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官方下载教程:正文 第1099章 遺囑VS喪家之犬(2)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凌二爺本來還打算,再在這里呆上個十天半個月的。再讀讀小說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但談建天離世這么大的事情,身為談逸澤兄弟的他怎么能缺席?

    其實住院的第二天,凌二爺就給談逸澤去了一通電話。

    跟他交代自己和蘇小妞的具體位置,還有吩咐談老大這段時間暫時不要告訴別人他的下落,說他想要和蘇小妞好好的獨處一下。

    之后,凌二爺就將手機給關掉了。

    連帶蘇小妞的,都被他給霸占了。

    沒想到,就因為這個,他差一點錯過了如此重大的日子。

    聽到明朗集團已經發布談建天的送別將在近兩天舉行的凌二爺,這回真的坐不住了。

    床邊上擺放著一套西裝,從凌二爺的眼神里看得出是各種嫌棄。

    其實這套西裝還是他央求蘇小妞給自己買的。

    那一天住院的時候,因為燒的迷迷糊糊的,蘇小妞就將穿著睡衣的他披上了大衣就給送來了。

    如今要出院,他凌二爺自然還是喜歡打扮的明艷風騷。

    可這畢竟不是凌家大宅,有他凌二爺的專人衣柜。

    無奈之下,凌二爺只能找來蘇小妞商量。

    說讓蘇小妞給自己買一身好看又大方的西裝。

    對于凌二爺這個小小的要求,蘇小妞是各種的鄙視。而且以蘇小妞那個摳門的脾氣,怎么可能那么輕輕松松的就答應送他一身西裝呢?

    最后還不是因為他凌二爺又見到上次那個上了洗手間沒有沖水的人再度上演那么惡心的一幕,差一點就在病房的監控攝像頭下面把人給打了,蘇小妞連忙過來制止,還主動承諾會送他一身西裝,凌二爺才作罷。

    當然,凌二爺不是給那個上完洗手間不沖水的人的面子,而是給蘇小妞要送的西裝的面子。

    但如果,凌二爺要是知道這蘇小妞送的西裝就是超市里大減價的那種,凌二爺絕對不會答應的。

    你也不瞅瞅,他凌二爺尋常穿的到底都是什么貨色的服裝。

    不是手工制作的,絕對不穿。

    可蘇小妞買來的這算什么?

    西裝的樣式又過了時,顏色又是俗氣的很的暗灰色。

    最讓凌二爺受不了的,還是蘇小妞為這套西裝搭配上了一件大紅色襯衣。

    看著那血紅血紅的顏色,凌二爺嘴角直抽。

    這蘇小妞搞不好將他凌二爺當成她蘇小妞自己了。

    這樣俗氣的紅色,叫他怎么穿上身?

    還有蘇小妞買來的皮鞋,也是各種劣質,一看就是過季清倉的貨品。

    對于這一整套的西裝,凌二爺自然各種不喜。

    對著蘇小妞各種牢騷。

    可蘇小妞壓根就不當回事,反正答應他給的衣服已經送到了不是?

    至于他凌二爺愛穿不穿,她蘇小妞才管不著呢。

    讓凌二爺最不喜歡的就是蘇小妞這個搪塞的態度。

    她到底將他凌二爺當成什么人了?

    這樣的路邊攤貨色,也配得上他明艷風騷凌二爺?

    因為衣服不滿,凌二爺自然而然也遷怒了其他人。

    他本來還打算好了,這幾天就繼續在這里賴著,看看有什么好機會敲詐一下蘇小妞一套好衣服。

    但眼下,談建天離世的這個消息,實在讓他無法淡定下來。

    雖然對著蘇小妞送來的這套西裝,凌二爺還是各種嫌棄。

    但現在他已經管不了那么多,抓著衣服就起身。

    “你要去哪里?”正直中午,蘇小妞出去給男人找飯吃?;乩吹氖焙?,就意外的看到這幾天來對著一套衣服各種不滿的男人竟然抓著衣服就跑。

    蘇悠悠還以為,這男人是打算要將這個衣服趁著她不在的時候悄悄給丟了呢!

    “換衣服!”凌二爺聽到蘇小妞的聲音,停了下來。

    “換衣服?你不是說我的衣服只有東施能穿么?何德何能配得上您凌二爺?”蘇悠悠這幾日來也因為這套西裝受了不少氣,這個時候自然也沒少挖苦凌二爺。

    “蘇悠悠,我就是將就一下?!繃瓚饣翱墑淺鱟哉嫘?。

    他真的對這套衣服一點好感都沒有。

    “那還不需要勞煩您遷就了,給我還回來!”

    都要穿上身了,竟然還是各種勉強?

    蘇小妞這自尊心比天高的女人,怎么可能忍受?

    “蘇小妞,現在不是討價還價的時候。談伯伯病逝了!”凌二爺現在壓根就沒有心情和蘇小妞斗嘴。

    “談伯伯?哪個談伯伯?”凌二爺來的話突然,蘇小妞還沒反映過來。

    再說,在談家,蘇小妞壓根就不會中規中矩的喊談建天伯伯。

    因為談建天的長相可以,再加上這些年也保養的不錯,蘇小妞一般在非正式場合都喊著“建天老大哥”,每次都逗得談建天呵呵直笑。

    “明朗集團得到董事長,顧念兮的公公,談老大的父親!”

    蘇小妞不清楚,那凌二爺就給他解釋一番,這樣總清楚了吧?

    然而聽到是談建天病逝,蘇小妞也一時間受不了。

    “你說……是建天老大哥?”蘇小妞的手一抖,本來捧在掌心里的那些飯菜,都給摔到了地上。

    “不是吧?凌二爺你是不是聽錯了?”

    人就是這樣。

    一聽到自己不希望聽到的消息,就希望是自己聽錯或是別人說錯。

    無疑,蘇小妞現在就是這樣的姿態。

    “蘇小妞,我現在也不知道具體情況。你收拾一下,我換好衣服出來之后,我們馬上回去!”

    “好……”

    這下,蘇悠悠也顧不得那么好。

    她在談家住了那么久,對談建天多少也有些感情。

    可昨天還活生生的一個人,突然就這樣沒了?

    誰能接受得了?

    凌二爺換衣服的時候,蘇悠悠收拾了地上被她摔掉的盒飯。

    然后也將凌二爺這幾天在這里的生活用品一個個的往包包里塞。

    凌二爺這風騷明艷的男人就是難伺候。

    你看在這里不過住了幾天,就弄了這么多的東西。紙巾什么的,都要用最高級的。

    “蘇小姐,你們要回去了?”

    就在這個時候,病房里一個病友的親戚看到蘇小妞正在收拾著東西,便問。

    蘇悠悠記得,這人是凌二爺幾次三番要打的那個人的母親。

    雖然凌二爺在這里牛氣沖沖的,但總體上人緣還算不錯。

    也不知道是占了長相好的便宜還是別的,總之這凌二爺的脾氣臭的很,但病房里的病友的家屬,對他的印象還都蠻不錯。

    “嗯,我們這就要走了?!?br />
    “那你先生的手康復了?”那人又問。

    “其實已經好的差不都,他那個身體素質其實前兩天就可以回家了,只是怕他又反復了,所以多住了幾天。現在家里有人病逝了,我們要趕回去看看!”

    住在這里的這段時間,他們兩人和這些人的相處還算不錯。

    再者,因為那一天早上蘇小妞躺在了凌二爺的病床上,所以他們這里的人自然而然的認為,蘇小妞便是凌二爺的妻子。

    一開始,蘇小妞是想要解釋的。

    但凌二爺和她說了,這種事情是越描越黑?;共蝗?,不解釋。

    凌二爺的話,蘇小妞聽著也蠻有道理。

    所以這段時間,蘇小妞也默認了這些人都用“你先生”這樣的字眼稱呼凌二爺。

    對此,凌二爺每次都是齜牙咧嘴,各種開心。

    而蘇小妞每一次都會送他好幾個大白眼。

    雖然現在他們的稱呼會讓她蘇悠悠感到尷尬。

    但這些人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等到病情康復的那一天,大家都要離開這里。

    到時候,哪還有機會碰上?

    所以這樣的尷尬,只是一時,不是一世。

    蘇悠悠也不會去追究。

    “你先生的人不錯,回去要好好過日子。生離死別,時間常有的事情?!碧剿羌依鎘腥死朧?,那女人和藹的開導著。

    “他那人,脾氣又壞,又愛招搖……”

    總之,在蘇小妞的眼里,凌二爺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花蝴蝶。

    蘇小妞真的不明白,為什么這些人明明都看得出這男人的脾氣各種暴躁,卻還是每次都說他的好話。

    “是,可能在你眼里他的脾氣是不好,待人處事各種不成熟。但你要知道,或許是因為你的愛所以你對他的期待過高了,這才導致了他在你的心里各種不達標?!?br />
    說到這的時候,中年女人笑了:“或許我今天的這一番話有些多余,但等你上了年紀就知道。能像你一樣,和一個愛你,你又喜歡的人在一起,該是多么難得的事情?你的先生雖然很多地方都不好,就像你說的,脾氣又糟糕,人又壞,但有一樣我看得清?!?/dd>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