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在哪里下载无限法则手游:章節目錄 105 顧念兮,你就是一株老草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談家老三這個小家伙很猖獗。這小家伙每次都仗著自己年紀小,犯了錯也不知道收斂。每次發展到談逸澤想要揍他的時候,這小家伙肯定會躲在顧念兮的懷中,對著顧念兮甜甜的笑著。到最后顧念兮非但原諒了他,并且還“助紂為虐”,把談逸澤也教訓了一頓。

    對此,談逸澤都是因為不想惹顧念兮生氣,才沒有理他。不過今天,這小子猖獗得過頭了。

    談逸南到家里之后,這小子率先叛變不說。

    現在他發現他們家談少進來之后,非但沒有收斂,放開談少的小內內,反倒是樂呵呵的將談少的小內內頂在自己的小腦袋瓜上頭,然后樂呵呵的朝著談逸澤笑了又笑。

    再者,他還頂著談少的小內內,煞有介事的模仿著哥哥們受罰時候在院子里站軍姿的樣子。而此時,談三小臉上的笑容,絕對不是受罰的人才有的。那和顧念兮相似的眼眸里,是那種傲嬌的笑意。

    光是看著他的笑容,你絕對會以為他腦門上頂著的那個并不是談少的小內內,而是讓祖國人民都驕傲的國旗。

    “顧念兮,你不是對談逸南真的還有什么念想吧?我可告訴你,你要是真的有這么點想法的話,不用等你家談少弄死你,我先把你踹死得了!”蘇悠悠沒等到顧念兮的回答,還在電話那邊叫器著。

    而顧念兮聽著她的話,著實有些傷腦筋。

    為什么這次談逸南回來之后,他們都很好奇這個問題呢?

    今兒個非但談少吃醋了,連蘇悠悠也……

    可她顧念兮要是想跟談逸南好的話,老早就好了?;褂玫米諾鵲較衷諫鋁巳魴⊥嫌推恐蟛畔牖氐教敢菽系納肀??

    就算她顧念兮要,沒準人家談逸南也不想答應來著。

    可蘇小妞貌似不這么想。

    并且,在過去的這幾年時間里,蘇小妞和談逸澤不知道怎么達到了一種共同的默契。

    每次蘇小妞帶著顧念兮出去外面晃蕩,一見到什么帥哥對顧念兮多瞄了幾眼,她都會如實給談少匯報。這么一來,每次顧念兮回家都沒有好果子吃!

    鑒于以上經驗,顧念兮已經自動自覺的將蘇小妞歸類于馬屁精一類。

    “蘇悠悠,在你的眼里我就像是一只會吃回頭草的馬么!”顧念兮說出這一句話的時候,眼角掃到了此時正站在床邊的談逸澤。

    談少的心情貌似不大美麗。

    盯著她,滿臉都是陰霾!

    顧念兮在思索,談少難不成這是便秘了?

    不過,不管談少是不是便秘才心情不好,顧念兮都覺得這件事情很大條。因為談少心情不爽的結果,遭殃的肯定是他顧念兮。

    “顧念兮,你不是吃回頭草的馬兒,你其實就是一株草。一株已經生了小草過氣的的老草!”蘇小妞毫不留情的打擊她。

    這讓顧念兮的小心肝又狠狠的震顫了一把!

    什么老草?

    她顧念兮比起談逸澤還小了八歲,現在是正值風華。

    她要是現在綁著個馬尾辮到處走動,沒準還能勾到幾個情竇初開的小伙子呢!

    不過在發現談少的臉色越發的不善之后,顧念兮只能將這些反駁的話咽下肚子。

    不過和蘇悠悠的這個仇,她是絕對記下來的。

    等她見到蘇悠悠的時候,看她怎么收拾蘇悠悠!

    而眼下,顧念兮覺得自己的首要任務,還是安撫一下這個臉色不加,有可能得了便秘的談少。

    “蘇悠悠,下次我再跟你算總賬,現在先掛了!”這話一說完,顧念兮沒等蘇悠悠回話就將電話掛了,繼而將手機丟在一旁,然后站起來狗腿的拉了拉談逸澤的手。

    “老公,怎么臭著臉?”是不是便秘還是得了痔瘡?

    當然,后面的話顧念兮不敢直接問出來,不然她今晚別想活著收場了。

    “……”談逸澤沒有回話,只是鷹隼犀利的落向某一處。

    而顧念兮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立馬明白讓談少的臉色如此差的原因了。

    此時,他們家的老三還頂著談少的小內內,露出無比自豪的表情。

    顧念兮這下沒敢多耽誤,直接上前就將被老三掛在腦門上的小內內收走。這惹得小三兒一陣不滿,在床上追著顧念兮哼哼唧唧的。

    好吧,老三偶爾賣萌裝乖扮可憐的模樣還是蠻惹人憐愛的。

    若是尋常,顧念兮在面對他的這個表情,肯定二話不說將談少的小內內先借給他玩玩。

    不過現在可是當著談少的面,要是她敢將談逸澤的小內內丟給他的話,顧念兮相信過會兒他們娘倆都別想好好的走出這個房間了。

    將談逸澤的小內內收好,又收進了柜子里之后,顧念兮趕緊到他的身邊賣乖:“老公,我把你的小內內都藏好了!老三再也拿不走了,你別害羞!”

    “顧念兮!”

    談少咬牙切齒的看著面前那個裝乖的女人。

    好吧,他真的快要氣炸了。別以為,她在忽悠他,他看不出。要是他連這點能耐都沒有的話,他也不可能在年紀這般輕就走到了現在的這個位置。

    若是在s區,現在把他惹得大發雷霆的人兒,談逸澤肯定一頓好打。

    可對象是顧念兮,打不得也罵不得!

    談逸澤只能通過這樣的歇斯底里,表達對這對娘倆無聲的怒火。

    談家老三察覺到談少今兒個的情緒似乎不大好,本來還在邊上到處跑著玩耍的他,這會兒趕緊抱住顧念兮的腿邊,表示自己很怕怕。

    而顧念兮呢?

    好吧,便秘的談少果然是最難應付的。

    為了躲過談逸澤的炮轟,顧念兮又開了口:“老公,甘甘和羅軍寶怎么樣了?我今天給甘甘打電話,沒有打通。你有沒有甘甘的消息?”

    當然,顧念兮現在除了想要轉移談逸澤的注意力之外,更想要從他的身上得到些許關于甘甘的消息。

    你問顧念兮為什么對甘甘的事情這么上心?

    你傻??!甘甘在明朗集團上班,就像是一個真正的娘子軍,每件事情都能處理得妥妥的。甘甘離職之后,顧念兮找了好些人都沒法像是甘甘那樣讓她滿意。這么一來,顧念兮和韓子每天的任務量也多了不少。

    所以顧念兮其實對甘甘還有點小心思,希望她能回到a城,回到她的身邊工作。

    只是談少對于顧念兮的這一番話,并不買賬。

    掃了一眼現在黏在顧念兮腿上的那個小家伙,談逸澤突然就半蹲了下去。

    小家伙意識到談逸澤可能要做些什么,兩個小爪子緊緊的抱著顧念兮的腿不肯松開。

    可他再怎么說都是談逸澤的兒子。是他的兒子,他還能不知道他的缺點?

    就在老三死死的抱著顧念兮的大腿之時,談逸澤對著小家伙的疙瘩窩一掐,本來還死死的抱住顧念兮大腿的小家伙,一下子就松開了,并且臉兒上還揚起燦爛的笑容。

    但這笑容,和開不開心沒有半毛錢關系。

    等到一笑過后,老三意識到自己中計了,已經為時已晚。此時的他,正被談少扛在肩頭上,一步步的朝著他們的臥室門口走去。

    他不想離開這個房間,只能哀怨的看著顧念兮,希望媽媽能幫著他求情。

    而在老三的眼神攻勢下,顧念兮的母性大發,正想開口之時,已經走到門口的男子卻提醒了顧念兮這么一句:“想要幫別人之前,先考慮一下你自己!”

    隨后,談逸澤就將抱在懷中的談家老三丟在了門口,繼而呯的一聲將門甩上了。

    這之后,他才朝著顧念兮補補金波。

    看著這么大搖大擺的走來的談少,顧念兮只覺得腦門凸凸的跳著。

    “老公,你這是打算干嘛呢?”

    “你忘記今天咱們約好了我要給你亮亮寶劍么?現在,正是寶劍出鞘的時間!”

    談逸澤一邊朝著她走來,一邊面無表情的說著這些。仿佛他此時對顧念兮談的,是義不容辭的事情。

    可顧念兮卻知道,這貨還是改不掉他的流氓本質!

    什么寶劍?

    不就是他的……

    咳咳咳……

    光是想著,顧念兮都覺得有些難為情。

    “老公,我怎么不記得有這么一回事?”隨著談逸澤的步步跟進,顧念兮步步后退。

    光看談逸澤今天這臉色,顧念兮就可以預見自己明天肯定上班又要遲到了。

    “不記得?”聽到顧念兮的那一番話,談逸澤下意識的挑眉。

    只是說了這么一句之后,這男人臉上隨即揚起詭異的笑容:“沒事,不記得我就好好幫你溫習一下!”說完這話,談逸澤就在顧念兮的驚呼聲中壓了過去,并且熟練的將她帶往床上,最后在顧念兮的各種尖叫聲中又迅速的拉上了棉被,將外頭一切可能阻擋他們的因素都擋在外頭。甜蜜的夜,現在才拉開序幕……

    而被丟在了門外的老三,雖然也很想進去看看爸爸媽媽都在玩什么??燒饣岫哦妓狹?,他是沒辦法進去了。

    被丟在門外的他也沒有一般孩子那般玻璃心的哭鬧,反倒自個兒爬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離開。

    當談家的孩子,確實還需要擁有一刻比其他人頑強的心……

    ...

    ...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