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steam无限法则兑换码:正文 第865章 黑木耳曝光(1)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你連跟我喝杯咖啡都不敢,還不是怕我?”

    霍思雨在笑,妖冶的妝容讓她看起來有些詭異。www.zaidudu.net更多精彩小說盡在々再讀讀┐小說網&

    “你想說我怕你,那就算我怕你吧。沒事的話,讓開吧?!彼踴乖詡依锏茸潘?!

    在她顧念兮的兒子面前,談大爺都要靠邊站一站。

    霍思雨你算老幾?

    “你……”霍思雨沒有想到,再度見面顧念兮就像是一個無縫的蛋一樣,不管她怎么的挑釁都無法叮一口。

    她的成長速度,有些大大的出乎了霍思雨的預料。

    “顧念兮,你今天要是不跟我喝這杯咖啡的話,你會后悔的!”

    她就是見不得,這顧念兮連正眼都不看她的模樣。

    “那我,還真的想要拭目以待!”顧念兮絲毫沒有遲疑。

    和霍思雨這樣的人喝咖啡,能聊什么?

    難不成,還聊談逸南不成?

    對于顧念兮來說,這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

    她現在和霍思雨,已經沒有了共同話題。

    再說了,她顧念兮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個顧念兮了。又怎么會看不出來,霍思雨再度卷土重來,可是帶著對她顧念兮的恨。

    這樣的她,只會費盡心機的想要阻擋她前進的腳步。

    和這樣的人喝咖啡,能喝出什么來?

    不就是,白白的浪費時間?

    有這個時間,還不如陪二黃遛彎有意思。

    “你……”霍思雨都快要氣炸了。

    本以為,上一次自己是在超市里當售貨員,所以顧念兮才瞧不起自己。

    可沒有想到,現在她已經改了一身行頭,全身上下都是名牌,這顧念兮還是照樣看不起自己!

    可她真的弄不懂,這顧念兮在她的面前還有什么好得瑟的?

    除了嫁了一個比較出色的男人之外,她的身價能和她霍思雨比么?

    而顧念兮這會兒,顯然已經失掉了之前的耐性。

    本來想趁著今天帶著二黃溜溜彎的,沒想到遇上個攔路虎。

    這都,浪費了快要半個小時了。

    “霍思雨,你讓不讓開?”霍思雨剛剛站的位置,正好是這家超市的入口。

    她,一直都擋在顧念兮的面前。

    事實上,顧念兮也不是非要繞過霍思雨不可。

    要知道,這個超市的門口還挺大的。

    顧念兮之所以不心動,不過是知道二黃其實一直都看霍思雨不順眼。就算現在這么站著,二黃還老是對著霍思雨發出“哼哼”聲。

    要是這樣走過去的話,沒準就有一場人狗大戰。

    霍思雨怎么樣,顧念兮是管不著的。顧念兮是怕這二黃要是咬到她的話,沒準這個女人會不依不撓的,對二黃不利。

    眼下,兩人這么爭鋒相對著,顧念兮的耐性也漸漸失去。而霍思雨在這個時候,又說了一句:“不讓!”

    她不過就想要和顧念兮喝咖啡么?

    她就不相信,顧念兮會真的不屑一顧。

    “不讓,那我放狗了!”說這話的時候,顧念兮原本手中繞了幾圈的狗鏈子突然松了一截。

    一瞬間,二黃朝著霍思雨飛撲上去……

    “啊……”就在霍思雨眼看著二黃大張著狗嘴朝著她飛撲而來,她尖叫出聲,以為自己就要被這只狗給撲到,而嚇得腿軟倒在地上的時候,顧念兮卻突然抓住了狗繩子,不讓二黃上前。

    “霍思雨,你要是在不讓開的話,下次我是絕對不會拉緊它的,不信的話,我們可以走著瞧!”拉住了蠢蠢欲動的二黃之后,顧念兮朝著霍思雨微微一笑。

    而這樣的笑容,讓霍思雨頓時有些驚悚。

    明明如同天使一樣的臉蛋,她硬是看到了魔鬼的笑容。

    也正因為這個笑容,霍思雨雖然氣急敗壞,還是只能抓著剛剛嚇得掉在地上的包包離開了。

    當然,臨離開之前,霍思雨還不忘記撂下狠話:“顧念兮,你給我記??!今天的事情,我一定會跟你算賬的!”

    霍思雨走到了不遠處,還不忘朝著顧念兮唾罵著。

    而顧念兮壓根就沒有當成一回事,將她當成了潑婦罵街。

    當然,現在生完了孩子,母性泛濫的她還不忘順便拿著這個霍思雨成為教育題材,對二黃道:“二黃,你千萬不能學那樣的人,會有報應的!”

    二黃聽著顧念兮的話,“嗚嗚嗚”的叫了幾聲,像是答應了顧念兮。

    之后,顧念兮便在超市門口挑了幾袋子紙尿褲,付賬走人。

    至于霍思雨,她壓根就沒有再度記起來過。

    “女人,快過來服侍我!”

    夜深了,城市某一處公寓內,一喝醉的中年男子搖搖晃晃的走了進來。

    還沒有見到女人,他就在大門口嚷嚷著。

    女人本來已經打算入睡,只能走了出來。

    見到那站在門口,還朝著自己大呼小叫的男人,以及他的那一圈游泳圈,女人的眼里閃過一抹厭惡。

    “快點過來,還磨磨蹭蹭的做什么?”

    見她只是站在跟前,并沒有上前來,男人開始不滿的叫器著。

    “知道了,大半夜嚷嚷著什么呢!你又上哪里喝酒了,怎么渾身都是這味?”

    女人身上穿著的是時下最為新款的絲質睡衣,半透明妝的。

    只要透過光,就能將里面的東西一覽無遺。

    你瞅瞅,這明明喝醉酒的男人,見到她這一身就開始不安分了起來。她才攙扶著他,這男人就手就開始探進了她睡衣的裙擺里。

    “做什么呢,都喝醉了還不老實?”女人怪嗲了一聲,可眼眸里卻滿是厭惡。

    光是想著這雙肥到快要流油的手,她就覺得惡心。

    “小**,穿成這樣不就是想要讓我上你么?還矜持什么呢?”說著,男人不說二話,就將她身上的那套睡衣給扯了下來,直接按到女人,就在門口做了起來。

    好在,這個公寓里除了白天會有鐘點工之外,晚上就只有她和孩子。

    現在,孩子已經睡著了。

    所以,她也不用擔心有什么人看到。

    “嘶……你輕點!”

    男人就想八百年沒有見到女人的樣子,讓她覺得很是厭惡。

    其實,她根本就不想要和這個男人發生點什么事情。

    要不是知道這個男人能幫助她將屬于她的東西以最快的速度拿回來的話,她才不會和這樣的老男人有什么關聯。

    至于這身上的睡衣,還不是她入住這里的時候,他規定她晚上一定要穿的?

    “輕什么輕?你不就喜歡我這個樣子么?”男人的話和他的人一樣,讓她覺得惡心。

    之后,女人躺在地上,沒有繼續說什么,也沒有做什么回應這個男人,只盼著這個男人能盡快的完事。

    好在,這男人現在已經到了中年,這樣的事情他是堅持不了多久的。

    再加上酒意,這男人做完之后就直接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霍思雨在被男人壓制的這段時間里,是一點樂趣都沒有享受到。感覺到男人已經沉沉睡去之后,她松了一口氣。

    將還欺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給推開之后,她狠狠的往那個男人的肥肚子踹了一腳。

    因為這個男人還醉的很,并沒有察覺到痛。

    被霍思雨這么一踹之后,他便翻了個身,又沉沉的睡了去。

    “該死的胖子!”

    霍思雨起身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進了浴室將自己身上屬于那個男人的味道都給洗掉。

    洗完澡之后,她找來了手機。

    再度確定那個老男人還在睡覺之后,她往一串號碼上撥了過去。

    今天在大馬路上,霍思雨遇到顧念兮,真的快要被她給氣死了。

    不就是一年多不見么?

    這女人,竟然還敢放狗咬她?

    雖然在最后,顧念兮是及時拉住了狗的繩子。

    但這件事情,卻讓霍思雨惱了。

    她從來,還沒有在大馬路上那么丟過人呢!

    這個該死的顧念兮,竟然讓她在眾目睽睽之下跌倒在地。周圍,還有那么多人圍觀著。

    光是想到這,霍思雨就恨不得將顧念兮的那一頭長發,狠狠的給扒光,一根都不剩。

    對!

    聯合陳雅安。

    那個女人雖然笨,但她霍思雨現在在談家唯一能推得動的,也就只有陳雅安一個人了。

    不然,她才不會挑那個笨蛋呢!

    當初見到陳雅安的時候,霍思雨就覺得,這談逸南怎么找了這個笨女人?

    還不如,當初就不要和她霍思雨離婚。

    不過這對霍思雨來說,談逸南找的這個笨蛋,對她霍思雨也不是一點可取之處都沒有。

    最起碼,現在她能輕易的操縱這個女人,在談家為自己辦事。

    可今晚,陳雅安的電話是怎么回事?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