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最低配置要求是什么:正文 第1049章 熟悉的人VS被嚇壞的母子(3)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說起他們的曾經,兩人突然都沉默了。www.zaidudu.net更多精彩小說盡在々再讀讀┐小說網&

    兩人面容上的苦澀,和照片上的幸福笑臉,在此刻形成了強烈對比。

    “悠悠,奶茶給你!”最終,還是凌二爺先行打破了這樣該死的沉寂。

    “謝謝?!?br />
    “你來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嗎?”凌二爺跟著蘇悠悠來到了辦公室里的沙發上。

    在蘇小妞的面前,凌二爺從來端不了架子。

    “我看到電視上的新聞了?!?br />
    “蘇小妞,你關心我?”凌二爺的思維,有時候帶著跳躍性。

    蘇小妞被這么一問,明顯愣住了。

    特別是凌二爺眸子里的期待,讓蘇悠悠的心酸酸的。

    “蘇小妞……”他伸手,想要拽住蘇小妞放在膝蓋上的小手。

    可蘇小妞卻在他要拉住她的前一秒,將手給撤離了。也成功的躲開了他侵襲的手。

    “凌二爺,我只是想把這個還給你?!?br />
    蘇悠悠說這話的時候,從手上拿出了一張支票。

    支票上,那一大串的零,有些刺痛凌二爺的眼。

    “蘇悠悠,你這是什么意思?”

    八百億?

    “我是想,當初這些錢也是我從你這里拿去的。你現在所處的尷尬局面,其實我也有一部分的責任,所以我想說,你拿著這些錢……”

    “蘇悠悠,你將我凌二爺當成什么了?我給了你的東西,我會要回來么?”凌二爺的雙手收攏成拳,指關節因為過度用力,而發出細微的聲響。

    這,便是凌二爺。

    他有著他的自尊,有著自己的驕傲。

    就算會跌得個粉身碎骨,仍舊不能抹去他骨子里的傲氣。

    “凌二爺,你不要逞強好不好?這里有一大半都是你的心血,就好比你的親兒子一樣,你能眼睜睜的看著整個凌氏易主么?”

    凌氏,其實以前就龐大的跟帝國一樣。

    特別是在凌二爺接受的這將近十年的時間,凌氏也有了質的飛越。

    就如蘇悠悠說的一樣,在凌氏在他們父母那一輩算是小有成就,但真正嶄露頭角,還是在近十年的時間。

    而這樣的變化,是凌二爺一手拉扯出來的。

    他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凌氏被昏了頭的凌耀拿去哄那個賤人開心么?

    “把東西收起來吧!”

    “凌二爺……”

    “蘇小妞,你把心放回肚子里。你二爺絕對不會那么容易倒下去的!”抬手,他輕輕的揉了揉蘇悠悠那頭長發,然后他又補充:“如果我那么容易就倒下了的話,也配不上你了!”

    盯著蘇小妞看,凌二爺那雙漂亮的眸子,再度放柔。

    之后,他們兩人都沒有說話。

    只是,安靜的看著彼此……

    談逸澤見了凌二爺之后,就帶著棒球帽從凌氏大廈里走出來了。

    他出現在這樣的地方,多少會因為身份惹來非議。

    為了避免此類事件的發生,他還是可以裝扮了一番。

    只是談逸澤沒想到,當他準備走出后凌氏大廈的時候,會撞見一個人。

    這女人,一身昂貴的狐貍皮草。

    腳上踩著尖銳的高跟鞋,一下下的敲擊著大理石地板。

    那尖銳的聲響,像是刻意要招惹別人的目光似的。

    談逸澤抬頭的時候,正巧和這個女人面對面。

    有那么一瞬間,談逸澤的黑瞳收縮了一下。

    而女人在第一時間還以為是撞見了自己的仰慕者,待仔細一看那棒球帽下的黑眸之時,女人一整張臉都刷白了。那是,用任何高檔化妝品都無法掩蓋住的蒼白!

    “……”談逸澤的洞察能力是何等的敏銳,自然也沒有錯過女人在望見自己的時候,面容變得蒼白的事情。

    其實,第一眼的時候,他只覺得這女人的面容有些熟悉。

    但在仔細一番察看之后,他又看到了這女人見了他就像是看見鬼一樣。

    一時間,談逸澤還真的覺得這件事情有趣極了。

    于是,他按兵不動,只是隨意的拉了拉自己頭頂上的那個棒球帽,朝著女人的身邊大步走了過去。

    在這整個過程中,談逸澤只是用眼尾的余光隨便的往女人的身上一掃。

    這一掃,便發現,這女人在他就要大步走到她身邊的時候,她掐著她手上那高檔皮包的手,明顯的收緊。

    使出來的力道貌似有些大。

    這不,她那高檔的皮包都因為她的蠻力而變了形。

    但女人貌似還渾然不知,繼續死死的掐著皮包,似乎想要從這變型的皮包上找到什么安全感似的。

    一直到談逸澤錯開她之時,女人才明顯的松了一口氣。

    拍了拍胸口,女人踩著高跟鞋離開了。

    只是離開的她并不知道,某個男人其實早已將她剛剛那一系列的反映全都看在眼里。

    包括他離開之后,女人明顯松了一口氣的樣子……

    從凌氏大廈出來的嘶吼,談逸澤便隨即撥通了一個人的號碼。

    “談參謀長?”

    對于男人的電話,小劉似乎有些意外。

    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談參謀長這陣子是在假期中。

    他還囑咐過的,這段時間沒有重要大事的話,不要打電話給他。

    估計,是生怕他小劉的電話會打擾到他談逸澤陪老婆的時間。

    “是我,談逸澤!”

    “談參謀長,您不是說……”小劉想要提醒談逸澤說過的話。

    他還以為談逸澤最近休假,他也可以放一個舒服的假期。

    沒想到,這不過幾天的功夫,談逸澤就找上了他。

    “現在馬上幫我查一個人!凌二爺父親的現任情人的身份,我給你二十分鐘的時間,把她的詳細資料全都弄來!”小劉沒有說完呢,某男人便直接將他的說話權都給剝削了。

    “談參謀長,茫茫人海你給我二十分鐘,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小劉下意識的反駁。

    “你要是再給我廢話,就剩下十分鐘!做不到的話,你給我抄個一千遍,送到我家來過目!”

    一番話,成功的堵住了小劉準備抱怨的嘴。

    而后,談逸澤立馬掛斷了電話。

    于是,悲催的小劉對著電話里的忙音,一臉哀怨。

    二十分鐘找一個人……

    嗚嗚,談參謀長還真把我當成全國人口普查的機器了!

    可一想到要是辦不到的話要抄一千遍的軍規,而且還要送到談家大宅,小劉就算有再大的不滿,也只能迅速的動起手來查找那個人了。

    比起找人,他更討厭抄書!

    在19分38秒之后,談逸澤的郵箱上傳來了一份資料。

    談逸澤回家的時候,正好在電腦上打開了這份郵件。

    郵件的上面,密密麻麻的記錄著某個人的來歷和各種信息。

    文件的最后,還標注著一句話:“19分38秒,談參謀長你可不能罰我!”

    在郵件上敲出“我知道了”四個字,談逸澤按下了發送鍵。

    之后,他便掏出了手機,給凌二爺打了一通電話。

    “談老大,還有什么事情么?”

    電話里,凌二那邊的聲音有些吵雜。

    似乎,在人很多的地方。

    “關于你剛剛跟我說的那件事情,我想我已經幫你找到最合適的人選了!”

    “真的?”電話那端的凌二爺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似乎很高興,電話里的嗓音也高了許多。

    “我談逸澤什么時候說過假話?”談逸澤一手敲著桌子,一邊說。

    片刻之后,談逸澤的嘴角多出了一抹嗜血弧度……

    “死老頭子,不是說好的今天要召開股東大會的么?怎么又給我變卦了?難道,你不想要我們的兒子了?”

    城郊的豪宅中,女人一進門就是各種抱怨。

    還撒野似的,將手上提著的名貴包包泄憤似的丟在地上。

    跟在身后的男人,一邊撿起她的包包,一邊哄著:“我就是說等過幾天再召開,有沒有說不要我們的兒子!”

    男人雖然上了年紀,臉上有了細碎的紋路。但男人的討好似的笑容,仍然風華絕代??吹貿?,這男人年輕的時候,定然也是美男子一個。

    “你雖然沒有這么說,但你一定是這么想。我看你的心里,就只有你那個宸兒!”

    女人說著話的時候,看到傭人正抱著孩童。

    撒野似的,她便從傭人的手上搶過了正在喝牛奶的小孩。

    “寶寶,你爸的心里只有他的那個兒子,沒有你。我看,你還是跟媽媽到別的地方生活吧,免得在這里礙著人家的眼?!迸嗽剿翟嚼詞鋁?。

    一邊抱著孩子,她還一邊拽著兒子的東西就往旁邊的一個包里塞。

    不過這一動彈,孩子不舒服了,開始哭鬧。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