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steam版,简单粗暴设置中文:正文 第1165章 體恤民情VS以身相許(2)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怕自己這個時候逗她的話,會惹得她更生氣,談逸澤只能抱著孩子站在一邊。www.zaidudu.net更多精彩小說盡在々再讀讀┐小說網&

    “凌二,你告訴我,剛剛你說的那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婚前出軌!”

    顧念兮的雙手,垂在自己的大腿兩側,死死的緊握成拳。

    從那泛白的指關節可以看的出,現在她真的很生氣。

    “小嫂子,婚前出軌的事情,我覺得您還是問那和施安安作出了茍合之事的男人比較妥當!”

    凌二爺也怒了。

    因為這小年輕的事情自己惹了小嫂子發怒,而且還是當著談老大的面,看樣子待會兒他也少不了挨打??刺咐洗笙衷詰難凵窬橢?,他也想要揍他凌二爺了。

    “施安安?你說安安姐?不可能!安安姐絕對不可能作出這樣的事情來的,我也不相信,子陽哥會作出這樣的事情。凌二,我知道你想要追回悠悠,但也不能這么污蔑子陽哥和安安姐!”

    在顧念兮的心里,施安安是一個神一般的存在。

    她之前的很多目標,都是將施安安看成自己努力的目標。

    一時間,顧念兮真的無法接受眼下的這個事實。

    “小嫂子,我知道你可能也接受不了這個事實。但眼見為實,你不信我的話你也可以問悠悠,我相信那一天悠悠看到的肯定比我還要多……”留下這么一句話,凌二爺直接拿著自己的西裝外套離開了。

    而當下,顧念兮只能眼眸錯愕的看向蘇悠悠。

    看凌二剛剛說那番話的情形,好像真的不是在說假話。

    顧念兮看向蘇悠悠,眼眸里有水光開始浮現:“悠悠,別人說什么我可以不相信,但你可不可以告訴我,凌二爺剛剛說的都是真的嗎?”

    “我……”悠悠的手,有些顫抖。

    看向駱子陽的時候,她的眼光也泛起了迷霧。

    其實她也不想將自己的撒謊能夠口撕開擺在別人的面前。

    她明明已經將自己的傷口很好的掩飾起來了。

    為什么駱子陽還要來呢?

    他不來的話,她的傷口也就不會這樣擺在別人的面前了。

    “悠悠,告訴我他們說的都是真的嗎?”顧念兮的眼睛睜得很大。眼眸里,早有淚水在流連。

    這個樣子的她,談逸澤感覺整個心都被揪起來了。

    只是他明白,他談逸澤的女人不應該是躲在自己的羽翼下一輩子的女人。有些事情,還是一個人面對的比較好!

    “悠悠……”

    “兮丫頭……”

    蘇悠悠的嗓音,啞啞的不像是她。

    “我……”蘇悠悠問。

    這些不堪的事情,如今蘇悠悠就算想要說出口,也苦澀的堵在喉嚨間。

    倒是一直都站在一旁的駱子陽,在這個時候站了出來說:“這事情你聽的沒錯,念兮我……”

    其實顧念兮一直都希望從蘇悠悠的口中得到否認,因為她不希望和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的駱子陽,也會作出這么天理不容的事情來。

    更不希望自己最好的姐妹蘇悠悠,也經歷和自己當初類似的悲慘經歷……

    然而駱子陽的親口承認,就像是親手投擲下的巨石,讓顧念兮的心一點一點的往下沉。

    那一刻,淚水瞬間從顧念兮的眼里掉落。

    “子陽哥,我一直都將你當成我的親哥哥,你喜歡悠悠我也盡心盡力的幫助你,希望你們能在一起??贍閽趺茨芏運沼樸譜穌庋氖慮??”

    顧念兮詫異的看向駱子陽,好像從未見到過他那般。

    “念兮……”

    在顧念兮的質問聲中,駱子陽變得有些啞口無言。

    “子陽哥,你這么做對得起我,對得起悠悠嗎?”

    “念兮,你聽我說!”

    駱子陽這一次鼓足了勇氣,想要和顧念兮解釋點什么。

    無奈的是,他一上前顧念兮就是退后。

    然后,捂著耳朵朝著他大叫:“你走!我現在一點都不想看到你,我一點都不想看到你!”

    眼見顧念兮情緒失控,談逸澤這回可就不那么好說話了。

    “我看,你還是先走吧!”

    雖然談逸澤的這話看上去像是在商量,但男人與身俱來的威嚴,和他對顧念兮的擔憂,讓他的威懾力一瞬間爆發。

    與其說現在的談逸澤在和駱子陽商量讓他先行回避,不如說現在的談逸澤現在命令駱子陽。

    對于到談家的客人,談逸澤一般不會做到如此。

    但眼下的駱子陽,明顯讓他察覺到會讓他家的兮兮受到傷害。

    這讓他怎么忍受的了?

    現在的談逸澤,恨不得直接將駱子陽給提起來丟出去。

    “爸……”懷中的聿寶寶似乎也被談參謀長身上不自覺顯露出來的威嚴給嚇到了。

    應該說,自從聿寶寶出生,談參謀長還真的沒有在他的面前露出如此的表情。

    雖然說聿寶寶在他心中的地位不及顧念兮,但到底是他談逸澤的孩子。他又怎么可能讓自己身上的氣焰嚇壞孩子。

    可眼下,只要看到顧念兮那失控的表情,談逸澤誰都考慮不上。

    眼下,談逸澤的眼中只剩下她……

    “爸……”懷中,聿寶寶的呼喊聲,仍舊引起不了他的注意。

    “把你帶來的東西,也順便給帶走!”看著駱子陽還擺放在他們茶幾上的蛋糕,談逸澤的臉色又再度一沉。

    最終,駱子陽在抵不過談逸澤的威嚴下,自動自覺的提著自己買來的蛋糕走了。

    其實剛剛駱子陽想說,要把這蛋糕留給那個小寶寶的。

    無奈,談逸澤的眼神始終像是一把利刃,一直落在他的脖子上。

    好像他此刻要是稍稍回個頭說句話的話,這把利刃便會在下一秒刺入他的心臟……

    最終,駱子陽只能乖乖的閉上嘴,提著他的蛋糕走了。

    直到那個男人離開的時候,談逸澤就將聿寶寶送回到擺在客廳里的小床上,不顧小家伙怎么抓著他的手,他直接回到了顧念兮的身邊。

    “兮兮,沒事了!別生氣,為了那種人氣壞了身子,真的不值!”

    他將她從地上扶起來,將哭的眼眶紅潤的她攬進了自己的懷中。

    蘇悠悠也在這個時候上前,勸著顧念兮:“兮丫頭,真的可以不要為這樣的事情生氣?!?br />
    “兮丫頭,我已經沒事了!你真的不用擔心我!”

    “可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你應該告訴我。如果我知道他竟然作出這樣的事情來,我絕對不會讓他到這家里來!”

    顧念兮曾經也經歷過那樣,當然知道現在眼下每一次的見面都像是將心放在火爐上一樣。

    所以她深深的明白,她今天這么莽撞的讓駱子陽過來對蘇悠悠來說是多大的傷害。

    從談逸澤的懷中鉆出來之后,她摟著蘇悠悠的肩膀。

    “念兮,不是我不想要告訴你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而是……”而是真的不知道如何開口。

    蘇悠悠靠在她的肩頭上,眼眸再度濕潤。他想要和顧念兮這么說,無奈話還沒有完全說出口的時候,顧念兮便已經先行開口打斷了她想要說出口的話:“我知道,這樣的事情難以啟齒,對吧?”

    因為曾經的她,也經歷過這樣的事情。

    來到這個城市的最先,她也見到了自己的男人和好友滾在了床上。

    那樣的一幕,至今顧念兮想起來都覺得惡心。

    “念兮,謝謝你能理解我……”

    說完了這話之后,蘇悠悠不再開口說什么。

    只是將顧念兮抱的更緊,讓自己的淚水,肆意的滑落。

    這好像是蘇悠悠第一次這么毫無顧忌的在別人的面前落淚……

    談逸澤看著這樣的一幕,只是抱著聿寶寶離開了……

    是夜,明朗大廈的最頂層。從這里往下眺望,可以將整個城市的風景盡收眼底。

    此時正是一年中最寒冷的季節。

    寒風從這里吹過,都像是能瞬間將人被冰凍住了。

    雖然在這樣的高樓上,能將這個城市閃爍著的美好光亮盡收眼底。但在這的季節里,很少人會登上這樣的角落。

    一來是這樣沉寂的夜實在嚇人,二來是因為這里的風實在是太冷了。

    然而在這樣的角落里,竟然有兩個人從墻壁跳入大廈的頂層。

    誰也不知道這樣的兩個人是怎么上來的。

    可這樣的人,卻真真實實的站在人們的眼前。

    “事情辦的怎么樣?”

    暗夜中,一身黑色呢子大衣讓站在最靠近這個大廈邊緣的男子看起來身型越發的修長。

    夜風吹過,卷起男子黑色大衣的衣擺。這樣的情景,又憑空為男人增添了一絲寂落。

    男人的一張臉,大都被他頭頂上的那頂帽子形成的陰影遮擋住了。

    只是即便在這樣的陰影下,仍舊不能阻擋的是那雙眼眸露出的光亮。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