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腾讯官网无限法则下载 -> 軍婚染上惹火甜妻

无限法则总是看不到人:章節目錄 23 早該見面的人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干嘛呢?自己在家里和弟弟們玩,我出去一下,晚上回來再陪你騎大馬!”談逸澤看著抱著自己大腿的小家伙哄著。

    “不……”聿寶寶還是死死的抱著他的大腿不肯松開?!拔乙?!”

    他在家里最憧憬的就是談逸澤了。只可惜,談逸澤在家的時間真的不多。

    難得今天一大早見到他,聿寶寶就想粘著了。

    “寶寶……”

    顧念兮看到這小家伙的樣兒,上前拉著。

    不過這小家伙就是不肯松開小胖爪,小腦袋整個都埋著。

    “這小家伙怎么這么不聽話?”顧念兮半蹲下來,打算將兒子抱走。

    可談逸澤瞅著這小家伙,說了:“算了!”

    緊接著,他一伸手就將這小家伙放到了自己的肩頭上去了。

    “他要跟著就讓他跟著好了!”談逸澤是這么說的。

    “但是……”談逸澤不是要帶著阿嬌去找談妙文嗎?現在還帶上這個臭小子,那不是很麻煩?

    “沒事的……”再說,這小家伙去的話,談妙文估計會收斂一點。誰讓他最疼的就是這個臭小子?

    “那好吧,你們路上小心!”顧念兮跟他們揮手道別。

    “等我晚上回來,再讓你收拾!”談逸澤留下這一句讓顧念兮的臉紅透半邊天的話才離開的。

    ——分割線——

    “爸……”一路上,聿寶寶就像是小麻雀,小嘴里總是振振有詞。

    “怎么了?”對于這個淘氣的家伙,談逸澤也很有耐心。

    這讓阿嬌又一次見到這個男人別于尋常的柔情。

    “去哪?”聿寶寶抱著剛剛媽媽出門時候塞給他的奶糖禮盒,興致很高。

    談逸澤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揉了揉他的小腦袋瓜,說著:“去找你文爹地!”

    一個簡單的“文”字,讓車子后座上的女人臉色一變。如果她沒有猜錯,剛剛談逸澤嘴里的“文爹地”就是談妙文。

    而本來還饞嘴的想要吃奶糖的聿寶寶,在聽到文爹地這三個字之后連糖果都丟開了。

    “太好了,要見到文爹地了!”

    聿寶寶那欣喜的表情一點都不假。

    每次遇到談妙文,他都會給他一點小禮物。

    而且,這些所謂的小禮物,基本上都是他自己研發的,有助于提高寶寶動手能力的那種。

    聿寶寶每次也都很喜歡,因為要是**將文爹地交給他的小玩具拼好了,他都會給他獎勵好多的肉肉吃。

    看著小孩子那么興奮的樣子,阿嬌的心跳越是加快。

    這么看來,談妙文真的活著!

    她背著他們爺倆,悄悄的整理起自己的頭發來。

    一想到要見到談妙文,她興奮的一晚上都沒有怎么睡好。

    早上起來的時候,雖然也整理了自己的頭發。

    不過,這頭發貌似經過一路的顛簸,又亂了。

    她也不覺得自己梳個頭發就能漂亮到哪里去,只希望自己在喜歡的人的面前留下個好一點的印象。

    阿嬌以為自己做的小動作沒人發現,卻不知道某人早已將這一幕看了去。

    女為悅己容!

    這阿嬌,想必真的是愛著談妙文的。

    眼下,談逸澤只希望,這女人真的是用心愛著談妙文。而不是……

    最后,談逸澤略帶擔憂的視線,落在車子前方……

    ——分割線——

    “悠悠,怎么突然過來了?”談逸澤一走,談家大宅就被一對母女霸占了。

    蘇悠悠一來到談家,就跟進了自家大門似的。

    包包一甩,就直接坐在了沙發上。連跟在后頭的女兒,也不管不顧了。

    而小公主一進談家大門,就腦袋四下轉著,像是在尋找著什么。

    “顧念兮,你姐姐來看你,還用的著通知你么?”蘇小妞叉著腰,一點都沒有進了別人家們的自覺。

    “悠丫頭能過來,就證明心里還有咱們!劉嫂,把咱們家里的小點心都拿出來,給我們漂亮的小公主吃!”因為家里沒有小女孩,談老爺子見到小公主也尤為心喜。

    這不,小公主一到家里,就被他抱走了。

    這會兒,他已經逗著小公主玩了。

    而蘇小妞一聽談老爺子的這話,瞬間樂了。

    “就是,還是我們的談老帥哥深明大義!兮丫頭,還不快去把姐姐的茶水糕點都送上了?”

    蘇小妞最拿手的,就是蹭鼻子上臉。

    這不,有了談老爺子的話,她立馬就順著桿子往上爬,現在都到了無人企及的位置了。

    看著這擺明了已經將自己當成了自家人的蘇小妞,顧念兮只能無奈去了廚房,幫著劉嫂準備糕點。

    “小公主,有沒有什么特別想要吃的?太爺爺給你弄點吃的?!?br />
    談老爺子逗著小公主。

    “不……”小公主一邊回答,一邊大眼珠子忙活個不停。一直東瞅瞅西看看。

    “在找什么呢?”談老爺子注意到她的眼兒,問著。

    “唉,那還用說?當然是找你們家的痰盂了!”知女莫若母!

    蘇小妞一看就看出了他們家小公主今天打的如意算盤。

    今天是周末,聿寶寶不用小幼稚園。她就一直嚷嚷著說要到談家看干媽?

    什么看干媽呀?

    蘇小妞猥瑣了大半輩子,要是還看不出自己的閨女對人家顧念兮的大兒子有猥瑣之意,那就枉費她瞅著gv看了那么多年。

    啥?

    你說gv和愛情沒有多大的關系?

    那可就不一定了!

    一見鐘情,兩情相悅,三生有幸!

    大致的套路,不都差不多么?

    “老娘,你這么說,你考慮過你閨女臉皮很薄么?”小公主語不驚人死不休。

    一句話,就讓整個談家大宅哄堂大笑。

    而蘇小妞更是很沒有形象的笑的噴水。

    “閨女,你的臉皮還在么?不早都用光了!”這么小小年紀,連顧念兮那個婆婆都喊了,蘇小妞都感覺自己的臉面給她敗光了。

    現在,這小家伙到好意思和自己說她臉皮???

    “這小丫頭……”顧念兮將幾樣好吃的小糕點擺在她面前,就揉著她那一頭金燦燦的頭發說了:“聿哥哥和他爸爸出去辦點事情,估計要晚一點才能回來。要不,你今晚留下來,就能見到你聿哥哥了!”

    “真的可以留下來么?”小公主看上去滿滿都是希冀,看得出她很想留下來。

    眼下,她還悄悄的給蘇小妞使了使眼色,像是在征求蘇小妞的同意。

    “你別想了。你要是晚點回去,你們家凌二爺都會擔心你被大灰狼叼走了。你要是想留下,自己跟你凌二爺交代去!”蘇小妞開始當起了甩手掌柜。

    “……”小公主沒能得到滿意的答復,小嘴兒扁了扁。

    那可愛的模樣,讓顧念兮心疼不已。

    “哎呀,你老媽不幫你打電話,干媽幫你打!”顧念兮將小公主摟進了懷中。

    一直到現在,她沒有女兒的遺憾都沒有能補上。

    只要見到小公主,她都掏心掏肺的。

    “嘿嘿……”小公主聽到顧念兮的話,立馬露出狡猾的笑容。

    ——分割線——

    “寶寶,進去喊文爹地!”談逸澤這邊,將車子開到某個黑色建筑之前,就將車子停下來了。

    這建筑,看起來有些壓抑。

    方圓幾百里,就只有這么一幢房子。

    看起來,孤零零的。

    可誰都不知道,這便是某個在國際上赫赫有名的暗殺組織首領的房子。

    而這幢房子,大概是在聿寶寶出生的兩年后建起來的,加上這方圓百里的土地,造價非??曬?。

    當然,想要在這城市找到這么一處地方建筑這樣的房子,也是廢了一番功夫。

    只是,這房子的整體色調,給人無比壓抑的感覺。

    阿嬌明顯感覺到了這一點,所以在到這房子之前,她變得有些局促不安。

    談逸澤看了一眼下車之后就一直都呆站在車子前的阿嬌,便將聿寶寶抱下來,將他放在黑色的房子前。

    然后,那個胖嘟嘟的小家伙就奶聲奶氣的朝著房子里喊著:“文爹地……”

    “文爹地,寶寶來了!”聿寶寶在談逸澤的指引下,鉆進了那個門內。

    “文爹地……”

    這奶聲奶氣的聲響,果然很快引起了效應。

    “臭小子,一個人來的?還是跟你老子?”房間內,不男不女的聲音傳出。

    昏暗的光線,阿嬌并沒有看到那個男人的臉。

    只知道,這人一出現,就將聿寶寶抱在懷中。

    顯然,這就是聿寶寶和談逸澤口中的那個“文爹地”,也就是她的談妙文。

    換句話來說,這應該就是她心心念念想要見到的談妙文。

    可阿嬌的眉頭卻皺了起來。

    因為在她的記憶中,談妙文的聲音不是這樣的。

    如此的晦暗,如此的陰柔,還帶著一種潮濕的怪異味道。

    這聲音,好像什么細碎的石子砸在她的心尖上。石頭不大,卻疼痛無比。

    “小澤,你把什么人帶來了?”就在阿嬌正皺著眉頭,一心想要印證什么的時候,那個陰柔的男音突然一變。

    那冷漠和狠戾,仿佛又多了一分。

    這感覺,讓阿嬌有些慌,有些亂。

    而她身旁站著的談逸澤,卻在這個時候紅唇輕勾:“文叔,我不過是將你早該見的人,給帶過來罷了……”

    談逸澤的聲音不大,卻引起了一連串的連鎖反應。

    例如,房間內很多東西都被砸了!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