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动态天气:正文 第854章 老婆如手足,兄弟如衣服(2)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一個漂亮的拋物線,還帶著溫溫的熱度,便朝著陳雅安的臉上襲去。www.zaidudu.net更多精彩小說盡在々再讀讀┐小說網&

    “唔……”

    那一刻,陳雅安什么都沒有看到。

    只感覺一股子熱流,帶著尿臊味朝著自己的臉襲來。

    看到這一幕,原本僵持的所有人,都有些微愣的看著陳雅安這一臉的尿。

    唯有被談逸澤抱在懷中的小寶寶,一個勁的咯咯咯笑著。

    特別是看著陳雅安那一臉水漬的笑臉,意思好像是在說:尿你一身,看你以后還敢不敢在我爸爸媽媽面前挑撥離間。

    而看著這一幕,本來還和談參謀長正在大眼瞪小眼的顧念兮,最終忍不住,不厚道的笑了。

    看著顧念兮笑了,大廳內的氣氛也好像在一瞬間緩和了許多。

    要知道,這原本和談逸澤鬧脾氣的,也只有顧念兮。

    如今顧念兮心情一好,誰還繼續別悶著。

    談逸澤看到顧念兮笑了,原本緊繃著的一張臉,這個時候也緩和了許多。

    看了自家兒子的小武器,談逸澤挑眉:小子,尿的還真準!

    小娃娃朝著談逸澤笑笑:這是遺傳!

    看著兒子那一臉的笑意,談逸澤亦是不厚道的笑了。

    而陳雅安在看到原本還爭吵不休的一家三口,都樂呵呵的看著她一臉的尿之時,氣的直接大步朝著樓上跑了。

    這一家子,真是太氣人了!

    躲在廚房里看著這一幕的舒落心,在看到了匆匆跑回到樓上的陳雅安之后,似乎也沒有什么好意外的。

    她就知道,和這一家人干架,你以為你能挑撥離間?

    最多,也只是被他們一家三口當成炮灰的命!

    這天,是蘇悠悠出院的日子。

    顧念兮和談逸澤帶著兒子,一并到醫院里接蘇悠悠出院。

    蘇悠悠能夠康復,對于誰都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所以此刻出現在病房里的人,都是一臉的笑容。

    特別是顧念兮的兒子,肥嘟嘟的小臉蛋上竟然還掛著小酒窩??吹娜萌巳灘蛔』岬南胍烈淮了男×車?。

    相對于寶寶一臉笑意惹得眾人的關注,有著傾城容貌的凌二爺,則在這個時候有些黯淡。

    其實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一輩子都和蘇小妞住在這里。然后,他可以這樣安靜的守著她,安靜的感受著她的存在。

    可今兒這一出院,也就意味著蘇小妞又要回到駱子陽的那個別墅了。

    而他,也要和她分開了……

    想到最近再也不能和這幾天一樣,天天都看得到蘇小妞的臉蛋,凌二爺的心里堵得慌。

    “兮丫頭,我覺得咱們兒子見到我的時候最開心了?!?br />
    蘇悠悠這會兒已經接過了小寶寶,在手上逗著。

    孩子也不怕生,見到蘇悠悠就一直笑個不停。逗得,蘇悠悠那爽朗的笑聲不時從這個病房里傳出。

    “那是,寶寶是高興你今天能夠出院?!憊四鈀饉?。

    “等等,我兒子怎么成了你兒子?”談逸澤瞪了一眼在蘇悠悠懷里笑個不停的小奶娃,問道。

    “這事談參謀長還不知道吧?兮丫頭沒生下他之前,就說過他要給我當干兒子了!”蘇小妞大言不慚。

    顧念兮在邊上甩了她好幾個白眼:那是你自己說的好不好?

    “想當我兒子的干爸干媽的人有很多,你去拿個號碼牌排隊吧!”談逸澤更為直接,拋下了這么一句。

    不過他說的也是大實話。

    想要當他們寶貝兒子干爸干媽的人,還真的很多。

    誰讓,他們家的寶貝兒子人氣那么好?

    “去去去,我干兒子已經認準我這一個干媽了,以后誰都別想跟我搶。誰跟我搶,我跟誰急?!彼沼樸票ё鷗啥?,哄著。

    小家伙像是被蘇悠悠的情緒感染到似的,這會兒還揮舞著手腳。

    “談參謀長,你看我干兒子都贊同我說的話?!彼沼樸萍叫〖一镎餉蔥爍卟閃業難?,立馬跟著臭屁起來。

    “……”這下,談參謀長果真不再說話了。因為他的寶貝兒子正抓著蘇悠悠的手指樂呵呵的笑著。

    看著兒子這么沒心沒肺的笑著,談逸澤嘴角抽了抽,看來以后有空他要好好的教教兒子,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這么對著笑的。

    “老大,你出來一下,我還有點事情想要對你說?!閉饣岫?,凌二爺見談逸澤空著,便說到。

    “……”談逸澤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跟著就走了出去。

    看著這兩個男人神神秘秘的結伴離開,蘇悠悠立馬湊到顧念兮的邊上問道:“你說這兩個大老爺們為什么說一句話都躲躲藏藏的?該不會是,他們玩攪基吧?”

    好吧,蘇二貨的腦子里除了豐富的婦產科相關知識之外,就剩下什么攻什么受之類的。

    而早已習慣了蘇悠悠這個猥瑣性子的顧念兮,對于她飆出這樣的話,倒也不是那么意外。

    不過這話,要是讓談逸澤聽到了,估計蘇小妞的嘴巴這輩子是用不到了。

    顧念兮趕緊捂住了蘇悠悠的嘴巴,教訓道:“你想死啊,要是被我老公聽到這話,你這嘴巴就廢了?!?br />
    不說別的,談逸澤這事還真的做的出來。

    想到談逸澤偶爾發怒那個可怕的神情,蘇悠悠咽了咽口水。

    她也相信,這事情談參謀長是做的出來的。

    掃了還緊閉的大門一眼,蘇悠悠又嘀咕著:“那不然他們悄悄的背著咱們說什么話?有什么事情,不可以當著我們的面講的?”

    “誰知道?不過最近這兩人經常就這樣?!筆率瞪?,蘇悠悠的這個問題,也是顧念兮想要問的。

    你看,這談逸澤最近時不時的就和凌二通電話。

    偶爾,大半夜了還趕著要和凌二見面去。

    這一點,顧念兮當然有所懷疑。

    不過想想,當初凌二爺也是他們一個隊的。談逸澤最近經常找他,顧念兮理所當然的想到可能是有什么事情需要用的上凌二爺的吧?

    所以,她壓根也沒有將這個當成一回事。

    蘇悠悠和顧念兮背著凌二爺他們也說起了這兩人的壞話。不過大人的舉動,不管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在小孩子看來好像都有意思極了。

    這會兒,顧念兮和蘇悠悠窩在一起聊天的時候,襁褓中的小家伙竟然笑的咯咯咯。

    惹得兩個女人都不得不停下悄悄話,看著小家伙到底都在笑什么。

    至于凌二爺這邊。

    打從病房里出來之后,凌二爺的神情就算不上好。

    談逸澤只是掃了一眼,就大致上猜到有什么事情發生了:“怎么了,你爸不讓你下手?”

    談逸澤說的,便是凌父阻止凌二爺修理范思瑜的這件事。

    “嗯。那該死的一家子,都不知道給那老頭子喂了什么**藥了,整天都是范家范家的。現在我還沒有動手,那老頭子就開始在我這邊叫叫嚷嚷了!”

    凌二爺抓了抓腦袋,有些心煩氣躁。

    “那這事,就算了?”對于這一點,談逸澤像是早已預料到一樣。

    看了凌二爺的表情之后,他又問了這么一句。

    語調,也很平常。

    就像,他現在所談論的,只是中國人喜聞樂見的飲食。

    “怎么可能算了?她差一點將蘇小妞給弄沒了,你覺得我可能算了么?我不把她抽筋剝骨,不可能放過她?!繃瓚惶咐洗蟮惱饣?,急了。

    一副歇斯底里的模樣,像是在向他明志。

    以前蘇小妞遭到的那些罪,是他不知情也就算了。

    現在竟然在他的眼皮底下還讓蘇小妞遇上這樣的事情,那還了得?

    他要是不將個別的典型拿出來開開刀,恐怕以后什么人都會將主意打到蘇小妞的身上。

    而這,是凌二爺萬萬不準許的。

    “那你家老頭那邊,你打算怎么做?”聽到凌二會所的這番話,談逸澤的唇角若有似無的勾了勾。

    其實,他就是逼著凌二表明態度。

    要是這次他真的讓蘇小妞白白的遭受這一頓的話,那他談逸澤也會看不下去。

    不說別的,單單是這件事情害的顧念兮的腿縫了二十針,這件事情就已經在談逸澤的心里升為最高級別。

    就算凌二爺不打算將他們這窩人給端了,談逸澤也會親自動手。

    不過若是凌二爺就此打算住手的話,那也不用指望他談逸澤今后在蘇小妞的這件事情上還站在他的那一邊。

    “我家老頭,我才不怕他。反正他再怎么鬧,總不能拿刀將我給砍了吧?”說到這的時候,凌二爺掃了一眼病房,見那扇房門還緊閉之后,他才再度開口道:“其實我最擔心的,是那姓范的女人的爺爺。你也知道,最近他可是大紅人,得勢中。若我們貿然行事的話,恐怕這事情會對談老大您的前途有所影響?!?/dd>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