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咲裙底:正文 第920章 報應來的那么快(2)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爺爺,你有沒有聽過我給孩子取的什么名字,你怎么能這么一下子就給反駁了呢?毛同志都說了,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再讀讀小說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您又沒有聽說我給孩子到底娶了個什么名字,怎么能一口將我給否定了?”

    不愧是談參謀長,說起話來有條不紊的,連談老爺子都被弄得說不上話了。

    “好吧,你倒是說說看你給孩子娶了什么名字?”談老爺子被自己的孫子弄得只能開口說了這么一句。

    不過,這并不代表他談老爺子向自己的孫子妥協了。

    到這,談老爺子還是堅定的認為,在這個談家里,沒有誰比自己更合適給孩子確定名字的。

    要不是談逸澤連毛同志的話都給搬出來,他談老爺子不賣其他人的面子,總不能連毛同志的面子都不賣吧?

    好吧,就聽一聽到底這談逸澤給孩子取了什么名字。反正到時候他一個覺得不好聽,直接給打回去,連上訴反駁的余地都不給不就成了?

    顧念兮也很好奇,談逸澤到底給孩子弄了個什么名字。

    這事情,其實早前她就聽過談參謀長的意思是想親自給自己的孩子取名字。

    不過當時,顧念兮倒是沒有將這些當成一回事。

    你想,這孩子從沒有出生的時候開始,談老爺子就開始著手準備孩子的名字了。

    現在好不容易孩子也生下來了,他哪會那么輕易的將孩子的名字決定大權讓給別人?

    估計,連他最疼愛的孫子,他都不會讓的。

    正因為這一點,顧念兮也挺想知道這談參謀長到底給他們的娃娃取了什么名字。有好到,比談老爺子經過好幾個月的研究和演算,再者還找了這方面的權威專家弄來的名字還要好的?

    “老公,快說說?!?br />
    見身邊的兩人都在催促著自己,談逸澤從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紙和筆,一筆一劃的在上面寫著:“談聿!”

    “談聿?”

    掃了談逸澤在紙上寫下來的兩個字,談老爺子在心里琢磨了一下。

    這個“聿”字,其實還蠻不錯的。

    楚謂之聿,吳謂之不律,燕謂之弗。。

    這里的“聿”字,是書的意思。

    也可以指代文人雅事!

    武騎聿皇。

    這里的“聿”字,是輕快的意思。

    其實談逸澤給這孩子取名“談聿”,談老爺子完全可以明白他的意思。

    談家幾代,都是武將出生。

    而到談逸澤的這一代,其實他想要讓兒子不被這些所束縛,一輩子輕輕松松,快快樂樂的生活就行。

    可相比較自己已經準備了好幾個月的名字,談老爺子始終覺得這個名字還比不上自己取的。

    “寓意是不錯,不過沒有經過推敲,還不如直接選用我找來的名字?!閉饣?,談老爺子是對談逸澤說的。

    但眼神,卻是落在顧念兮的身上。

    談老爺子現在也知道,唯一能讓自己死心眼的孫子改變主意的,這個世間恐怕就只有顧念兮一個人了。

    談逸澤自然也察覺到談老爺子將眼神落在顧念兮的身上,也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要讓顧念兮勸服他談逸澤,取用他談老爺子選的名字。

    一邊是自己的丈夫,一邊是最疼愛丈夫的談老爺子,顧念兮感覺自己就像是在夾縫中生存。

    那臉上的為難神色,可不一般。

    看到自己的妻子一臉的為難,談逸澤自然不想讓她這么為難下去,立馬從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樣東西:“其實這東西早前幾天就弄下來了,只是一直都沒有讓爺爺過目!”

    談逸澤說這話的時候,手上拿著的是家里的戶口本。

    這戶口本,其實上面只有戶主談老爺子的戶口,還有已經過世的談逸澤的媽媽的。

    談建天的,早已遷了出去,可能是和談逸南他們的在一起。

    至于談逸澤的,現在還掛在部隊里。等到退伍的時候,就遷回來。

    有時候看著這戶口本上少少的兩三頁,談老爺子都有些難過。

    不過后來因為顧念兮的加入,這戶口本上又多添了一頁。

    可這戶口本為什么會在談逸澤的手上呢?

    前幾年談老爺子還記得,這東西是放在他的抽屜里的。

    對了,這些年家里的事情一直都是談逸澤在辦,所以戶口本早就放在他的那邊。

    所以當初,他才能那么順利的和顧念兮登記結婚。

    不過現在,他又將這東西拿出來做什么?

    同樣抱著疑惑的,還有顧念兮。

    不過當談老爺子接過談逸澤手上的那個戶口本,翻看著上面的又多出的一頁之時,談老爺子惱了:“好啊你個兔崽子,竟然敢越權上報戶口和名字?!?br />
    談老爺子一怒,丟下了戶口本就抓著雞毛撣子追著談逸澤跑。

    談逸澤自然知道爺爺看了這個戶口本肯定要生氣的,在談老爺子追來的時候,他已經先行一步跑開了。

    于是,大清早的這爺孫兩就在院子里展開了拉鋸戰。

    而顧念兮則在這兩大老爺們都離開之后,撿起了掉落在地上的戶口本,翻開一看。

    出現在她顧念兮后面的那一頁紙的上面寫著:談聿!

    原來,談老爺子的“越權上報”的意思是,談逸澤早就在決定用自己取的名字給兒子報了戶口。

    現在,不管這談老爺子取得什么名字,都不管用了!

    顧念兮無奈的搖了搖頭,他家的談參謀長果真還是膽大包天,連談老爺子的權威都敢挑戰。

    怪不得,當初他說了,他取得名字一定能贏過談老爺子,原來他老早就將所有的路都探好了。

    “爺爺,我這不是已經通知你了么?”

    “你這是馬后炮,不管用!”

    “……”

    顧念兮抬頭的時候,正好見到正在院子里追跑的爺孫兩。

    而談逸澤這個時候還難得能看到她正看著他,便對她得意洋洋的挑了挑眉。

    那意思是:看吧,我老早就告訴你我取的名字一定會贏了爺爺的,你現在信了吧?

    顧念兮本來還想要回敬談參謀長一個白眼的,可就在這個時候,談老爺子追到了他,抽了他好幾下。

    “爺爺,消消火氣。大熱天的,別老折騰?!碧咐弦幽羌副蘼湓諤敢菰蟮納砩?,其實就跟撓癢癢的沒有區別。

    不過為了能夠讓談老爺子玩的盡興點,談逸澤還特意擺出了挺害怕的表情。

    但無疑,這場孩子名字的決策者之戰,還是談參謀長獲得了圓滿的勝利……

    看著男人那張向來冷冽的俊顏上難得露出那么燦爛的笑臉,顧念兮的唇角也輕輕勾起。

    寶寶,從今天開始,你叫談聿!

    “啊……”某個郊區醫院的病房里,大清早的就有一聲尖叫聲沖破云霄。

    身邊的那些護士,都有些無措。

    有幾個試圖想要上前拉住女人,可女人就跟瘋子一樣,發了狠的和這些人扭打在一起。

    有人說這女人是個瘋子,也有人說這女人是受到了精神刺激。

    其實,都不是。

    這女人,其實是前幾天被陳雅安砸到了腦袋的霍思雨。

    說實在的,陳雅安的力氣不大,那一砸只不過是因為花瓶碎了,那些碎片落在了霍思雨的腦門上,給硬生生的弄出了幾道傷口罷了。

    那一天,霍思雨是昏死過去的。

    陳雅安便疾步從那個房間里逃了出去。

    不過因為先前他們在樓道里吵得不可開交的事情,也引起了各個好事者的主意。

    所以一直到陳雅安被霍思雨給拖進了屋子里,那些人依舊沒有關上門,想要探聽情況。因為今天這個到訪的女人爆出的猛料,可真是火藥味十足。一下子,將這些人炸的外焦里嫩的。更恨不得,將為透徹的了解這個叫做霍思雨的女人的過去。

    可他們等待了許久,只等到了陳雅安發了瘋一樣的跑了出去。

    連霍思雨的房門,都沒有來得及為她關上。

    一開始,這些人都沒有動靜,還想著是不是要等等這霍思雨是不是要追上去。

    可等了許久,門內都沒有傳來動靜。

    于是某些好事者偷偷的往霍思雨的屋里一瞧。

    這一瞧,便看到躺在地上不省人事,而且整個腦袋都是血的霍思雨。

    顧不得八卦那一些有的沒的,他們便打了120急救電話。

    霍思雨被送到醫院的時候,只是有些失血過多,壓根連生命危險都沒有。

    至于這霍思雨現在為什么會變得如此的瘋狂,還不是因為這陳雅安砸在她腦袋上的一塊碎片,正好刮到了她眼尾的位置。

    傷口有些深,醫生雖然已經做了及時的處理,但她眼尾的那個位置估計是要留疤了。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