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头像:正文 第1008章 我的老公我的娃(1)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談參謀長從來跟她說歸期的時候,都只提前回家不延遲的。再讀讀小說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可這一次,他連按時回家都沒有,弄得顧念兮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過著日子,生怕這個男人發生了什么事情。

    本來,顧念兮是打算帶著兒子去院子看二黃的。

    這小家伙最近這陣子越是活潑了。

    一大早起來就在臥室里唧唧歪歪的,除了會喊“爸爸”之外,這小子其他的言語都讓人聽不懂。

    而顧念兮又在臥室里的臺歷上畫上了一個圈,表示今天談參謀長還沒有回家。

    從談逸澤離開到現在,顧念兮已經在這本臺歷上畫上了23個圈圈了??苫秸獾氖焙?,顧念兮發現這一頁日歷上,并沒有看到這個月大姨媽來的預測日期。

    她家親戚一向不準時,顧念兮只能每次來都在日歷上做記號,防止自己把日子給忘了。

    可這個月,怎么沒有?

    翻開上一個日歷,顧念兮才發現,原來自己的大姨媽竟然遲到了快一個月了。

    這下,她的臉一下子跨了下來!

    該不會是,懷上了吧?

    顧念兮以前不懂這些,不過現在她都是一個孩子的媽了,再沒有點這方面常識的話,估計他們家聿寶寶都要笑話她了。

    小手,悄悄的覆上這一塊。

    自從生完孩子,醫生說她兩次的輸卵管都給堵上之后,她和談參謀長一直都沒有做避孕措施。

    而她家談參謀長又是個非常勤勞的農夫。

    只要到了晚上,孩子都會給放在小床上,然后盡力的耕耘。

    顧念兮還記得,她家談參謀長離開之前的前幾天,很賣力來著。

    該不會是,那個時候有了吧?

    可這該怎么辦才好?

    悠悠和她說過,做了破腹產三年內的女人,是不可以生孩子的。就算懷上,也要拿掉。

    想到這,顧念兮的整張臉都垮了。

    小寶寶很可愛。

    他們家的聿寶寶就是這樣!

    要是真的懷上了,拿掉那多不舍得?

    無疑,現在大姨媽沒來訪問的女人很苦逼。

    丈夫又不在家,沒人好說說心里話。

    至于蘇悠悠那一邊,現在因為駱子陽媽媽的事情,她已經夠煩了。

    顧念兮可不敢在這個時候,還給蘇悠悠添煩惱。

    “談參謀長,要是懷上了,該怎么辦才好?”對著那個始終被她沖滿電,快一個月都沒有任何消息的手機,顧念兮喃喃自語。

    “談參謀長,要是這個時候你在家里,該多好?”

    說著說著,顧念兮的眼淚就掉下來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臥室門傳來了聲響。

    “兮兮,小澤來電話了。爺爺說,讓你下樓去接?!?br />
    談逸澤打電話來了?

    這個消息,無疑是現在讓顧念兮最為興奮的。

    可也讓她疑惑,談逸澤為什么不直接撥手機來,而是打家里的電話呢?

    本來顧念兮一個人就要跑出去的,可這一跑聿寶寶就哭了。

    她連忙跑了回來,直接將聿寶寶扛在懷中,便興沖沖的下樓。

    聿寶寶一見媽媽又理自己,終于破涕為笑。

    “兮兮,快過來,小澤的電話!”下樓的時候,談老爺子和談建天都在。

    看來,他們都剛剛和談逸澤說上話了。

    顧念兮也不甘示弱,立馬拿過了聽筒。

    可聿寶寶貌似知道是爸爸打來的電話,也伸出胖乎乎的小手來強奪。

    “不行,談參謀長要我聽電話,不是你!”顧念兮堅決和兒子爭。

    聿寶寶不樂意了,他也好久沒有見到談參謀長,胖乎乎的小手力氣也大,繼續和顧念兮爭。

    見顧念兮不讓給自己,這聿寶寶耍賴,開始哭了。

    這下,吵得顧念兮聽不清電話那邊談逸澤的聲音,她也急哭了。

    “你個壞孩子,我都快一個月沒有看到談參謀長了,好不容易能說上話,你為什么還要欺負我?”

    再說,她還想和老公說一聲,她大姨媽沒來的事情呢……

    電話那端的談逸澤,一聽到自己老婆和孩子都哭成一堆,頭都疼了。

    老婆和兒子都是他生命里的寶。

    當然,在老婆的面前,兒子的分量還是稍稍的小了一點。

    聽到老婆都被兒子給弄哭了,談某人心里的某一處被狠狠的撞擊了一下。

    這小子!

    他才離開幾天,就開始無法無天了?

    還將他媽給弄哭了!

    看他這次回家,不好好教育他一頓才怪!

    見這顧念兮和聿寶寶一直都在爭搶聽筒,談老爺子無奈只能將孩子給抱開,帶著他去院子希望二黃能將這個孩子的注意力給吸引過去。

    至于電話,還是讓他媽說吧。

    這小兩口的感情那么好,結婚這么久了還是第一次分開那么久。

    再怎么,也該讓這兩個孩子好好的說說話不是?

    至于這聿寶寶,就算他會說話,也不過是這“爸爸”兩個字。不然,還能說出個什么?

    好在孩子被談老爺子給帶去了院子,這哭鬧聲總算是消停了一會兒了。

    而顧念兮也漸漸的能聽到了電話那端傳來了聲音。

    “兮兮,你哭了么?”

    “兮兮,孩子還小,你跟他生什么氣?來,咱們不理他,好好說說話吧?”

    “兮兮,我都快一個月沒有見到你了,快跟我說說話吧。我都快想你想到發瘋了!”

    “兮兮……”

    “老公!”

    好不容易憋住了嗚咽聲的顧念兮,再度開口又是落淚。

    他離開就是一個月,她都快要忘記這談參謀長是長什么樣子了。

    “好了不哭了,難得打電話回家一趟也不容易,我們好好說話好不?”

    對于老婆,談逸澤很耐心。

    要是部隊里的兵蛋子或是兵丫頭敢在他面前掉淚,他老早就將人給訓斥了,哪還容忍的了他們這些人在他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淚的?

    可對于老婆,談逸澤舍不得。

    老婆可是他心尖上的寶貝,是用來疼的。

    他哪里舍得,訓斥一頓?

    “老公,你最近為什么都不給人家打電話?”

    顧念兮的潛臺詞就是:難道,你都不想念人家?

    對于顧念兮的哭訴,談逸澤也很無奈:“這邊開會的比較嚴格,怕泄密。現在能給家里的座機打電話,已經是上頭的通融了。要是能給你打電話,你覺得我舍得不給你打電話么?我想你,都快想瘋了?!?br />
    對于談逸澤毫不掩飾的思念,顧念兮表示很滿意。

    本來哭喪的這一張小臉,現在已經有了笑容。

    看著這樣的顧念兮,談建天無奈的搖了搖頭。

    自己的兒子和兒媳婦的感情,還真是令人羨慕。

    最近這大半個月,兒媳婦每天都心不在焉的,誰人都看得出來。那一張臉垮的,就像是世界末日快到了似的。

    要不是兒子在這個時候給她來了這個電話,談建天都還不知道要怎么哄好兒媳婦。

    其實有時候,談建天真的很羨慕兒子和兒媳婦的感情。

    若是當初他談建天也能在忙于事業的時候,和談逸澤一樣多關心自己的妻子的話,那現在他的老婆是不是也還在這個人世間?

    每次想到這,談建天的心里總是說不出的疼。

    “兮兮,時間快到了,我又要去開會了?!?br />
    不知不覺,她就這么和談參謀長聊了大半個鐘頭。

    一聽到談參謀長要掛斷電話了,顧念兮就急了。

    “老公,怎么還要開會?你不是說,最多半個月嗎?”她垮著一張臉指責著電話那端的他。

    “預測有誤。不過這次絕對錯不了,就差不多這兩天的時間里。今天這是最后一場會議,你聽話,乖乖等我回家,好不好?”談逸澤知道顧念兮這會兒舍不得掛斷電話,只能耐心的哄著。

    不然他要是果斷的將電話給掛了的話,這丫頭都不知道要一個人傷心多久!

    “那好吧,你回家要和我提前說一聲,我給你做好吃的!”

    她雖然垮著一張臉,但她知道她還是個軍嫂,是個軍嫂就要有軍嫂的擔當。在關鍵的時刻,絕對不能拖談參謀長的后退,不能拖黨和人民的后退。

    “好。傻丫頭,那我先去忙了,記得要好好照顧好自己,也要好好的想我,知道么?”

    最后這一句之后,談逸澤掛斷電話了。

    而顧念兮則抱著電話好久好久,都沒有回神。

    總算聽到談參謀長的聲音了,知道他是平安的,她已經很是知足了。

    不過想想,顧念兮又記起自己剛剛要和談逸澤說,自己大姨媽沒來的事情。

    可眼下被孩子這么一鬧,她都給忘了!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