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官网下载pc:正文 第1040章 凌二爺的吻(1)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好心弄來電熨斗幫周太太燙一燙,還想著等周太太回家被表揚幾下。www.zaidudu.net更多精彩小說盡在々再讀讀┐小說網&【

    可誰又能想到,他不過是粗心的在燙衣服的時候看了一下足球賽,就將周太太的皮草給燒出了一個大坑?

    當天晚上,周先生就被周太太給趕到沙發上睡覺去了。

    接連的好幾天,還備受周太太的冷落。

    那一次教訓之后,周先生發誓,這一輩子他再也不碰電熨斗了!

    周太太因為站得和周先生很近,自然聽到他剛剛和凌二爺說的那一番話。

    頓時,她立馬給周先生甩了一記白眼:你還好意思說!

    周先生趕緊笑瞇瞇的討好:周太太,我這是在循循善誘,誨人不倦!

    周先生想要表示自己很有才華。

    可周太太的一記冷眼表示:你周先生只會毀人不倦!

    頓時,讓周先生感覺自己身上突然多出來的文學氣息,立馬又蔫了幾分。

    然而當周先生和周太太一番眼神交流的時候,凌二爺原本緊繃的身子卻因為周子墨的一番話明顯的放松了下來。

    他一直覺得,周子墨就是個大老粗。

    可現在凌二爺卻發現,其實這個世間能比他細心的男人,還真絕種了。

    也對,他現在因為自己親手設計的晚禮服被蘇悠悠穿了給駱子陽當了舞伴就有種“給他人做嫁衣”的感覺,心里厭恨惱怒各種暴躁,那當初蘇小妞每天都為自己燙衣服,洗衣服,可到頭來卻看著自己穿著她親手燙洗好的衣服和別的女人勾搭在一起的時候,是什么樣的心情?

    肯定很糟!

    這種感覺,凌二爺體驗過一次之后,就不想要再度體驗了。

    可蘇小妞呢?

    在凌家那個陌生又難挨的環境下,竟然還要屢屢感受這些。

    那個時候的蘇小妞會是怎樣的心情?

    凌二爺不曾想過這個問題,因為蘇小妞從來不再他的面前抱怨過這些。

    “凌二爺要是沒什么事情的話,我帶悠悠去那邊吃點東西了?!北呱?,駱子陽貌似有意挑釁他。

    若是尋常,凌二爺這個時候一定動起手來。

    但想起自己對蘇小妞的愧疚,凌二爺最終只是冷眸道:“讓她玩的開心點?!?br />
    “我會的!”聽凌二爺的話,不只是蘇悠悠有些錯愕茫然,連駱子陽都為凌二爺的話為之一愣。

    這一向難以克制住少爺脾氣,別人讓他難受,他定要十倍還給他人的凌二爺,這一次竟然會忍下這樣的屈辱?

    這,實在讓人難以察覺到凌二爺這到底是怎么了?

    但不管心里醞釀著何種的情緒,駱子陽還是分清,眼下還是帶著蘇悠悠離開比較現實。

    朝凌二爺身邊的周先生和周太太點了下頭之后,駱子陽拉著蘇小妞的手離開。

    當蘇悠悠被駱子陽拉著離開,正好和凌二爺擦肩而過之時,他和她說:“蘇悠悠,只有這一次!”

    他的音量,其實不大。

    但不知怎么的,這一句話卻像是夢魘,讓蘇小妞一個晚上都無法集中精神。

    “悠悠,你過來的時候應該還沒有吃什么東西吧?”

    “來,吃點這個?!?br />
    “悠悠,這可是你最喜歡出的提拉米酥?!?br />
    “悠悠……”

    駱子陽將蘇悠悠帶到食品區,遠離那些紛紛擾擾的時候,還細心的為蘇小妞準備起了好吃的東西。

    可說了好幾遍,蘇悠悠都像是沒有聽到似的。

    眼神,直勾勾的盯著這餐桌上的某個東西發愣。

    可那眼神,又好像穿透了這桌子上的東西,落在了不知名的地方。

    一直到駱子陽抬手在蘇悠悠的面前搖了搖,她才回過神來:“二狗子,你說什么?”

    “我讓你吃點東西!”他貌似察覺到她的失神是為誰,但最終還是什么都沒說。

    “我……我剛要出門的時候,在念兮家吃了點東西!”這是她的借口,因為他知道,蘇小妞在說謊的時候,她的手總是會不自覺的拉扯著她的裙擺。

    而現在的蘇小妞,便是這個狀態。

    “那好吧,我們不吃東西!”駱子陽將眸子里的失落掩蓋,將東西放回到原來的地方之后,又說:“那我們去跳舞吧!”

    此時,大廳里已經傳來悠揚的樂曲聲。

    不過,今年的晚宴不同去往年。

    今年,沒有開場舞。

    舞會的一開始,凌二爺便讓他請來的舞蹈演員,在這個大廳里恣意的跳著舞。

    眾人似乎也明白了凌二爺的意思,很多人也在這第一首舞曲的時候,慢慢的加入其中。

    而凌二爺,卻一直以一個旁觀者的姿態,看著這舞池中來來回回旋轉的人兒。

    蘇悠悠只需一眼,便記住了凌二爺當時矗立在一旁的神情。

    那么失落,那么無助……

    就像,一個被人遺棄的孩童。

    可凌二爺,這樣的神情,不應該出現在你的身上。

    因為在她蘇悠悠的腦子里,她的凌二爺該是高傲的,該死的自負的,該是傲立群雄的!

    而今……

    “我……我不想跳舞!”

    看著他孤立無援的矗立在一旁,蘇悠悠哪還有心思跳舞?

    “悠悠!”

    駱子陽有些懊惱。

    “二狗子,對不起。我真不知道我這是怎么了!”今晚上,她確實到了凌氏的周年慶典上。

    可她,既沒有想要做凌二爺的舞伴,也沒有想要站在駱子陽的身邊。

    然而,駱子陽的出現,打亂了她全盤的計劃。

    “……”

    看著垂下了腦袋的蘇悠悠,駱子陽垂放在大腿雙側的手,終是收緊了!

    “蘇悠悠,你不要忘記你答應過我什么!”

    丟下了這么一句話,駱子陽大步離開了這個晚宴。

    其實駱子陽現在的感覺,就像是自己被遺棄了似的。

    蘇悠悠明明答應了和自己在一起的。

    可她為什么卻出現在凌氏的晚宴上?

    這一點,駱子陽實在很難不聯想到,蘇小妞是為了某個男人過來的。

    所以當她出現在這里的時候,駱子陽心里所有的煩躁和不安,都涌現了。

    他第一時間上來,第一時間朝著蘇小妞伸出手,第一時間和凌二爺宣布了自己的所有權。

    還不是,因為他怕他的蘇小妞被搶走!

    可蘇小妞一而再再而三的彷徨,讓他感覺到無助。

    他怕自己留下來的話,會對蘇小妞說出更為難聽的話。

    所以,駱子陽選擇了離開。

    他覺得,他和蘇小妞現在是應該讓彼此冷靜一下。

    而被留下來的蘇小妞,只是無力的靠在角落的墻壁上。

    凌二爺的眼神看過來的時候,蘇悠悠感覺自己無所遁形。

    好在,這個男人終究沒有揭穿她此時的狼狽……

    “嗶嗶……”

    駱子陽從晚宴上出來的時候,一輛銀灰色的跑車在他的身邊停了下來,剛開始駱子陽以為這人是要經過這一條路,他便往身邊挪了挪。

    可車子沒有離開,反倒是朝他按響了喇叭。

    最后,跑車的車窗緩緩的降下來。

    里面坐著的女人,讓駱子陽在這個夜晚覺得有些錯愕。

    施安安!

    “上車么?”

    她貌似是路過這里,正好見到他在路上一個人走著,又沒有穿大衣,所以刻意停了下來。

    上一次,酒吧里施安安所說的話,讓駱子陽半信半疑。

    但最終,駱子陽還是選擇了撇開腦子里的那些煩亂,相信了施安安的話。

    只是那一夜混亂的記憶,讓駱子陽和施安安之間,多少有了隔閡。

    駱子陽是不想上車的。

    可在這樣的寒冬里,施安安的車子卻讓駱子陽覺得莫名的暖。

    他最終,還是選擇上了施安安的車子。

    上車的時候,駱子陽還沒有系上安全帶,施安安就拉動了引擎。

    車子滑出去的慣性,讓駱子陽有些錯愕。

    扭頭看向身邊的女人,駱子陽第一次發現,其實施安安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的冷冰冰。

    也許是這車上的燈是橘黃色的關系,駱子陽甚至覺得,此時的施安安身上讓人莫名的暖……

    當駱子陽貪戀的看著施安安的時候,卻正好錯過了車子后視鏡此時追出來的那道身影。

    女人的身上,只是一身長裙。

    那一頭燙染著金色大波浪的發絲,在這樣的寒夜中飛舞,劃出最美好的弧度。

    “二狗子!”

    “駱子陽!”

    蘇悠悠踩著十幾公分的高跟鞋,身上還沒有來得及穿上外套,就跑了出來。

    可無奈,那輛車子滑出去的速度實在太快了。

    踩著那么高的高跟鞋的蘇悠悠,實在不是這樣的跑車的對手。

    -  ,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