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是手游还:正文 第688章 告訴我,他真的要另娶(2)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所以當顧念兮的這一巴掌下去的時候,陳雅安還有些回不過神來。再讀讀小說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對,我就打你!這一巴掌,是為了蘇悠悠?!彼低?,顧念兮又迅速的往陳雅安的臉上扇了另一巴掌,然后繼續開口道:“這一巴掌是懲罰你這個毒舌!”

    “你這個臭婆娘,竟然敢這么打我。你是不是以為,我陳雅安就是那么的好欺負?媽的,今天我要是不教訓教訓你這個賤蹄子,我就不姓陳!”說著,陳雅安就作勢準備要朝著顧念兮撲上來。

    眼見這陳雅安突然化身為魔鬼,嘴上還帶著嗜血的笑容,在場的人都震驚了。

    不過因為顧念兮站得太遠,沒有誰能幫助的了她。

    眼看,顧念兮這回真的要挨打了。

    而這一幕,就像是慢動作的放映一樣,讓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氣。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黑乎乎的洞口突然抵住了陳雅安的后腦。

    那冰冷的觸感,讓陳雅安不自覺的倒抽了一股子冷氣。

    而讓她最為后恐的,就是身后那不斷侵襲著她的背脊的冷意。

    到底是什么東西,竟然比十一二月的飛雪季節,還要冷,還要寒,還要更讓人凍得麻木?

    而陳雅安也在如此吃驚慌亂的情況下,顧不得上前去收拾顧念兮。而是,轉身對上了身后的那個男人……

    談逸澤!

    是談逸澤回來了!

    為什么這個男人,連步伐聲都沒有傳來,就一下子來到了她的腦后?

    而最讓陳雅安害怕的,是此刻談逸澤手上的那把槍。

    那黑乎乎的洞口,讓她的頭皮發麻。

    而舉著槍的男子,那雙眼眸里沒有一絲絲的光亮。那讓陳雅安最為后恐的寒意,就是從這樣的男人身上蔓延出來的。

    這樣的他,就像是地獄的使者。

    “你要做……做什么?”陳雅安的聲音帶著顫抖。

    那冰冷的槍口,依舊貼在她的腦門上。

    她害怕,她惶恐。

    可在場的其他三人,卻一個都沒有出聲。

    “你要是敢打她一巴掌,我就朝這個地方開一槍。打兩個,就開兩槍,一直開到這里變成血漿?!碧敢菰竺揮謝卮鷲馀說奈侍?,只是嘴角勾唇一笑道。

    但此刻掛在男人嘴角上的弧度,卻沒有一絲絲的溫度,反倒讓人的心又沉了沉。

    而說到“開槍”二字的時候,男人手上的槍又朝著陳雅安的腦袋摁了摁。

    那駭人的冷意,又好像明顯的多了一份,嚇得陳雅安直打顫。

    “你……你不能這樣。殺人,是犯法的!”她怕死,也不想死。

    她在陳家熬了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熬出頭了。

    再者,現在嫁給談逸南的生活,雖然有諸多的不如愿,卻也悠閑自得。

    可她,還沒有真正的享受過……

    “殺人犯法,這我當然知道。不過要是殺掉一個叛國者呢?”

    男人眼眸里,平靜無波。

    就好像,剛剛他談逸澤在和她討論的,不過是今兒的天氣情況。

    可越聽談逸澤的這一番話,這陳雅安越是后恐。

    談逸澤的意思,就是若是他真的殺了她的話,那她就給她安個叛國罪。

    到時候,誰也不會追究!

    有那么一瞬間,陳雅安覺得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什么人類,而是修羅!

    “大哥,我i真的知道錯了。不要……不要殺我!”雖然很不甘愿在顧念兮的面前求饒,但沒有辦法,若是真的不求請的話,單看這個男人的臉色,就極有可能殺了她。

    只是當他們兩個人都僵持著在殺和不殺之間的時候,蘇悠悠卻是看向了顧念兮問道:“她說的,是真的么?”

    剛開始,顧念兮也有些反映不過來。

    還以為,這蘇悠悠是在問自己,這談逸澤真的會殺掉陳雅安么?

    可當顧念兮看清楚了蘇悠悠那漂亮眼睛里的濕潤之時,顧念兮知道,其實蘇悠悠問的,是關于凌二爺即將迎娶另一個女人的事情……

    “告訴我,是不是真的?”

    她的聲音,帶著些許的歇斯底里。

    眼眶里的晶瑩,也控制不住的滑落。

    她可以在世間任何一件事情假裝堅強,甚至也能假裝自己不在意,不心痛。

    但唯獨對凌二爺,她做不到……

    那是她蘇悠悠耗盡了自己的所有,去追求的愛情。

    即便真的離開了,但還是會去在意,會因為他而痛心……

    只是蘇悠悠怎么也沒有想到,這么快就聽到了凌二爺即將娶妻子的消息。

    “念兮,你告訴我……”

    她拽著顧念兮的手,臉上布滿了淚珠,就像是個迷途的孩子。

    “悠悠……別這樣?!?br />
    顧念兮抱著蘇悠悠:“我問過他,他說不是……”

    可突然間,蘇悠悠卻笑了:“那樣的人的話,也能相信么?呵呵呵……”

    那絕美的笑容里摻雜著淚珠,傾國傾城,卻又是那么的傷心傷肺。

    “這人的話,還能信么?”

    蘇悠悠的歇斯底里,回應她的也只有整個談家大廳里的空寂。

    而在這樣的情形下,蘇悠悠突然掙脫了顧念兮,大步朝著樓上跑去。

    “悠悠……”

    顧念兮見蘇悠悠跑了,也慌了。

    連忙也跟著蘇悠悠,走上了樓梯。

    臨上樓之前,顧念兮還不忘甩下這么一句話:“悠悠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話,我不會放過你的,包括你家!”

    顧念兮的視線,是落在陳雅安的身上。

    很明顯,她的話就是對這個女人說的。

    而這話里,警告意味十分明顯。

    丟下這么一句話之后,顧念兮立馬走上樓……

    而這邊,陳雅安一顆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

    到現在,她的腦袋還被黑乎乎的槍口抵著。

    “大哥……”

    “滾。這條爛命先留著,不過你要記著,蘇小妞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話,你也必須跟著去!”言簡意賅的說完這句話的談某人,就嫌惡的將槍口在一邊掛著的毛巾上蹭了蹭。

    之后,男人雖然沒有說什么,但從眼神可以看得出,對于這個女人,談逸澤是極端嫌惡的。

    就連他的槍口,都不想要粘上這個女人一丁點的氣息。

    將槍都給擦干凈之后,談逸澤又將手上的另一袋東西交給了劉嫂:“劉嫂,這是牛骨頭。據說對孕婦和孩子挺不錯的。剛剛小劉家里宰牛給弄來的,熬成湯弄給兮兮喝吧?!?br />
    看著這堆牛骨,劉嫂也算是明白談逸澤為什么會在這個時間點出現了。

    敢情,是為了保證這牛骨的新鮮。

    不然,這個時間點這男人應該還在部隊里頭加班才對。

    不過還好的是,這男人提前回來,不然剛剛鬧的這一出,還真的指不定會出什么事情。

    “那好,我現在去熬湯。不過這味道,兮兮不知道喜不喜歡?!蹦鈀獠淮笙不凍耘H?,這一點劉嫂也記得。

    “沒事,待會我負責哄她喝進去就行了。你放心去熬湯吧?!碧岬僥歉讎?,談逸澤的眼眸里出現了柔。這樣的他,和剛剛那個舉著槍的修羅,簡直判若兩人?!拔蟻壬下セ患路?,順便看看他們?!?br />
    交代完這一句之后,談逸澤就上樓了。

    “那好,我去熬湯?!繃跎┮步順?。

    至于被嚇得腿軟,從談逸澤的槍拿開之后,就一直癱軟在地上的陳雅安,沒有人理會……

    “悠悠,你先出來。有什么事情,我們好好說不行么?”

    談家大宅三樓的客房前,顧念兮反復的敲著門,哄著蘇悠悠。

    “悠悠,你要是不想看到凌二結婚,我現在就讓談參謀長去將他給綁來,好不好?”

    顧念兮現在什么事情都顧不上。

    只要能將蘇悠悠給弄出這個房間就好,不管什么事情她都會去做。

    “悠悠……”

    “念兮,你別喊了。我沒事,我只是想一個人靜一靜。我保證,今晚就出來,好不好?”終于,在顧念兮喊了不知道多少句之后,門里傳來了蘇悠悠的聲音。

    那干啞的不像是她的聲音,讓顧念兮鼻尖也酸酸澀澀的。

    “悠悠……”

    顧念兮還想說些什么的時候,卻被納進了一個溫暖的懷中。

    不用抬頭,顧念兮也知道,此刻攬著自己的人,就是她家的談參謀長。

    因為,她認得攬著她的這雙大掌,還有這男人身上的氣息。

    聞見那熟悉的男性氣息的時候,顧念兮的鼻子酸酸的。

    “兮兮,讓她一個人靜一靜吧。我相信,她不會出什么事情的?!碧敢菰笏嫡饣暗氖焙?,輕拍著顧念兮背部。

    而后,他也看向了那個緊閉的客房門。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