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论坛:正文 第983章 他,談逸澤也(3)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吐完之后,她現在好累。www.zaidudu.net更多精彩小說盡在々再讀讀┐小說網&

    “好,我們回家!”看著顧念兮那種小臉,談逸澤的心里的某一處無端的放柔了。

    只要是他顧念兮的要求,他都不會拒絕。

    將她剛剛被扯掉的衣服給重新包裹上去之后,談逸澤便將她打橫抱起,示意周子墨扛著凌二跟上。

    之后,他們從酒店出來的時候,便放服務員給他們叫了兩輛車,周子墨送凌二爺回家,而談逸澤則帶著顧念兮回家……

    第二天一大早,顧念兮醒來的時候談某人已經不在身邊了。

    看了床邊的小鬧鐘,這個時間點談參謀長已經在上班了。

    不過小鬧鐘的旁邊還有一杯水,下面壓著一行字。

    “起來之后,趕緊把這蜂蜜水給喝了?!備站⒂辛Φ淖旨?,不難猜出出自誰的手筆。

    摸了摸蜂蜜水,還溫溫的,顧念兮的心甜到了嗓子眼。

    而與此同時,一份視頻拷貝也被送到了相關部門。

    視頻上的肥胖男子耀武揚威,一點都不像是他出現在電視機里那個虛偽的樣子。

    因為之前這男子在受賄的時候,也有不少相識的。

    所以,當這條消息被送上去的時候,有人已經來給他通報。

    此時,肥胖男子還悠哉悠哉的躺在醫院里,身邊有著美人給他遞上削皮了的蘋果。

    因為昨晚上他的手被談逸澤那么一弄,一只手粉碎性骨折,一只則被他掐得骨頭裂了。

    兩樣加起來,他最近這段時間都要在這里呆著了。

    不過這也好,在醫院里什么都不用辦,還能請個美女護工在身邊光明正大的擺著,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比上班的日子輕松多了。

    至于談逸澤當晚對他說的話,其實他壓根就沒有放在心上。

    電話響起的時候,他還指揮著美女看護給他送來手機。

    手,還猥瑣的裝成不小心碰到了美女的胸口。

    惹得,小美女羞澀連連。

    雖然說這小美女是不錯,也挺嫩的。

    不過還是沒有昨晚上他看到的那個帶勁。

    那個女人要是壓在身下的話,絕對是一番**蝕骨的感覺。

    真不知道,什么時候還能再見到那樣的極品貨色。

    若是讓他在看到,下次絕對不會這么輕易的放她走的。

    “喂,沈局最近別來無恙?有空的話,我做東請你出去玩玩?”就算住了院,這男人仍舊忘不了吃喝玩樂。

    “還玩,都大禍臨頭了你!”電話里的男人這么對他說。

    “沈局,不過這么幾天沒有見面,您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會開玩笑了。我會大禍臨頭?也不想想我現在的位置,是一般人動的了的么?再說了,你也不看看我舅舅是什么人!那可是市委書記,你覺得這個城市有什么人能動得了我!”

    也正因為仗著這一點,所以他才無法無天,在這個城市無惡不作,更沒有將談逸澤一行人放在眼里。

    然后,今天害慘了他的,也正因為這一點。

    “市委書記是了不起,不過比起軍委,那連一點看頭都沒有了!”

    那人說著。

    “軍委?”男人疑惑。

    “你不知道吧,這次要動你的人,可是軍委里面的。你覺得就憑你那點關系,還是人家的對手么?再說了,人家可不是空穴來風,你所有的證據人家都已經給湊齊了,今天正式遞交。很快,你就要挪挪位置了。我也是看在我們兩人以前的交情的份上,先打電話來通知你一聲,你好自為之吧!”

    本來肥胖男子是什么話也聽不進去的。

    不過在聽到這最后的一番話之時,他怕了。

    “你倒是給我說說看,我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軍委的人,他都沒有那個機會見到。

    更怎么談得上,去得罪人家?

    “你自己得罪的人,你自己還不清楚?”

    電話里的人反問。

    “求你了,念在我們以前的交情上,快給我說說吧。讓我死也死個明白!”

    “好吧,念在咱們以前的交情上,我就告訴你。周老參謀長你認識吧?!鋇緇襖锏娜慫檔氖侵蘢幽囊?。

    昨晚上,周子墨太晚回家被周老參謀長訓斥了一頓。

    說他將妻子和兒子孤單的放在家里,一個人出去風流快活。

    周先生覺得自己很委屈,就將今晚遇到某某人貪污的事情跟爺爺說了。

    這一聽,周老參謀長非常生氣。他和周子墨是一個脾氣,就是看不得這些貪官污吏。

    “周老參謀長?我不認識!”沒啥印象的說。

    “那談逸澤呢?”這當下最年輕的軍官,這個應該知道吧?

    于是,這一次談逸澤和他弄出來的證據里面,也多出了他的名字。

    “談逸澤?這名字聽著有點耳熟,不過我真的沒有見過?!?br />
    “這次要動你的人就是他了。至于他跟你有沒有見過,有什么矛盾我是不知道了。不過你挺好了,這談逸澤要辦的人,還從來沒有一個能逃出他的手掌心,我勸你自動的交代,免得今后吃苦頭的是你自己!”

    說完這一句話,電話那邊的人掛斷了。

    而這邊的人,卻久久不能回神。

    談逸澤……

    到現在,這男人還弄不清楚這人到底是誰。

    反倒是他身邊給他削蘋果的小美女反映了過來。

    “談逸澤?你說的是那個我們國家最年輕的軍官吧,就是前一段時間還有他的紀錄片的那個吧,長的可帥了。我們有好幾個姐妹,都好喜歡他?!倍雜謖廡┭俺H死此?,談逸澤同志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小美女一說到談逸澤,一雙眼里都是**裸的紅心。

    最年輕的軍官?

    聽著小美女的話,男人倒是仔細的琢磨起來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也記起了前點時間這男人晉升為少將的時候,電視上播放的那個紀錄片……

    當昨晚上狠戾的將他的手骨給掰斷的臉和國旗下那張俊臉重疊的時候,男人感覺到了自己渾身上下的冰涼……

    該死的!

    昨晚上看到那個男人的時候,他就覺得那男人長的有些熟悉。

    還以為,是什么不入流的小明星的!

    現在仔細一回想,當時男人渾身上下自然流露出來的那股子架勢,豈是一般人有的?

    怪也只怪,當時他真的是有眼不識泰山了!

    可現在,他該怎么辦才好?

    怪不得那個男人說,今天他便會知道他的名字。

    原來,他指的就是這個。

    可難道現在他要這么坐以待斃,等待別人找上門來?

    不!

    絕對不能這樣!

    為了爬上這個位置吃香喝辣的,他可廢了好大的力氣。

    如今讓他乖乖的將這些交出來,那怎么可能?

    想到這,男人立馬抓起手機,準備撥打求救電話。

    可誰知道,他的病房就在這個時候被推開了。

    門口處站著的,都是身穿筆挺警服的男子。

    而為首的那個,也是昨晚上出現在酒樓里的男子。

    “張局,我們現在懷疑一起貪污受賄案件和你有關,請現在跟我們回去接受調查!”

    周子墨出示了證件,一雙如墨的眼眸自然而然的勾起。

    “那個……我現在還有點事情要辦,等一會兒再跟你們回去,成不?”

    見到周子墨的警察證,這人一個勁的哆嗦。

    為什么昨晚他愣是沒有抽搐這個痞子男還是個警察呢?

    若是他早知道的話,他絕對不會招惹了。

    “不成!”手銬,啪嗒醫生就扣在了他折斷了的手臂上。

    周子墨長臂一揮,就讓身后的人跟著過來將他給帶走了。

    看著男人走在半路掉落的手機,周子墨的唇角不自覺的勾起。

    談老大算的果真沒有錯。

    這張局一旦意識到壞事了,絕對想要和他的舅舅聯系上。

    所以,今天早上他就催促他們趕緊將他給帶回去處理。

    “不要,你們不能這么對我?!?br />
    “我現在手臂還有傷,我不要去警察局?!?br />
    “我……”

    那老男人一點也沒有昨晚上出現在酒樓里的嘶吼那么的淡定了。

    看著他扭曲的那張臉,周子墨輕笑。

    談老大要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

    再說了,談老大不是跟你說了,今天你這個位置就該換人做了。

    要是聰明的人,從昨天晚上就會找人打點好一切。

    可誰讓他那么自信?

    不過這一次談老大這么發怒,就算他做好了準備也無濟于事。

    光是這貪污的這么一大筆的數目,就絕對能讓他將牢底給坐穿了!

    顧念兮決定給談參謀長送個手套,原因是她看到了某手套的廣告。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