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女角色怎么得:正文 第1152章 母子爭寵你的尺寸(1)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包廂內的光線很暗,幾乎是分辨不清的那一種。再讀讀小說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ka"

    但談逸澤還是很快的適應了光線,很快找到了凌二爺所在的位置。

    此時的他,已經醉成了一灘爛泥,領結也扯開丟在一邊,頭發更是亂的不像樣。

    可仍舊,一口口的往自己的嘴巴里送酒……

    “參謀長,需要幫忙嗎?”六子隨著談逸澤走進了包廂,看到如今凌二爺這幅架勢,便問。

    “……”盯著地上的男人看了幾秒鐘之后,談逸澤道:“你把外面那個女人給弄走就行!記住,辦不好不要回來!”

    談逸澤說的可不是簡單的話,那是軍令!

    雖然六子沒有當過兵,但渾身上下的士氣一下子被面前的男人給激發了。

    挺直了腰桿之后,他道:“遵命!”

    隨后,六子離開了。

    很快,外面傳來了一陣吵雜聲。

    “你們憑什么這么對我?”

    “我可是凌二爺的媽媽,你們怎么可以這么對我!”

    “……”

    雖然女人吵鬧的時候是中氣十足。

    無奈的是上了年紀的她怎么可能是十幾個年輕小伙的對手?

    很快,凌母被架走,送往凌家去。

    而談逸澤也朝著正在喝悶酒的凌二的脖子上就是一掌。

    當下,原本還在往自己嘴里灌酒的男子,昏倒在地上。

    手上還拿著的那個酒瓶,也跟著摔在了地方。

    不過好在這個包廂里是鋪著地毯的。

    就算這酒瓶倒下去,也沒有被摔壞。只是撒出來的液體,讓這個地毯濕了一塊。

    “這么難喝的東西都能往自己的嘴里塞,你還真奇怪!”

    將酒罐子給踢開之后,談逸澤將地上的男人給整到了沙發上,把自己的大衣蓋在了他的身上:“好好睡一覺吧,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這是,凌二爺迷迷糊糊中聽到的最后一句話……

    談逸澤是凌晨的時候離開的。

    此時,雪已經停了。

    天雖冷,路也不好走。

    但談逸澤還是堅持著回家去。

    因為,他的家里還有他需要守候的兩個人。

    六子見談逸澤要走,有些慌。

    “那個參謀長,凌老太我也送回去了,也吩咐家里的人現在別讓她過來。不過您說,要是明天凌二爺醒了還這么折騰的話,那該怎么辦才好?”

    對于這個男人,六子有著崇高的敬意。

    每次在他的面前,連他六子都沒有察覺到,自己的站姿都比尋常筆直了幾分。

    此時,談逸澤正抽著煙準備上車。

    聽到身后六子的這番話,步伐一頓。

    暗夜中,他又抽了一口煙。

    煙氣,在他周身彌漫開來。

    讓這個男人的黑眸看起來更像是森林中的迷霧,讓人向往,卻又是危險遍布。

    將最后一口香煙燃盡之后,談逸澤將煙蒂丟掉,道:“你等他醒了和他說,蘇小妞要去相親了!”

    蘇小妞都要去相親了,談逸澤倒是要看看,這凌二爺還有什么心思在這邊自憐自唉!

    丟下這一番話,談逸澤果斷的上車拉動了車子的引擎。

    車子的后方還不時傳來六子的聲音:“知道了,還是談參謀長厲害?;厝サ穆芬⌒摹?br />
    第二天,談逸澤是在一陣嬉鬧中中醒來的。

    昨晚上他出去找凌二,大半夜才回來的。

    回到家里,抱著那個軟乎乎的小身子睡的有些熟了,連驚覺也降低了不少。

    這一醒來才發現,懷中的小女人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不在了。

    起身環顧了四周之后,談逸澤在房間里的沙發上發現了這個小女人的蹤跡。

    原來大清早的,這女人正和他們的寶貝兒子爭東西呢!

    “談聿,命你現在將手頭上的東西還給我,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顧念兮插著腰身,一副準備罵街的架勢。

    不過對于顧念兮這個盯著一頭亂糟糟頭發,還板著臉對著自己的形象,聿寶寶好像真的一點都不怕。

    那胖乎乎的小手里,仍舊拽了一個東西不肯松動分毫。

    “快放手,不放的話我真的會打你的哦!”

    顧念兮揮舞著小粉拳,無奈兒子壓根不懂得她在說的是什么意思。

    估計,還以為顧念兮是在和他說什么好玩的事情,一個勁的笑著。

    而顧念兮將此當成了兒子對自己的挑釁。

    一怒之下,立馬拽兒子的手,企圖要從聿寶寶的手上將東西給奪下來。

    “這東西真的不能玩,玩壞了事情就很大條了!”

    顧念兮一邊和兒子爭搶著東西,一邊還不忘和兒子解釋。

    無奈聿寶寶在這個家里向來被人疼慣了,什么事情都想要順著自己的意思做。

    這不,當自己手上的東西要被顧念兮搶走了,就扯開嗓子大哭了起來。

    而且這聿寶寶一向委屈了也只向一個人哭訴:“爸……”

    見談逸澤看過來,這小家伙竟然開始惡人先告狀了。

    揮舞著胖嘟嘟的小手,不肯將手上的東西松開,還一個勁的朝著她家談參謀長叫嚷著:“爸……打!”

    這意思,估計是和談逸澤說顧念兮打了她。

    “喲,一見談參謀長你還惡人先告狀了?快把東西交出來,不然我真的要打你了!”

    顧念兮繼續插著腰。

    看著母子倆鬧得不可開交,談逸澤只能從床上下來,來到沙發邊把一直哭鬧的小家伙給抱起來,然后落座在顧念兮的身邊:“怎么回事,大清早娘倆就吵架了?”

    “他拿了我的東西!”顧念兮也告狀了,拽著老公的手,將他拉向自己的那邊:“老公,你可要為我做主!”

    “爸……”聿寶寶這邊見顧念兮拉著談參謀長,他也趕緊抓住談逸澤的另一手,作勢要將人往他的那邊拽:“媽,打!”

    談逸澤算是明白了,這娘倆一見到他,都來哭訴來了。

    “他拿了什么東西?”

    這胖乎乎的小手一直拽的緊緊的,談逸澤看不出那是什么東西。

    “印章!”顧念兮說這話的時候,談逸澤已經抱著兒子逗著。

    很快,聿寶寶忘記了先前的不愉快,小手也松開了。

    這下,剛剛被他拽在掌心里的東西就從他的小爪子上滾落下來。

    “這不是明朗的印章么?”

    談逸澤一瞅顧念兮撿起來的那個東西問道。

    “嗯,就是那個印章。我今天早上記起一個地方還沒有蓋印呢,就起來弄了。打算上班前處理好,到公司也可以不那么趕。我剛拿出這東西,這壞小子就過來搶了!”

    和談逸澤投訴他兒子的不是的時候,顧念兮又瞪了一眼聿寶寶說:“這可是明朗集團的印章。爺爺去世之后,媽媽只是代理董事長,只能靠這個印章辦事!這個東西如果丟了的話,那會有很大的麻煩的,知道不?所以,你以后不能拿這東西,知道嗎?”

    怕兒子以后還想要玩這東西,顧念兮試圖和他解釋著。

    不過這聿寶寶可不管媽媽說了什么事情,他就覺得這個東西應該很好玩,因為上面還雕刻了個龍的圖案。

    見顧念兮將東西攤開擺放在他的面前,聿寶寶又按耐不住自己內心的毛躁,伸手就想要抓住這東西。

    好在,顧念兮給及時收起來了,不然又不知道母子倆要怎么鬧。

    “老公,你看你兒子都被你寵壞了!”

    好吧,顧念兮也有惡人先告狀的嫌疑了。

    因為尋常最寵兒子的,可就是她了。

    “兒子,今后你不能拿媽媽的印章知道么?要不然,你老子每次都要被你牽連!”瞪了顧念兮一眼,談逸澤轉身一本正經的和兒子說。

    不過聿寶寶顯然不知道人家說的是什么,只是一個勁的傻笑著。

    “兮兮,我看這不行。你總不能每次辦公的時候都在咱家的沙發上弄吧?每天光是將東西攤開,然后又收起來的,就要浪費很多時間!”

    再說了,沙發的高度比較低。

    好動的聿寶寶一旦坐在她的身邊的話,伸手一拽桌子上的東西就東倒西歪的。

    有時候又是打翻了墨盒,又是弄亂了文件。

    好幾次,被兒子弄亂了文件之后,顧念兮都和談逸澤哭訴。

    到最后,還不是談逸澤幫她收拾好的?

    為了免除后患,談逸澤又說:“要不這樣吧,我去問爺爺要了爸以前的書房。你以后就到那邊去看文件什么的,也比較方便!”

    “這成么?爸剛剛離開不久,我怕舒姨會說我們……”

    我們想要爭這個家里的東西。

    畢竟他們兩人要的只是一個可以處理事情的空間,然而舒落心會覺得這么簡單么?

    “你管她說什么?太在意別人的話,活得就像是一條褲衩。別人放什么屁,都要聞著?!焙冒?,這就是談參謀長。

    -  ,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