怎么這么紅?被人欺負了?”

    看到她鼻尖泛起的紅,結合剛剛他在街角上看到的一幕,談逸澤自然知道這丫頭是怎么了。

    不過有些話,她還是想要聽他親口說。

    怕這么冷的寒風會將她給刮跑,談逸澤將她帶上了自己的車子。

    上了車,沒有直接拉動引擎,男人只是帶著笑意刮了刮她的鼻尖。

    “沒事,就是沙子被風吹進了眼睛里!”

    “你當我傻子吶!沙子被風吹進了眼睛里,和鼻子有個屁關系?”常年呆在男人堆里的談參謀長,那說起臟話來可是比誰都來的有架勢。

    聽著男人說的話,顧念兮倒是破涕為笑。

    “談參謀長,你斯文點!”人家周先生最近都在走文藝路線,你看今天他們來這邊做客的時候周先生身上那件文縐縐的小馬甲了嗎?簡直就要閃瞎了別人的鋁合金狗眼!

    可他們家談參謀長,什么時候才能斯文點?

    “你不會讓我學老三那個欠抽的貨吧?”貌似,只要顧念兮想到什么,她家談參謀長便會第一時間察覺到。

    “你覺得,我要真的學著他穿那樣的小馬甲,你能受得了?”

    談逸澤又追問。

    顧念兮想著談參謀長要真的換上周子墨那樣的小馬甲,絕對比周子墨那個欠抽的德行要好不少。

    不過考慮到他們家的談參謀長一向走的是奔放派,在家里都是小褲衩,要是可以的話,睡覺他連小褲衩都不想穿的。

    你還要他來個小馬甲,不是活生生讓他找罪受么?

    “好了,老三那個德行也就周太太能受得了!”談參謀長說?!罷獗滄?,我是斯文不起來了!”

    都當兵那么多年了。

    軍裝,都是他衣柜里的全部了。

    這樣的人,你能讓他跟個小白臉一樣的斯文?

    別做夢了!

    “走吧,送我去超市。家里面沒肉了?!敝勒獗滄郵潛鶼朐諤覆文背さ納砩峽吹剿刮畝至?,顧念兮只能打消了心里頭的念想。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