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凉了吗:正文 第732章 狹路相逢,大打出手(4)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當時,二狗子打電話通知蘇小妞這一“不幸”的消息的時候,蘇小妞就暴走了。www.zaidudu.net更多精彩小說盡在々再讀讀┐小說網&

    她就知道,二狗子什么狗屁驚喜的,都是驚嚇。

    這不,他這一走,本來她三頓都管飯的人,沒了。

    現在,她還不得不一個人淪落街頭覓食。

    當然,蘇小妞其實不是沒有考慮過這二狗子離開,她就直接到顧念兮家去蹭飯。

    可一想到顧念兮家里頭還有個惹人厭的陳雅安。

    還是算了!

    省得每天面對那個人惡心的嘴臉,她會吃不下飯。

    吃完了早餐,蘇悠悠照樣帶上那個囂張的太陽眼鏡,踩著十幾公分的高跟鞋大大咧咧,大搖大擺的離開了。

    據說,現在的有錢人出門都愛帶太陽眼鏡,氣派!

    蘇悠悠為了證明現在她也是個有錢人,就裝備了這么一副。

    記得上次蘇悠悠帶著這幅眼鏡出現在施安安面前的時候,施安安就給了這么兩個字的評價:“裝b!”

    不過蘇悠悠向來“明智”。

    她覺得,施安安這么說她,其實都是出于妒忌!

    妒忌,懂吧?

    因為妒忌,所以才說的酸溜溜的。

    踩著十幾公分的高跟鞋,蘇悠悠來到了停車場。

    準備去取車的時候,“……”的一聲響起!

    當著她蘇悠悠的面,她華麗麗的車屁股,被撞了!

    “他***,誰的狗膽那么大,竟敢撞姐姐的車屁股?”蘇悠悠直接沖到了剛剛撞在自己車屁股上的那輛車子的面前,用了她那雙高跟鞋尖銳的那一塊,狠狠的刮了刮那輛車子的漆!

    “娘的,誰的狗膽那么大,敢當著小爺的路?”當蘇悠悠正樂呵呵的進行著她的不法勾當的時候,從那輛撞了她的車上面下來了一個人。

    那人的裝扮,不像凌二爺一看就是一典型的騷包。

    而是,簡單的牛仔褲外加一件襯衣。

    雖然是簡單的打扮,卻讓這個男人流露出不同于常人的慵懶。就算不用看臉,蘇悠悠也清楚這人長相應該不賴。

    不過那人,最讓蘇小妞驚訝的是,竟然和蘇小妞一樣,都帶著一樣裝b的太陽鏡!

    讓蘇悠悠更為驚悚的是,這兩個眼鏡不管是款式還是顏色,都一模一樣!

    再者,那人囂張狂妄的語氣,也讓蘇悠悠感覺有些臭屁。

    只是蘇悠悠貌似沒有想過,她剛剛的那些話不也和這位小爺如出一轍?

    “嘖嘖嘖,我剛剛還覺得這人還長的人模狗樣的,沒想到原來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難道你今天出門沒有將眼睛帶上么?把姐姐的車子給撞了不說,現在還冤枉姐姐的車子擋了你的路???,給我的車屁股道歉!”

    蘇悠悠向來囂張。

    哪能容得了別人弄壞了她的東西之后,還在她的面前此等猖獗?

    “喲,原來這輛沒有品味的車子是你的?擋著小爺的路了,爺給點教訓也就算了,還想要小爺給你的車屁股道歉?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

    熊逸上前,一臉牛氣沖沖。

    他在這城市雖然比不上凌二爺家大業大影響力度大。但好歹,他也算是這城里頭的太子爺。要不是這幾年都在d市發展,現在這城市還輪到凌二家猖獗么?

    再說,他熊逸不單單靠家,他在黑道上也有著自己一定的勢力。

    現在這邊的黑幫,哪一個見了他熊逸小爺不是點頭哈腰的?

    就算弄壞了別人的東西,哪一個不是乖乖的上來和他熊逸小爺道歉的?

    可眼前這小妞倒好,帶著個黑眼鏡,丑不垃圾的不說,竟然還當著他熊逸小爺的面,用高跟鞋將他熊逸小爺的烤漆給刮下來?

    叔可忍,嬸不可忍!

    一臉惱怒的熊逸小爺,上前就想要和這女人討要一下說法。

    可貌似他還沒有注意到,他剛剛心里所咒罵著的蘇小妞的臉上那丑不垃圾的太陽鏡,可他臉上的不只是牌子一樣,連眼鏡的造型和顏色,都是一個摸子刻出來的!

    “姐姐就是活得不耐煩了,怎么著?想打架是吧?”蘇悠悠摩拳擦掌,一點都不像是身上穿著性感連衣裙的淑女該有的樣子。

    而這一舉動,讓熊逸小爺愣了。

    妹的,他感覺他熊逸小爺的尊嚴**裸的被挑釁了!

    “小妞,你真的活得不耐煩了?”熊逸不是不打女人,他還從來沒有那么多的規矩。

    對他來說,混在道上的人,弄那么多的規矩,不就是在裝b么?

    要是女人真的惹怒了他,他也照打不誤。

    于是,眼看摩拳擦掌的蘇小妞,熊逸小爺也爆發了。

    “是個男人的話,就不要唧唧歪歪的。打一架,輸的賠償!”說著,蘇小妞又琢磨了一下少了一點什么,隨即補充上這么一句:“鑒于我是女人,有點吃虧。所以我要是贏了的話,你非但要賠償我的損失,還要給我的車屁股道歉?!?br />
    蘇小妞的想法其實很簡單。

    德國走一遭,現在她的跆拳道撂倒自己的教練確實還有些問題,但隨便撂倒兩三個男人,不在畫話下。

    再說了,就算打不過,不還有一招落跑?

    到時候,管他什么小爺的ooxx,回家照樣畫個圈圈詛咒他祖宗十八代。

    “沒問題!”

    不得不承認,這摩拳擦掌的蘇小妞確實激怒了熊逸小爺的激凸點。

    再說了,這蘇小妞現在看上去就瘦的更紙張沒有什么區別。熊逸小爺打死也沒有想到,他會擺在這瘦的跟猴子一樣的蘇小妞的身上。

    當然,男人都是感官動物。

    當熊逸小爺瞅見,蘇小妞那開的過大的領口里兩團跳躍的白,隨著蘇小妞的這一陣摩拳擦掌而晃動的時候,熊逸小爺騷動了!

    “這樣的賭注有些無趣,要不這樣吧,若是小爺我輸了,除了賠償你的車子,和你的車屁股道歉之外,小爺還賠給你一輛最新款的車子,但若是你輸了,你除了要幫小爺修車子之外,還要陪小爺一夜,怎么樣?”熊逸樂呵呵的說著,墨鏡下的那黑眸,直勾勾的盯著蘇小妞的胸口看。

    唔,波濤洶涌,挺好的!

    “成交!”蘇悠悠嘴角輕勾。

    現在蘇悠悠對這位自稱為小爺的印象,已經從“人模狗樣”,繼續降級。

    見色起義?

    蘇悠悠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這樣的流氓。

    當即,某二貨有了想要為這個世界除掉禍害的沖動。

    其實,二貨壓根就沒有想到過所謂的陪一夜到底是什么用意。因為她早已想好,打得過就狠狠的揍這流氓一頓,打不過最多落跑。

    反正,她不吃虧!

    “那好,記得到時候給小爺多賣力點!”某小爺又將視線落在蘇悠悠裙擺下的那雙長腿,迫不及待的想著某些畫面。

    “廢話少說,來吧!”說這話的時候,蘇悠悠已經蹭掉了她的高跟鞋,大步朝著熊逸小爺來了個飛踢。

    熊逸沒想到這女人的反映這么快,只見到剛剛還站在不遠處的紅色身影,一下子就竄到了他的面前。

    那美麗的裙擺下,筆直的長腿仿佛化成劍,直接朝著他熊逸小爺的胸口而來。一時間他沒來得及躲閃,胸口就這么挨了一腳。

    “唔,練過?!”被踹了一腳,熊逸提高了戒備。

    “姐姐是來打架的,不是來聊天的!”蘇悠悠說著,已經放下了裙擺。

    而那白嫩的腳踩在地上,說不出的養眼。

    熊逸被她的腳丫子勾去了大半的注意力,真想著將她的腳丫子放到唇邊,狠狠的膜拜一下。

    而這么一走神,蘇小妞的拳頭又迅速的招架了過來。

    不過這一拳,熊逸明顯有了防備。

    在蘇小妞的拳頭就快要接觸到他的臉的時候,男人伸出了大掌,包住了蘇小妞那小小的拳頭。

    用內力,將蘇小妞那橫沖直撞的蠻力給化掉之后,剛剛包住了蘇小妞的拳頭的大掌,又突然一帶,將沒有站穩的蘇小妞,給帶進了自己的懷中。

    趁著蘇小妞沒有反映過來,直接將大掌落在這纖細的腰身上,死死的將蘇小妞給囚禁在自己的懷中。

    “唔,小野貓,不錯哦!”

    將女人帶進自己的懷中之時,熊逸從女人的身上聞到了一股子柔香。

    很淡的那種,不像是香水。

    倒像是,女人身上自然散發出來的香氣……

    “放開我,這個色狼!”蘇小妞被困,警鈴大作。

    除了和凌二爺那個混球,還有家里的狗奴才之外,她真的還沒有和其他的男人這么的親近過。

    第一次,蘇小妞有些膽怯。

    不過,很快她就鎮定了下來。

    她記起了當初教練在教會她這些的時候,還告訴她女人還有另一樣利器,就是美貌!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