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怎么精彩录制:正文 第839章 裝的女人(2)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就算她進門來,就算她和凌二爺說了話,人家凌二爺連頭都沒有抬。www.zaidudu.net更多精彩小說盡在々再讀讀┐小說網&

    想必,凌二爺早就知道這女人會這么惡心的走過來了吧?

    不行,他小六子也決定要學習凌二爺的魄力,扭頭:將那個女人當成個透明的!

    “出去吧,我和凌二爺有點事情想要說?!?br />
    見小六子和凌二爺一樣,壓根連正眼都不看自己一眼,范思瑜有些惱。

    不過,范思瑜可不敢將自己的怒火撒在凌二爺的身上,便只能間接的由小六子來承受。

    你想,這范思瑜可是自從相親之后,就瘋了一樣的迷上凌二爺的容貌。

    現在的她,又怎么敢對凌二爺有一個不是?

    雖然上一次的訂婚宴是舉辦不成,但范思瑜的心里還是抱著小小的幻想,幻想這有一天她還能穿著白紗站在這副傾城容貌的身邊。

    當然,在范思瑜看來,想要得到凌二爺這樣的妖孽,就必定要先將他拿下。

    為此,今天到這里之前,她可是做足了準備。

    她相信,今兒個只要嘗過了她范思瑜,凌二爺絕對永生難忘。到時候,這凌二爺還怎么可能逃得出她的手掌心?

    再者,就算這凌二爺嘗過了不想認賬,憑她范家現在的財力物力,這凌二爺還怎么可能不結這個婚?

    可做足了準備才到這凌氏來勾引凌二爺的范思瑜怎么也沒有想到,會在關鍵的時候殺出小六子這個程咬金。

    第一步,范思瑜自然是想要將小六子給驅趕出去。

    “媽的,哪里跑出來的瘋狗,竟然在我的辦公室里亂吠!”小六子可是在道上走的,早就不知道斯文兩個字是怎么寫的。事實上,六子就是一小學畢業。斯文兩個字,他還真的沒有學會過。

    一句話,嗆得范思瑜瞪大了眼睛。

    好吧,她是范家大小姐,不管是家里的傭人還是外面的那些姐妹,都忌憚他們家的財力物力,怎么可能對她說這樣無禮的話?

    有那么一瞬間,范思瑜覺得委屈,淚眼汪汪的看向凌二爺,企圖讓這男人為她做主。

    凌二爺這時候確實抬起頭來了那么一下,不過他是被小六子的這一句都逗得差一點就笑開了。不得不承認,范思瑜學著人家電視劇里面的美七燙的那個韓式的頭發,還真的弄的挺不錯的。

    不過,弄這樣的發型的女人,最起碼也要跟美七一樣的有氣質才行。

    而這范思瑜靠著化妝,是將自己弄的挺美的??膳瀋險饌販?,看著就像是一只貴賓犬,有些滑稽。

    小六子這個形容詞,太***對了!

    這是凌二爺的評價。

    不過眼看這這范思瑜看向他,凌二爺只能使勁的抓著自己的大腿,不讓自己笑出來。

    看著凌二爺就是這樣的光看著她不說話,范思瑜算是清楚了,想要等這凌二爺幫自己說情,倒不如等待著母豬會上樹來的比較好。

    “你又是誰?這里明明就是凌二爺的辦公室,什么時候輪到你在這里嗆聲?”范思瑜這個時候也顧不上什么名門淑女了,指著小六子就是一頓情緒激昂。她頭頂上那些燙的qq的發絲,也在她激動的時候彈了彈,就像是康師傅牛肉面的廣告一樣。

    “呵呵,你要想問我是誰,那你六子爺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聽好了,不要被嚇到了。從今而起,你六子爺我就是這個辦公室的主人。至于凌二爺,從今兒個就是我的部下。和你說一句,六子爺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類搔首弄姿的女人,趕緊給老子出去,省得待會兒我要到洗手間里吐?!?br />
    小六子也從來不懂得溫柔二字是啥意思。

    在他的眼里,只有可以容納和不可以容納。

    像是范思瑜這一類的,就是不可容納的類型。

    因為,他會吐。

    “你……”在范思瑜的印象里,哪一個見到她的人不是阿諛奉承的說她美的?還從來沒有人像是小六子這樣的,說他會惡心的。

    這一點,著實有些傷了她的自尊心。

    “我什么我?趕緊回家找塊布料把身子給包起來。沒胸沒屁股的,也學著人家穿這類的衣服,你說丟人不丟人?”小六子根本就沒有跟范思瑜喘息的機會。

    這不,又一句話直接命中范思瑜的要害。

    她今天穿的是低胸高腰迷你裙,目的就是為了在凌二爺的面前展示自己的好身段。剛剛在家里試穿她這條特意訂來的裙子,她還是覺得蠻不錯的。她的胸部是沒有顧念兮那一類的驚濤駭浪,但也算不小。最起碼,有個b。

    不過,前段時間為了和凌二爺訂婚,能展現自己最美的一面,她還減了肥。

    大腿有了女人所羨慕的纖細,是令她最為驚喜的。

    但有些悲催的是,她的胸部和屁股也隨之瘦了下來。

    擠了擠,其實還是有事業線的。

    只是范思瑜沒有想到,小六子的眼睛竟然這么毒。

    范思瑜的眼神,變得極為陰毒掃了小六子一樣。

    那樣子,像是恨不得挖下小六子的雙眼似的。那眼神里的警告意味,十分明顯。

    就像是在和小六子說:你再不閉嘴,信不信我將你的嘴巴給縫起來?

    可很快的,范思瑜就像是玩變臉戲法一樣。

    剛剛還充滿怨毒的眼神,在她轉身看向凌二爺的時候,已經梨花帶淚,一副楚楚可人的樣子:“凌二爺,他怎么可以這么說我?你要為我主持公道?!彼底?,范思瑜就想要朝著凌二爺靠近,像是想要尋求這男人的庇護。

    凌二爺連看她一眼都沒有,就知道這個女人壓根就不是尋求什么庇護,不過是想要和自己多接觸接觸。

    本來,看凌二爺不做聲,范思瑜還是抱著希望的??傻彼煲叩攪瓚肀叩氖焙?,凌二爺張口:“六子現在是我的代言人,他說的話就表示我說的?!?br />
    一句話,簡直就像是將范思瑜給推進了無底的深淵。

    小六子說的話,就是代表他說的?

    這不也說明,他也和人家六子一樣,嫌棄她的身材?

    一句話,讓范思瑜硬生生的頓住了腳步。

    六子在看到范思瑜那一副吃了大便一樣的表情之后,很無良的在心里比了一個v字:凌二爺不說話則已,一說話命中要害!

    不過在看著這范思瑜這梨花帶淚的眼,又是一副翻江倒海的惡心:“我說,你明明彪悍的像是個女金剛,可不可以不要在我的面前一副苦菜花的模樣?這更讓人倒胃口的好不要?”

    你看,上一次的訂婚宴上,這女人帶著幾百個熊腰虎背的大漢追上來,而且穿著高跟鞋還能跑在最前面的女人,會柔弱么?

    要轉模作樣,也不挑一下靠譜的類型!

    聽著這一句有一句不堪入耳的侮辱,看著另一側那個男人的冷眼旁觀,范思瑜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小丑,站在他們的面前任由他們取樂。

    “凌宸,你就讓他這么取笑我?好歹,我也是你的未婚妻?”范思瑜一改之前的苦菜花,一副要和凌二爺理論一番的斗雞樣。

    小六子看著這女人千變萬化的表情,在心里嘟囔著:看吧,她就是一女金剛?;寡菔裁純嗖嘶??

    “未婚妻?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我們上一次的訂婚儀式并沒有完成,又何來未婚妻的說法?”凌二爺的黑眸微瞇,冷笑著道。

    就算上一次不是有蘇小妞的攪局,這訂婚儀式照樣他都不會完成。

    因為他凌宸,從未將其他人當成自己的女人過!

    “范小姐,我提醒你一句,說話要說的清楚一點。免得,讓人誤會,落人口舌可不好!”

    凌二爺其實就是不想要讓這個瘋婆子到處宣傳她是自己的未婚妻,這要是讓蘇小妞聽到了,多不好?

    “訂婚儀式沒有完成?我看你是壓根就沒有想過要娶我吧!”范思瑜這一刻,算是看清楚了。

    就算眼睜睜的看著別人羞辱自己,這個男人都可以無動于衷。

    甚至,她還能看得出來,小六子之所以能這么張揚恣意的羞辱自己,完全是得到了凌二爺的授意。

    她要是到這一刻還看不清這凌二爺的真正意思的話,那她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子了。

    “你知道這一點,就好了?!繃瓚娑悅饗砸丫⑴吶?,沒有一點意思想要滅火,繼續朝著她開機關槍。

    “你……”范思瑜沒有想到,凌二爺竟然就這么大方的承認了?!翱贍忝髏鞔鷯臀醫嶧櫚?!”

    不是因為他答應,怎么可能有后來的這些事情?

    “我想范小姐是誤會了吧?答應你們范家的人,是我爸。再說了,我凌二爺的妻子位置,早就有了人?!繃瓚檔?,是蘇悠悠。只有那個女人,才是他凌二爺這一輩子認定的妻子。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